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辟除流言-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七百七十五章辟除流言

    &l; =&qu;&qu;&g;&l;/&g;&l; =&qu;250&qu;&g;&l;/&g;&l;&g;这时候不应该反一下自已为娘子的失职之吗?

    不是得好好想想如何配合夫君造人吗?

    还弄个什么紫茄……

    端翌在心腹诽着。

    雪莲却在马车里接上了话茬,乐呵呵一脸无心机状道:

    “我娘年头生了我哥,年尾生了我,岂不是一年生俩?我们不是双胞胎,不过我哥和我同岁就是了。”

    萤心里默算了下,一年十二个月,怀胎十月,如果是年头生的,那岂不是得月子里就怀上孩子?才能赶在年尾生?

    呃,雪莲的爹是个,连做月子也不放过自家媳。

    萤在心里暗道,但是脸上仍做出恍然大悟状道: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双胞胎呢!不过你爹和你娘还真是恩爱。”

    雪莲没听出萤语里的更深一层的意,美滋滋地道:

    “那是自然,我爹对我娘最好了。所以我觉得,你和吴成亲一年,没生孩子,真是不可议的事。”

    前面还说人话,后面又拐弯抹角地膈应萤了。

    “呵呵,生孩子这种事,随缘嘛,也许不经意间就有了。”

    萤先结婚后恋爱,气场十足。

    不管雪莲如何挖空心机,她到底有一纸婚约在手,因此很容易便四两拨千斤,无招化有招了。

    雪莲哑然。

    也是,人家夫妻俩的事,她一个未出闺的大姑娘,再深说下去就没意了。

    马车再慢,也会到站。

    雪莲依依不舍地下车,还帮着端翌把萤扶了下来。

    端翌把一张银票递给柱子,道:

    “拿着吧,说好给你的。”

    柱子接过一看,哇塞,一百两银票啊!

    柱子高兴坏了,对端翌连连谢道:

    “多谢吴!”

    他揣着银票,刚进店里,店老板一看到他活蹦乱跳的样子,气不一来,一个爆粟敲在他脑袋上,恶狠狠地道:

    “你这臭小子,死哪去了?还不去涮马桶?上退了四间,马桶都摆着呢!你是想熏死人啊?”

    柱子被老板这么一喝,一股年轻人的豪气怒向胆边生,一把将端翌刚给他的银票拍在乌木柜台上,道:

    “小爷我有钱了,不在你这干了!”

    “嘿嘿,臭小子,长志气啦?有钱啦?五两银子?十两银子?”

    老板一听,怒极反笑,不屑地上前拿起银票一看,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啊?一百两银票?臭小子,你莫不是杀人越货了吧?要不怎么突然发财了?”

    一百两银子,够在乡下买十几亩田,盖一进青瓦砖,再娶个漂亮媳了。

    因此,老板脑子一时都转不过来,不相信一个月在自已这领一两多银子的柱子竟然一下子就有了一百两银子。

    很明显,这一百两是柱子热呼呼刚赚来的。

    “老板,你这话就太不地道了吧?我这银票,可是带着吴上山找蓝,九死一生换来的!”

    柱子看着老板脸上象被人挨了一闷棍的表,奇无比,得意洋洋地开始显摆起自已的经历来。

    “蓝?什么蓝?你上山找土匪了?到底如何?说说呗!”

    老板好奇了,一时忘了柱了辞工郁闷之事。

    不说店老板了,店里所有听到这事的伙计或者人都围了上来。

    柱子被围在中间,看着大家目光灼灼地瞅着他,顿时感觉自已成了焦点和中心,他中一热,年轻人爱出风头的特展现无余,扫了大家一眼,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才缓缓道:

    “话说这天……”

    一直说到端翌在山腰,闻听他言后,察觉雪崩不太对劲,仰头一望,正好看到山顶上,有个男人匕首高高举起,就要刺下。

    于是吴拉弓搭箭,一箭即中,那男人正是蓝,登时死了个透心凉。

    栈老板连人这才都吁了口气,纷纷道:

    “吓死人了,我还以为这子会被蓝杀了呢!”

    “还好这姓吴的是个神射手,一箭击中目标,否则那姑娘现在也没命了!”

    “不过可惜啊,那姑娘虽然救出来,名声也不复存在了,今后怕是嫁人都成问题了。”

    “是啊,谁会娶一个入匪窝的子!除非去给人家做小!”

    众看议论纷纷,果然不出世俗民的基本想法。

    “呵呵,诸位若是这么想就错了,事到这还没完!”

    柱子拿了端翌一百两银票,神头甚好,也颇有几分口才,不去做说书人太可惜了。

    此时见众人都在议论子名节的事,便又“啪”地一拍桌子,卖起了关子。

    “哦?蓝死了,事还没完?怎么回事?”

    众看心痒痒的,蓝可是这一带能吓住哭孩子的名字,此时听说蓝被官兵清剿,众人自是拍手称快,但是一想到被掳子的名节,大家也感叹可惜。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柱子还有下文,顿时大家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

    “快说啊,莫非蓝死而复活?”

    有人乱猜,起哄堂大笑:

    “怎么可能?死人还能活过来?”

    “哈哈,大家猜的不对,蓝不能死而复活,但是军医检查之下,却是发现,原来蓝不是男人,蓝,他是个人!”

    柱子卖够了关子,终于道出真相。

    众人脸上炸裂和难以置信的表,让柱子无比足,仿佛揭破蓝份的人是他似的。

    “什么?蓝是人?不可能吧?”

    “对呀,蓝凶名在外,怎么可能是人?”

    没有人相信。

    “眼见为实,蓝的确是人!为了安抚民心,彰显官府铲除匪患的决心,千机营在清剿蓝巢穴后,决定将匪首蓝尸示众三天,以傚后尤!”

    就在这时,一个着黑铁甲的军士阔步走进店里,见众人都在乱纷纷的议论此事,便开口正道。

    众人自是识得这黑甲军士的份,是当地驻军千机营的人,来自官方的消息当然比来自柱子这边的消息令人信服。

    当下众人一片哗然。

    这黑甲军士正是赵子获,他扫了一眼众人,便拿出一纸盖了官府大印的文书吩咐道:

    “柱子,你把这剿匪大捷的文书贴到店堂外,让四方百姓同贺!”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七百七十五章辟除流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