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羊腿凶器-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七百五十章羊腿凶器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啪”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在萤脑袋上,然后萤就“嗡”一声晕了过去。

    待她幽幽醒转过来时,就看到眼前是吴大牛放大的急切脸庞,还有在边上捂着脸“嘤嘤”哭的雪莲。

    “呃,怎么回事?头好疼?”

    “,对不起,我回来时,看到你拿针在刺吴,还以为你想要谋害他呢,所以我用这野山羊把你晕了。”

    哦咧,我去,原来是被野山羊报复了。

    萤哭笑不得,摸了下自已被砸疼的脑袋,无语地道:

    “你们接下来不是得测试下我有没有被砸傻?嗯,没有,除了脑壳有点疼,其它的都还好。”

    “,你没事就好,我去烤羊,一会把最好吃最的羊肉切给你吃!”

    雪莲一听萤的口气,不似要追办她的意,顿时松了口气。

    好口怕,方才她一腔好心,要救下吴,所以把萤砸晕了,结果,吴看她的样子,好象要吃了她一样。

    可素,现在再回忆起来,吴那霸道的样子,也是蛮人的。当他霸气凛然的眼神笼着她时,她顿时觉得全发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们部族里,还没有一个小伙子,给她这样的感觉呐!

    所以,虽然嘴上认输服软,但是雪莲心里愈发坚定了要把吴大牛撬到手的决心。

    娘亲说过,好男人如神圣勇猛的雪狮,可而不可求,既然到了,就不要轻易放弃。

    娘亲当年若不是死烂,用尽计策住爹爹,也不会有她了,更不会有日后的尊荣。

    当然,名利都是外之物,最重要的是,娘亲真的是爱慕爹爹,而后来,爹爹也被娘亲的真心动,真心实意地爱上了娘亲。

    正因为夫妻和睦、同心,两个人才能从部中脱颖而出……

    因此,雪莲既然看中了雪狮一般的吴大牛,她就不会轻易放弃。

    北疆的人,有勇也有谋,这两个大夏人只看到了她执著的一面,还未看到她充智谋的一面……

    坐在篝火边,雪莲慢慢翻动着烤羊,不时量一下端翌和萤,见萤已经不顾端翌的劝阻,挣扎着起来,替端翌缝完肩膀上的针。

    远远看去,吴紧皱着眉头,任那银针在肩膀的肉层中穿梭,就连雪莲都替他觉得疼,但是人家吴却不以为意,硬是咬牙忍住了。

    雪莲心里,对吴的好感再次升级。

    她记起,为她讲授中原文化的夫子曾经说过的《三演义》里的故事,故事里忠肝义胆的关羽,曾经刮骨疗伤,仍是谈笑风声。

    雪莲还以为那只是故事,虽然当时听到这个故事很被动,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今天故事里的人物走了出来,成了活生生的人。

    而这个人,自然就是被缝针而神依旧淡定的吴了。

    原本就崇拜的故事里的人物和现实中的人物交叠,雪莲的心也是醉醉的了。

    “大牛,我把伤口扎好,你褂子暂时别穿吧,免得磨到伤口,还好这天气不冷。”

    萤缝完最后一针,笨拙地了个结,然后把绳子剪断,嘱咐端翌道。

    “嗯,还好你有这手艺,不然我受伤的部位岂不是要烂了?”

    端翌表示谢意。

    “这不算什么,其实最好能个狂犬病毒预防针,还有破伤风预防针,哎,可惜都没有,希望伤口有清理干净。”

    萤忧心忡忡地道。

    “萤妹,你想多了,我没事的。又不是第一次被野咬到。”

    端翌倒并不那么紧张。

    萤苦笑一下,就算她知道那些病毒和病菌有多么厉害,但是现在的医疗手段也就如此,这已经是最好的理方 了。

    其余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吴,烤羊好了,你们过来吃吧?”

    这时,雪莲小心翼翼地叫他们。

    萤摸了下被羊敲疼的脑壳,那里肿了个,呃,好吧,现在把羊吃了,报复回来。

    别说,雪莲烤羊的手艺还真是一,真不夸是牛羊如白云一般遍布山脊的北疆子。

    估计,这烤肉的手艺是小练就的吧?

    萤和端翌都不道破真相,只是对视一眼,走到篝火边坐下。

    雪莲分别给两人递上两个装了片好羊肉的木碟子,道:

    “尝尝我的手艺,亏得吴带了这么一箱料,所以这烤羊的滋味应该挺不错的。现在我算是明白昨天为什么会为了一箱料感动得哭了。我方才烤羊肉时,边用着料,我也想哭。”

    “呵呵,雪莲妹妹,你真会说笑。不过这羊肉还是挺香的。”

    萤用洗净的手抓着羊肉吃,那羊肉入口即化,有一股特别的香味。

    “吴,你也尝尝?我小就会烤肉,如果你们喜吃,我以后天天烤给你吃好不好?”

    萤楞了下,见吴大牛黑着脸,根本不想和雪莲说话。便晓得他还在生气雪莲敲晕自已的事,但说起来,雪莲那也算是无心之失,她也不想和雪莲计较了,便岔道:

    “说起这羊敲人啊,我想起了个故事,和羊有关的凶杀故事。”

    “啊?羊还牵上凶杀了?,且说来听听?”

    雪莲到底还是心,此时被萤一说,顿时提起了兴趣。

    “好吧,那就我说一下这个故事,希望不会倒了大家的胃口。”

    萤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边吃边说。

    话说,在一个天寒地冻、刮风下雪的大冬天,官差接到百姓报案,说镇上有户人家死人了,死的是这户人家的主人。

    于是官差便到现场查案。

    一到现场,了解之后,才知道死的是那户人家的男主人。他似是被一敲击后脑,倒地而死,从死人嘴里,出了一滩血,看来敲得挺重的。

    经过对四邻和死者娘子的询问,官差得知,原来这死者一向暴,嗜酒,酒后还经常殴娘子,把她得鼻青脸肿,死去活来。

    这一天,这男子又喝了酒,现场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

    官差看到他娘子脸上新鲜的殴痕迹,便怀疑是这个小娘子怒极之下,杀了他。

    官差便到寻找凶器。

    有凶器才能定罪嘛。

    可是找了其家里的斧头、锤子等物,对比之下都和他后脑的伤口不合。

    那么,凶器到底是什么?又藏在哪里呢?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七百五十章羊腿凶器》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