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琐碎的逃亡生活-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七百二十三章琐碎的逃亡生活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哦,我是店里的帮佣,你们家男人让我提热水来的。”

    外面的声音传进来,是一个有点年纪的声。

    萤平复了下心绪,便开了门。

    果然,门外是一个提了热水的中年,她进屋后,吴大牛也跟着进屋了,不过吴大牛双手还提溜着一个大桶。

    看样子,他的力气似乎和宝器有得一拼了,那么重的桶,他竟若提无物一般。

    把桶放到地上,那帮佣便把热水进桶里。一桶热水自是不够,括吴大牛在,连那帮佣两人,走了三趟,才把桶的水。

    萤看着吴大牛忙碌,心下实在过意不去。

    待桶里的水,萤不好意地道:

    “大牛,要不你先洗吧?”

    “不必和我气,你自洗去,我去外面水井那冲一冲也就行了。”

    吴大牛指了指他们间外的一口井。

    他们这间上,正好在子的最角里,因此得天厚,自带园和水井,倒是符合了上的定义。

    不待萤再说什么,吴大牛就走到外,还把门带上,然后瓮声瓮气地道:

    “萤妹,你把门锁上,我在外边看着你,你放心洗。”

    萤无奈,但也挡不住洗的,便脱了衫,跳进桶里。

    热水漫过全,顿时一股惬意从全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里渗透进来,让萤忍不住闭上眼睛轻哼着。

    太舒服了。

    若不是吴大牛相助,她从监狱里没能及时逃脱的话,现在已经被问斩于街市,首分离,哪还能享受到这种体上的舒服愉悦?

    对于吴大牛,这一刻,萤是从心底感激的。

    一直泡到水微凉,萤才桶起,用干净的布巾把体擦干净,然后换上宝收拾的袱里的干净衫。

    这下清了,只是头发一时不会干,没有风机,萤只能将就用布巾反复擦拭着,希望它能早点干。

    这时,萤听到屋外传来“哗哗”的水声,她开窗户一看,原来是吴大牛在天井中冲凉。

    只见他脱了外,露出肌肉结实的壮上半,亦只是穿了一条牛犊短,他从水井里了一桶水,直接“哗啦”地冲到上,然后用洗澡用的澡豆擦洗着……

    萤方才听到的就是他洗澡弄出来的动静。

    听到窗户开的声音,吴大牛向着萤这个方向看来,正好对上她的眼神。

    吴大牛冲她点点头道:

    “萤妹,你这么快洗好了?”

    “水凉了,再泡下去该着凉了。”

    萤突然觉得,自已什么时候和吴大牛这么亲近了?这种口气,好象老夫老妻嘛!

    可是事实上,她和他还真是老夫老妻……

    萤叹了口气,眼前掠过端翌一抹模糊的影。

    她终是心有不甘。

    端翌都没有亲自和她说过,说他要舍下她不顾。

    即是没有亲自说过,她是不是可以当做另有因由?

    或许只是端翌那段时间正好没空?被别的事物?

    可是别傻了,再没空,有你重要吗?

    如果是端翌到那种况,你会象他那样漠然,不闻不问吗?

    萤自问不会那样,也做不到那样。

    所以,端翌失踪的理由不成立。

    只能说,端翌的确有意逃。

    萤挥手一拂,端翌俊朗的影在她脑子里消失,眼前是一脸憨厚的吴大牛。

    虽然长得不帅,但是他一样材高大、细致、目前发现有点小能力,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男人的担当,最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她的正牌夫君。

    萤百转千回,却见水井前,吴大牛块块结实肌肉可见的上半,井水滑泻后,水珠在他上凝结成一层淡淡的水雾,将吴大牛的躯裹着,让他就象后世的健美先生一样,竟然有几分人。

    萤“啪”地把窗户关上。

    呃,眼不见,心不烦。

    “萤妹,记得把门闩开,我要把桶拖出来,清理好了,方才和店家说好的。”

    吴大牛在外边大声嘱咐着。

    萤没有回话,只是过了一会儿,吴大牛听到里面传来门闩“啪哒”一声响,是萤把门闩松了。

    吴大牛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好歹现在萤对他的话能听进去了。

    萤躺在,现在是夏天,因此的枕头已经换上竹夫人,这样正好,萤把还半湿的头发披散开来,脑袋枕在竹夫人上,上搭了一件薄薄的被单,不一会儿,便沉沉梦乡。

    实是这一奔逃太累,心力交瘁。

    睡梦中,萤只觉得上好热,但是她又累得睁不开眼,或许是她的翻滚动起了注意,萤只觉得一只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搭在她额上,似是测试过她没有发烧后,不一会儿,便有一缕清风徐来。

    萤这下又舒服了。

    她方才就是热的。

    夏已至,这个间又是西照,刚洗完还不觉得,躺在睡觉便觉是闷热了。

    困翻的糊中,萤隐隐觉得,是吴大牛坐在边,为她着扇子。

    然而倦意夹杂着困意袭来,萤很快就被这头洪荒巨吞没了,顾不上眼开眼睛看清楚,是不是吴大牛在扇。

    但是等她睡得自然醒来,看到吴大牛趴在她的边,头一点一点地,似睡非睡,显然困极,但是手上仍下意识地坚持为她扇。

    原来,这就是她方才觉得一阵清凉之意的来源。

    萤眼窝一涩,她轻轻地从吴大牛手中拿下扇子,她以为自已的动作够轻了,谁知道还是惊动了吴大牛。

    感觉动静不对,他警觉地睁开了眼睛,然后看到是萤在看着他,吴大牛这才释然,放松道:

    “萤妹,你醒了?”

    “嗯,我睡舒服了,你躺着睡会吧?”

    “好。”吴大牛也不推辞,划了船,饶他是铁人也。

    见萤眼神清亮,看来体一切正常,吴大牛便放心了,老实不气地躺在萤刚爬起来的榻上,鼻端嗅着竹夫人上面萤上的香气,没有几秒便坠入了梦乡。

    萤小心地为他腰间搭了条被单,免得他着凉。

    因为外面天已黑,室温也降了许多……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七百二十三章琐碎的逃亡生活》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