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美女救美-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七百四十章美女救美

    &l; =&qu;&qu;&g;&l;/&g;&l; =&qu;250&qu;&g;&l;/&g;&l;&g;这人,方才不明不白抱了他的人不说,且加以言语“戏”,他还没找她算账呢,现在又来管闲事。

    就算是人,那么抱了他的人,也不能忍啊?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种管闲事的口气,他太悉了。

    然而,也正因为太悉这种管闲事的口气,端翌眼里的寒芒只是一掠而过,马上收敛起来,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外人看来,他朴拙无华,就象一个平淡无奇、长得有点结实、健壮的平凡男子一般,华敛。

    “呃,没有,姑娘,你误会了,他没有欺负我。”

    萤赶紧解释,因为看那姑娘的表,她觉得对方是认真的。

    而且,她能看出对方眼里有愤怒的小火。

    呃,这位姑娘,她似乎热过度了吧?

    为何如此?

    不是英雄才救美吗?

    她一个大姑娘家的,救什么美啊?

    莫非,她看上自已了?

    萤脑袋里,瞬间脑补!

    对方那张俊秀的脸,此时出离地愤怒,那是一种真的怒气在里面。

    “他没有欺负你,为什么你方才哭得那么厉害?”

    对方不依不饶,似是己事一般。

    “呃,这个……”

    萤能说她是因为吴大牛对她太好,以至于感动得哭了吗?

    可是看这姑娘颇似男子的格,似乎萤不回答个清楚明白,她就决不放过这件事。

    萤一时也蒙圈了。

    她好想问,这位姑娘你是联合儿童权益组织的吗?管得这么宽?

    “哼,我就知道,这个男人五大三粗,肯定欺负你了。姑娘,你有何委屈,尽管一一道来,我一定会为你伸张正义的。

    或者,你可能是被他迫在一起的,你们肯定不是真正的夫妻,是吧?你别怕,我手下那么多人,这个男人再壮,也不过那么多人,我一定会帮助你的,最看不得男人欺负人了!”

    钓鱼姑娘一付替天行道的语气。

    “这位姑娘,你管得太宽了吧?她千真万确是我的媳,我也没有欺负她。至于她为什么哭,我们夫妻的事,不足为外人道也。你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家,行干涉人家夫妻的事,就没有一点廉耻之心吗?”

    吴大牛别看平时在萤面前讷讷的,但是面对外人,然口齿伶俐,说得十分利。

    萤深感意外。

    “这位姑娘如此柔弱,外表甚为美貌,是本……本子所见生平第一人,而你,五大三粗,粗鲁不文,怎么可能配得上这位姑娘?其中必有猫腻。

    姑娘,你别害怕,我手下个个武功高,你有什么委屈就和我说,我一定会为你伸张正义,只要你愿意,我会把你从这个男人的爪中解脱出来。”

    扮成男妆的雪莲差点吐了吐舌头,一不小心,说得太激动了,差点把本主三个字带出来,还好及时改成了本子。

    萤快喷血了,这位姑娘你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啊!

    “对不起,子,我和大牛好好的,的确是一对夫妻,并不象你说的那样,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其实两个人相,份地位、贫穷贵贱并不重要,只要看对了眼,彼此感觉在一起是幸福的,就是配得上。”

    萤看了吴大牛一眼,见自已一开口说话,吴大牛就专注地盯着自已,不看着对方的脸,萤心里意地一乐。

    她可没忘记,之前吴大牛还一眨不眨地盯着这姑娘瞅呢。

    端翌心里甜丝丝的,忽然觉得,作为吴大牛的他,似乎更加幸福一些。

    现在的子,不都嫌贫爱富吗?

    可是为吴大牛的他,无长物、无分文,萤却一样对他产生了好感。

    端翌觉得,这才是最弥足珍贵的感。

    多子,因为他王爷的份恋慕于他;多少青少艾,因为他俊美的容颜而对他死烂。

    可是,只有萤,不管他是翩翩佳子,还是平庸的村夫,都只是听从心的召唤,不计贫富,只论人品,洞见到他的心,喜的是他这个人的本……

    端翌心头因为察觉对方份涌起的杀机,而慢慢消失,哼,就当还她这场见识自家小人爱意的功德吧!

    否则,就冲着她放肆地抱过自家小人、如今又喋喋不休地掺和到他们中,端翌早就痛下杀手了。

    “这位姑娘,我想你说的肯定是言不由衷的话吧?若是这个男人没有欺负你,你方才为何哭得那么厉害?你别怕,只管说出真相,我必定会为你主持正义。”

    没想到,这姑娘的脑袋一根筋,根本转不动,还在执著追问。

    萤无语了,因为她看到,随着这姑娘上来搅事,陪她一起来的另外三名男子,也慢慢向这里围拢而来,最先看到的那个年轻男子,比较沉不住气,还把手放在了腰间的上。

    一场恶z,似乎只要萤解释不当,就一触即发。

    萤真是哭笑不得。

    她一番感动泪,自已都觉得好矫啊,好不容易在吴大牛面前胡搅蛮混了过去,不必脸红,难不成要在外人面前剖白心迹?

    那还真不如杀了她。

    呃,得,剖白也成,她还是好好活着吧,好不容易逃出来呢,萤好好酝酿了下绪:

    “这位姑娘,我和他是真夫妻,方才我哭,是因为我太感动了。你想,一个男人,得对你有多大的爱意,才会在外出时,仍不忘带了一箱子你爱吃的料,就怕你上吃不好、吃不香。这样的男人千载不,偏偏让我上一个,我感动死了,能不哭吗?”

    萤尴尬地干咳一声,终于道出原委。

    雪莲楞住了。

    为了一箱料而哭?

    她们族里的姑娘,只有被男人得无可逃、生无可恋时,才会象萤哭得这么悲切。

    如果是象她说的真正喜、幸福的事,大家都是载歌载舞、声雷动的,哪里会哭得那么惨呢?

    端翌嘴角一抽,呃,他可没想到,自家的小人这么容易足。

    为了一箱料就感动成这样。

    那么,作为端翌的他,以前是多么失职啊?竟然没有让她如此感动地哭过一次?

    端翌深深嫉妒起吴大牛来……

    “我还是不信,我们那的子,如若上幸福喜的事,都是笑容面的,何曾会以哭来代替?”

    谁知道,这个姑娘脑袋被门夹过了似的,依然一脸要为萤出头、抱不平的样子。

    “你不信?那你看着,马上就会相信!”

    萤终于明白,这姑娘的脑子构造,和常人不太一样。

    她需要直来直去,拐弯抹角她是听不懂的。

    于是,萤便在这个姑娘面前,做了一个让她大感意外、平生未见的举动,相信这样一来,这位姑娘就不会再着要为她抱不平了……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七百四十章美女救美》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