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有人自杀了-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七百零五章有人自杀了

    &l; =&qu;&qu;&g;&l;/&g;&l; =&qu;250&qu;&g;&l;/&g;&l;&g;这差带着其它差来得突然,莫非是发现了什么异常?

    萤心里一阵突突地狂跳,总觉得自已上形迹可疑的地方太多了。

    头发上肯定还沾着蜘蛛网,手上还带着灰扑扑的泥灰,如果翻到下,差就会发现青石板被异样的划出一道浅沟……

    萤额头上的汗都要冒出来了,这,这,越狱被发现,肯定罪加一等。

    “大人,没有发现异常。”

    差七翻八搅的,把萤的囚室翻得乱七八糟的,到底没有察觉出异样了,即便他们把那柄铁汤匙翻出来,弄掉到地上,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件重要的做案工具。

    若是后世的监狱,看到这莫名出现的铁汤匙,大抵就会如临大敌了。

    至少萤了解到,监狱里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是品,因为犯人们能因陋就简,利用手头有限的资源,制造出各种越狱的工具。

    比如,用肥皂雕成的假  ;比如,用螺丝钉制成开锁的工具;更不用说喜闻乐见的,在很厚的《圣经》这样的书籍里挖空部,藏着真正的  ……

    甚至更过份的,还有被判了死刑的囚,搭了狱卒,成功怀,利用怀逃法律制裁的。

    好吧,这些差估计没见过什么有想象力的囚,这个时代的囚一进牢里,就吓成了烂泥,不疯也傻了。

    象萤这般淡定自若的十分罕见。所以他们掉以轻心了。

    他们没搜出什么异常的东西,便又一阵风似地离开了。

    萤见那差在后面,便向她追问道:

    “长官,缘何突然来查?”

    “哦,有个犯人自杀了。官府这是怜悯你们这些罪犯的意,生怕你们藏了什么不该藏的东西,匕首啊什么的,用它切了自已的脖子。”

    差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就走了。

    当然,差不会告诉萤,那个突然自杀的犯人,名叫黄无涯。

    几天前,黄无涯还是趾高气昂的黄知县……

    现在,黄无涯已经被扒去官袍,成一具死尸了。

    于是,不一会儿,萤便看到两名官差,一人抬头,一人抬脚,抬着用芦席卷的裹,从另一条通道中出现,在她这边隐现了一下,便消失在通道尽头,被抬到外面去了。

    “那就是自杀的犯人?”

    萤觉得自已是不是看错了,因为那具尸体的脚底是朝着自已的,芦席并没有把死尸完全,露出了厚厚的靴底,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样的靴子是官靴,只有官员才能穿的。

    “是,就是那自杀的犯人,想不开,也不知道谁给了他一把匕首,就把自已脖子割开了,血了一地。”

    差若无其事地道。

    “是个官员吧?我看到他的官靴了。”

    萤道。

    黄无涯官服被扒走,但是靴子还留着。

    “哟,你眼睛还挺亮的嘛,是个当官的。好啦,没你什么事了,你手上有这个?经文?好好念念背背,能减少这狱中的怨气附体。”

    差摸了一把萤放在书上的经文,似有所指地道,然后出去把牢门反锁上,就离开了。

    看来,这次突然检查是例行事,重点检查有没有可用于自杀的冷兵器,并不是仔细搜查越狱的工具。

    怕是这些官差,从来不晓得会有越狱这回事吧?

    他们只听过劫狱……

    萤见差离开,知道离她下次进来还有一段时间,便钻进底下,继续用铁汤匙研磨青石板的灰缝。

    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有人在牢里自杀后,萤想要离开大牢的愿望反而迫切了一些。

    没有人不渴望自由。

    有些人要死才能离开大牢,而且是毫无尊严地象拖死狗一样拖出去……萤可不想。

    隔了几天,吴大牛又进到牢里。

    除了带了些干粮水果,吴大牛还带了一块石头进来,石头看上去很平淡无奇,是青绿的玄武石,但是吴大牛说这是他的幸运石,如果萤在上面刻上他的名字和一段祝福的经文送给他,他就会收获幸运的事。

    萤真的很为难,最近每天不是趴在下挖石缝准备越狱,就是抄写经文,而且她发现,抄经文真的会上瘾。难怪深宅大里那么多姑娘喜抄经文,既磨了子,还增长了装b的本事。

    萤现在觉得自已随时就能脱口而出几句经文上令人顿生感悟的句子,如: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世间一切忧愁恐怖,皆因你上心了;

    再如: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让人不沉,不偏执,不憧憬……

    又如: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在感的世界里患得患失,就会心生恐惧,害怕对方离开自已……

    萤简直是含着泪,笑着抄写这些经文的。

    一想到这些经文是吴大牛带进来的,萤不在下一次看到吴大牛时发问:

    “这些经文你都看过?”

    端翌岂能说这些经文都是尚云大师所赠,自有不同的禅意在其中。

    他只能用吴大牛粗涩的声音摇摇头道:

    “实是街上旧书店里清仓的旧书,我想着你在狱中无聊,便了几文铜钱,买下送与你,希望你能藉此消磨时光罢了。”

    “哦。”萤闻言,暗暗地不由有些失望。

    她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吴大牛能看得懂经文上的字,能理解经文里的意义,那样,她也能和他有神上的沟通。

    患难见真。

    端翌十数天过去,仍未前来探望她。

    看来,端翌是真的把她放弃了。

    关于这段感,或许就应当认作: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或者:不取于相,如如不动。自我的能量,来于自的圆具足,不来自于外界的皮相,相。故此,没有什么是能够我的,没有什么使我高兴或者痛苦的,正是如如不动。

    这些经文,字里行间,在抄写间,都浸润进萤的心田里,让她在孤的牢狱生活中,有了神上的厣足,竟然不至于觉得狱中生活倍加艰辛,也慢慢疗养着伤……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七百零五章有人自杀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