第六百九十章睡得象婴儿一样-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六百九十章睡得象婴儿一样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哦?那自是不会在上,哈哈。”

    差笑了两声,见萤楞楞地看着她,没有跟着笑,顿时收敛了下笑意,觉得自已在这种气氛里还是笑得有点过了。

    要知道,她的上司还交待她,萤无论需要什么,都要足她。

    所以,其实萤有没有银子带在上都不重要。

    哎,又要让这位姑娘有坐牢的感觉,又舍不得她吃苦。

    差心暗暗腹诽自已那位脑子是不是搭错线的上司。

    “呃,长官,我的银子在镇上‘容月貌’的铺子里,我写一张便条,你拿去,她们认得我的笔迹,自是会把银子给你。”

    萤见差笑得有些“诡异”,因此才有些发怔。

    她开始觉得哪里不对,怪怪的,但一时间也说不出来。

    嗯,一定是这位差想趁机捞点体已银子,萤自是不会不识趣,她找差要了笔墨纸砚,写了一张便条,但是上面有一些暗语,外人是看不懂的,但是蔷薇她们懂的看。

    “拿这个去就行是吧?”

    差量了一番,见便条上并没有写要多少银两,有些疑。

    “嗯,那是我开的店,她们识得我的意。如果可以的话,我让她们一日三餐买了送进来不知道可否?”

    萤见差度一直和蔼,索大着胆子问道。

    差摇摇头,对萤道:

    “如果你老老实实的,日后我看看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现在可不行。不过我可以让你的店员把你需要的东西托我送进来。”

    “多谢长官,那她们可以来探监了?”

    “呃,不行,只能由我们转交。探监要等你定罪之后再说。”

    差的回话,让萤轻松的心一沉,呃,来这里的日子好象过得也挺舒服的,都忘了自已“犯罪”一事。

    都说天下当官的都是穿同一条子,那些官兵既然肯来解救黄知县,黄知县现在肯定又抖起来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黄知县当时录下的自已和珍珠结的口供,已经被那些官兵搜走,当时搜的就是眼前这位差,那张口供若是被毁,黄知县准保安然无恙。

    自已不知道会被定什么罪?

    谋反就兹事体大,株连九族都不在话下。

    最好的结果,怕是定一个对抗官府、妨碍务之类的罪名,重则砍头,轻则也要放。

    真是悲那个催啊!

    穿越过来后,好不容易白手起家,才过上安稳富裕的好日子,谁知道只是黄梁一梦,在珍珠的从中破坏下,马上面临着倾家产的悲催生活。

    她年轻,还是死过一回的人,倒是有一些承受能力,只是不知道娘亲和哥哥、嫂子他们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巨?

    萤这么想着顿时没有食起来。

    这狱中的伙食不过是糙米馒头加上一碗涮锅水一样的汤,萤没有食之下,更吃不下了,索把吃的推到边上,自已躺在铺位上,稍盖了点薄被,便瞪眼看着头上斑驳的石头顶,漫无边际的考起来。

    久,或许是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事过于疲惫,再加上新洗了澡让神放松下来,萤竟然在有着淡淡阳光香味的监狱新被褥堆中,沉沉 r了梦乡。

    “呃,你就不去看看她吗?”

    傅太医看着在子里转的靖王爷,一番好意地道。

    “不行,不让她吃点苦,她岂会感谢吴大牛?”

    靖王爷原来的是这个主意。

    “你想让吴大牛英雄救美?”傅太医这个商严重缺乏的人也觉得此计是棋行险招,“万一她心了,真的喜上吴大牛怎么办?”

    “可是她若不喜上吴大牛,又岂会同意他近?”

    端翌皱了下两道俊秀英武的黑眉,脸上的表亦是十分困扰。

    好吧,傅太医最的计划只是借腹生子,找个人让王爷“七里卡察”地生个儿子,然后抱回京城,再随便找个门当户对的人为王妃,靖王爷不愿意亲近王妃就不亲近,反正有了子嗣,要图谋天下的事便可进可退。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靖王爷愿意亲近的人找到了,但是他却离不开她了。

    这些儿长的因素,本来完全不在傅太医的考虑之,他的计划简单粗暴易行,但是现在傅太医才发现,那些粘乎的男之,粘合力之大,着实出乎他的想象。

    “如果她真的放弃你,喜上那个‘吴大牛’,你又如何自?”

    傅太医脑子也乱成一锅粥,喃喃道。

    最严重的是,这两个人都是一个人。

    一旦萤知道真相,会是什么后果?

    大夏朝的美千千万,可是靖王爷爱萤这一个。

    奈何!奈何!

    当然,对宝动了心,也让傅太医体验了一把心爱的人对自已不动心的心痛难当之感。

    那滋味,简直比把心揪出来还要难受。

    晚上掏心挖肺地睡不着,白天看到她,却讷讷不懂言语表达。

    两个直男癌患者一旦窦开,便无可救药,智商严重弱化……

    “总之,我想要她,也想要孩子,希望她能早日怀上本王的子嗣,有些事,可以慢慢解释,她不是不通理的人,一定会懂的。”

    端翌道。

    “下一次行,要把握好时机,我确诊后,你再图谋。”

    傅太医厚着脸皮道,以医之名,说出这样的话,倒不会突兀。

    “好吧!”

    端翌点点头,抬头看眼前通往大深的道尽头,边上横着一块木牌,上书:三清镇县府监狱几个大字。

    而此刻,萤就在他脚下的大狱里。

    萤不知道的是,她心心念念的黄知县,此时正关在她对侧的大牢里。

    那里和她这边大放光明不同,只有一点如豆的油灯点在墙洞里;萤有崭新的被褥和铺,芳香四溢,就差没叫狱中闺了;而黄知县左右邻近的牢中,关押的都是一些等候秋后问斩重犯,即便在深的睡梦中,也时不时会传来罪犯绝望如的嚎叫声,凄厉至极,让人毛骨悚然。

    黄知县让萤受了罪,端翌又岂能轻易放过他?

    黄知县在这种环境中,睡得象个婴儿似的:时不时醒过来,哭一哭,然后睡一睡,再醒过来,哭一哭,再睡一睡。接下来作者君开始持续五更了,每天一万字……多谢大家支持哦,爱你萌……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章睡得象婴儿一样》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