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撸官-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六百九十一章撸官

    &l; =&qu;&qu;&g;&l;/&g;&l; =&qu;250&qu;&g;&l;/&g;&l;&g;黄知县被官兵“救”出柳村后,他洋洋得意地以为自已逃得过惩诫了,万万没有想到,才出了柳村,那黑铁塔般的将官,就让人把他从高头大马上撸了下来,铐上铁制的戒具,扔进了一辆破马车里。

    黄知县一脸懵逼还没想清楚事原委,一摇三晃地到了三清镇,他还来不及喊冤,就被扔进了他之前管辖下的黑牢里。

    这黑牢是府衙里关押重刑犯人的,条件极为恶劣,不光尿臭冲天,暗无天日,还阴冷湿,鼠蚁横行。

    然而,最悲催的还不是这里的环境,当黄知县还在牢里发呆没回过神的时候,一名面目斯文、儒雅清秀的中年人,亲自到牢里来看他了。

    “知府大人,属下冤枉啊!莫名其妙被投入大牢里,真是无妄之灾啊!”

    黄知县抬头一看,这中年男子正是自已的顶头上司,知府蔡大人,黄知县赶紧大喊冤枉。

    “你一点也不冤,自已都供出来了,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蔡知府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隔着木栅栏,展示给黄知县看。

    黄知县一瞅,哟,这不是自已在萤逼迫威吓之下写出来的吗?

    他此时自是矢口否认。

    “蔡大人,这是下官被逼着写的,当时那柳村的村民仗着人多势众,把我的手下都围困住了,还当着我的面,假装杀了两个人,我逼不得已,只好按着他们念的写下这份供述,这只是保命之计,当不得真啊!”

    黄知县眼泪汪汪,可怜巴巴地看着蔡知府,如一条恭顺的小狗。

    蔡知府心叹了口气,为同僚,他也知道黄知县挺可怜的,十年寒窗苦读,一朝不慎,为阶下囚。

    不过,谁让他不长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你有骨气,想保住官,你当时倒是挺住,别写这份供述啊?

    现在可好,白纸黑字在手,走遍天下都没理了。

    蔡知府面上不显,清了下嗓子,用事办的口吻道:

    “黄无涯,有你亲手写下的供述在手,且不说本官因为治下不也要受你的影响,你在写下这份供述时,就应当知道后果。

    现在本府依我朝律法,宣布:黄无涯,你犯下了渎职、受贿、结陷害无辜村民诸罪,来人,先剥夺黄无涯的七品顶戴,余罪容后再审!”

    蔡知府说完,只见他后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几名面生的衙役,此时开牢门,如似虎地冲进大牢里,把黄知县上的官袍剥了下来。

    此举意味着,黄知县正 被大夏朝的官僚体系剥离了。

    黄知县,不,黄无涯,此时已是白,恋恋不舍地看着衙役手上的官袍,痛彻心扉,十年寒窗一朝成空,他两眼一翻,“扑通”一声,晕倒在了地上。

    蔡知府看着他这狈样,不由地以为戒,挥挥手,带着衙役转离去。

    这深牢大狱,臭不可味,呆久了,连他上都被泅染了一股臭味,他办完正事,巴不得赶紧离开。

    至于黄知县,不,现在只能叫黄无涯了,估计这辈子就得在这发臭的大牢里吃发霉的米饭了。

    萤自是不知道她入狱后发生的种种故事,在牢里她美滋滋得睡得可好了。

    原本以为柳村有灭村之灾,但是一番妙计施为后,这些罪责都只须由她一个人背着,虽然不知道随后的命运如何,但好歹她对得起柳村疼她、支持她的父老乡亲了。

    次日。

    柳村。

    “今天叫大家来开个族老会,就是想集大家的力量,想办法把萤救出来。”

    里正在祠堂的正厅坐定,一脸严肃地道。

    “嗯,萤被捕入狱已经一个晚上,也不知道她在里面过得如何,咱们还是得先有人去探望一下,并且探听一下府衙里的口风,不知道官府要对萤定何罪名,咱们也好有努力设法的方向。”

    赵爷爷开腔道。

    “赵大伯说的极是……”

    一名族老正开腔说话,却听祠堂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沉重拖沓的脚步声“囊囊”地走了进来。

    大家不地皱了下眉头,族老的会议,一般是不容许其它村民参加和旁听的,商量的都是和村务有关的大事。

    村民们也知道这个规矩,等闲不敢随便进来搅扰。

    到底是哪个大胆的村民坏了这规矩?

    “哟,大家都在开会啊?呵呵,我想这次族老会,大家都忘了叫我这个新晋里正吧?

    不过我不怪大家,毕竟我是新被知县大人任命的,大家一时半会忘了也是正常的。

    哎哟,怎么这样看着我?开会啊,继续开啊!”

    进来的竟然是大郎,他额头上还着白布条,那是昨天他嗑头嗑破的伤口,但是胖胖肥圆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昨天的狈,他此时竟然厚着脸皮,咧咧地坐在了里正边的位置上,一副他当家做主的派头。

    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

    大家心里齐骂了一声。

    昨天黄知县虽然罢免了里正的职务,当场任命了大郎,但是大家心里,谁把大郎当一回事啊?

    只有里正,还是大家心里理所当然的里正。

    自然而然地,召开族老会,谁也不会去通知大郎,还是以里正为尊。

    乡绅的名声和威望,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积攒起来的,也不是官老爷红口白牙就能带来的。

    大郎见大家都安静下来,有的人脸上还一副目瞪口呆的表,他不一阵得意,毫无被众人嫌弃的自觉。

    他随手拿起桌上里正面前的茶杯,呷了一口,啧啧称道:

    “好茶,果然族老们的待就是好,也就你们开会,才能喝到这样的好茶了。哎,你们怎么都看着我?开会啊,继续开!”

    大郎厚颜无耻,大家正面面相觑之余,祠堂外又走进来一个人,看到大郎高座首,不咧嘴一笑道:

    “昨儿个你们父已经答应我,一旦我帮着你们,让你当上里正,就让我参加族老会,现在大郎你已经当上里正了,看来,我也可以列族老一员了。”

    族老们看到眼前这个人,再次一脸茫然,赵爷爷气得一拍桌子道:

    “柳村的村风民俗已经败坏至此了吗?什么人都可以来族老会中掺一脚?”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一章撸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