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时疫的真相-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六百九十七章时疫的真相

    &l; =&qu;&qu;&g;&l;/&g;&l; =&qu;250&qu;&g;&l;/&g;&l;&g;“求奔,你误会了,我们是来找你了解一些事的,别害怕。

    我染过时疫,知道染过后若是没死,就不紧了,所以不会把你卖给官府的,放心吧。现在也没人追究吴殊村时疫的事了。”

    赵大友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位老顾一看到他就慌慌张张地躲闪,原来是怕碰到人会被举报。

    “在三清镇上到你我就有点担心了,还好你不是来抓我的。这段日子,我都是一个人住在村里,缺盐少油的,熬不住才挖了些草药下山换油盐。

    倒是没想到,把你招惹来了。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见赵大友发出善意的信号,求奔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端翌从马背上的一个囊袋里掏出一大油纸的卤牛肉,还有一卷面饼,又将一个水葫芦递给对方道:

    “先吃点东西,边吃边聊。”

    对方一直过着吃野草啃树根的生活,一看到牛肉和大饼,比看到黄都兴奋,立马接了过来,在面饼里卷上牛肉,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哪里还顾得上喝水,结果差点没把自已噎死。

    风卷云残地吃完一张大饼和牛肉,求奔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剩下的肉和饼,喝了一大口葫芦里的水,这才出声道:

    “吃了这牛肉和饼,让我现在死了也心甘愿了。说吧,你们想问我什么事,我一定知无不言。”

    “你们时疫是发生在什么时候?村里第一个人产生时疫症状的具体时间你有没有印象?”

    端翌看了一眼傅太医,傅太医点点头,便询问起来。

    原来探的是时疫的事。

    求奔即已知道对方对他没有恶意,便老老实实地将自已能记得的事都说了一遍。

    详尽地问完,傅大夫便理了一下赵大友对他说的时间线。

    鹅毛笔在纸上畅地写出一串串的字,端翌看着傅太医下笔如神,看向鹅毛笔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在吴殊村发生第一例时疫前就到过吴殊村?然后赵大友回去后不久,他的大儿子就开始发烧。症状和吴殊村的村民发病时一模一样,这么说,柳村的时疫,应该是赵大友从吴殊村带回去的?”

    “嗯,按道理,猪的瘟病和人的瘟病是不一样的,不可能会互相传染,要不然,有养猪的人家,岂不是早就死光了?”

    傅太医按自已的学识解释道。

    当然,傅太医并不知道,动物的病毒最终还是传给了人类,并且因此在后世发了若干场可怕的“瘟疫”。

    “嗯,太好了,萤妹上的冤屈可以洗净了。之前她还一直为了自已祸害了柳村的村民而伤心难过呢!”

    端翌一脸兴奋,哪有一点在田喜娘等人面前薄幸的模样。

    这下,萤就不必再背猪瘟发时疫的黑锅了。

    “是啊,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赶紧找傅大夫说明真相嘛。姑娘救了我们一家,我可不能忘恩负义。”

    赵大友见真的帮上了萤,心里也十分高兴。

    事真相大白,大家脸上神也轻松了不少。

    要怪,只能怪现在信息闭塞,交通后。相邻三、四十里的村,若是没有人互通往来,根本就不会知道对方村子里发生过什么,何况还是吴殊村这种夹在山沟缝里的小山村。

    “赵大友,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啊!姑娘如果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很高兴!”

    傅太医拍了拍赵大友的肩膀,以示赞赏。

    端翌掏出一个腰,递给赵大友道:

    “一点银子,不多,拿去给孩子们买几件服吧,记得让他们要上学,别当睁眼瞎。”

    赵大友连连托辞,最终却不过端翌,还是收下了。

    当然,他掂了掂,就知道那不多的银子,至少也有二十两,不由高兴地咧开了嘴。

    “至于你,求奔,你还要呆在吴殊村吗?这里已经是个死村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也缺乏照应。”

    端翌问求奔道。

    求奔也是福至心灵,见端翌气宇不凡,定是个厉害的人物,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端翌嗑了个头,道:

    “求大人给条活吧!”

    “嗯,这样吧,三清镇上的府衙还缺个伙夫,你愿意去做伙夫吗?”

    “愿意,愿意,小人虽然是个大老爷们,但是往常在家也是着烧火做饭的,没办法,孩子多,年纪又小……”

    说到这,求奔想起在时疫中死去的亲友,眼泪不又想掉下来了。

    大伙一阵默默,都想到了时疫的可怕。

    当然,比时疫更可怕的,是人心。

    求奔还有一些物要收拾,表示要在村里再呆一个晚上,就不随他们一起下山了。

    傅大夫写了封举荐信,让他拿去找府衙一位邱姓的师爷,自会帮求奔安排。

    于是,三个人又原下山。

    赵大友自行回村,傅太医和端翌在镇上逗留,在筹划了一番如何把柳村时疫真相揭开的事后,端翌便算出门去探监了。

    “王爷,你真地要那么做吗?”

    知道了端翌的疯狂计划,傅太医不一阵扶额。

    “怎么?有何不可?我现在想开了,不管是端翌还是吴大牛,反正都是我,我何必吃哪一个的干醋呢?不管是哪一个能得到萤妹的心,都是我的个人魅力嘛!”

    端翌笑嘻嘻地,看来是拿定了主意。这“个人魅力”自又是萤他的词。

    傅太医虽然觉得端翌的计划似有不妥,但一时也拿不出更好的方案来,只好姑且走一步看一步了。

    眼见端翌穿上粗布衫,化为吴大牛,兴冲冲地前往府衙,傅太医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算去镇上的药铺多买一些珍罕能保命的药放着。

    最近到突发的事太多,让傅太医觉得,平静的生活下激暗涌,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多备点药应急总没错。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六百九十七章时疫的真相》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