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开辟商路-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七百九十五章开辟商路

    &l; =&qu;&qu;&g;&l;/&g;&l; =&qu;250&qu;&g;&l;/&g;&l;&g;买买买大叔请萤到铺面后面的子里小坐。

    有赵子获在侧,萤也不怕他会捣什么鬼,自是欣然前往。

    赵子获的功夫至少比宝器,和端翌谁高下,两个人没比过,萤也分辩不出来,但是肯定不弱就是了。

    买买买大叔只是一个普通商人,看他臃肿的腰,也不象是个练家子,要有什么不利,只要赵子获一发难,买买买就趴了。

    和前做生意的喧嚣相比,后种着一架葡萄,正是夏,葡萄虽然还没长,但是一串串、一嘟噜地挂葡萄架,粉紫的象玛瑙、淡绿的象碧玉,看着赏心悦目,心都一阵清凉。

    “来来,这边葡萄架下坐,可惜葡萄还没,不然就可以摘葡萄给你们吃。”

    买买买热地招呼着萤和赵子获坐下。

    不一会儿,小伙计端上几杯冰镇的酸,的陶杯壁上,挂着滴滴水珠,看上去就口人。

    萤也不气,在买买买热相请之下,端起酸就喝了几口,真是透心凉,歪歪。

    再加上这都是正宗的牛做的,也没有机会加入化学原料,因此入口甘醇,喝起来格外地道。

    赵子获却是没有动眼前的酸。

    “这位兄弟,你不渴吗?”

    买买买指了下赵子获面前的酸,赵子获一摆手,也不说话,表示拒绝。

    买买买见状,也不勉。

    赵子获在这陌生的地方,自是不敢放松警惕。

    若是这买买买是坏人,没准这酸里就有问题,萤没想到这点上,他可要保持清醒。

    买买买的大夏语还是挺利的,因此和萤交起来十分顺畅。

    两个人你来我往,终于最后议定,萤把在北疆的茶叶特许经营权给他,让他做家生意,而买买买则协助萤采等价的骏马,皮等大夏紧俏的物资。

    赵子获在边上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谈生意,不由暗暗心惊,对萤再度刮目相看。

    从小这个跟着自已屁股跑的小孩,真地长大了,成长迅速得他都要认不出来了。

    按萤这样的做买卖法,不出两年,一切顺利的话,她就可能成巨富。

    因为北疆的骏马、皮等物资,在大夏朝,亦是比在北疆贵了两、三倍有余,这一来一回,每一批货物都是翻倍的利润,萤不富,谁富?

    当然,贸易的商上也有各种风险,比如自然灾害、盗匪、甚至z争等,因此,开辟这条商也不简单。

    然而,最让赵子获惊叹的是:萤为一个子,竟然有勇气去做这样的事。

    生意谈定,萤便和买买买签了一个契约,其间的扯皮往复就不用说了,因为哪怕是一分银子之差,也可能影响到今后不可小视的利润,所以两个人都是竭尽全力、毫厘必争……

    赵子获在边上听得瞠目结舌,没想到萤的小脑袋里,象装着算盘珠子一样,敲得“嗒嗒”响,速度实在太快,他根本跟不上,难怪只能做个大头兵。

    “哎,姑娘,和你谈协议,我感觉自已象是和黑熊博斗了一,不行,太累了,必须得好好吃一顿手抓肉补充一力!你也别走了,我叫伙计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吃饭吧?”

    买买买大叔把协议签好,一 两份,各自签了名字和按了指模,一份交给萤,一份珍重地收藏起来。

    然后,便郑重地邀请萤共进晚餐。

    哎,商业伙不都这样吗?吃吃喝喝,增进感。

    千古无不同。

    萤自是不会拒绝。

    赵子获看到买买买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和萤做生意,而且萤喝了那杯酸后也没有见任何异常,遂把警觉之心放松了下,点头同意在买买买家吃晚饭。

    买买买意外谈成一笔大生意,神亦是十分亢奋,既是合作伙,他也要展示一下自已的实力,于是,他便让小伙计去请了自已的结拜兄弟,本城的兵马司长阿其布前来饮酒助兴。

    萤倒是没想到,买买买大叔还有这样军方的深厚背景,趁着他忙碌,萤便问赵子获,兵马司长是个什么官?

    赵子获道:相当于这里当地的治安官,就是不知道王宫附近的治安是不是他管辖,如果是,权力就挺大的。

    萤问清楚后,才明白,看来买买买要买骏马,走的怕是官方这边的途径吧?

    虽然北疆不肯把骏马当物资卖给大夏朝,但是架不住民间想要赚钱的力量,再结官府部的“腐败”份子,就能想方设法把马弄出来卖掉。

    就如后世的美帝等家,表面上说不能买卖军火,但实则那些军火大亨一直操控着家的最高统治者,在全世界发动z争,高价倾销军火。

    萤一直记得端翌说过,北疆之所以能一直扰大夏,是因为他们兵马壮,而大夏军马匮乏,如果通过自已贸易的行为,能为大夏朝军方输送壮的骏马,也算是为这个家做点贡献吧!

    随着一阵粗豪的笑声,一个一戎装的矮壮男子走进后,他毛发丰盛,双眼露出光,看到萤,眼前不由一亮。

    因为是在买买买家中,所以萤便把面纱脱了,露出真容,那兵马司长阿其布一看就是个雄激素旺盛的人,看到萤,顿时有眼珠转不动之意。

    萤见了他的眼神,心“格登”了一下,但脑子里一合计,便大方地起相迎,在介绍份时,指着赵子获道:

    “这位是我的相,姓赵,能和阿其布认识,真是荣幸之至!”

    赵子获听了,起先心里一楞,但是再看看阿其布的眼神,也多少明白了一些什么,便在阿其布量他时,颔首表示。

    阿其布一听,人家的夫君就在侧,而且是个相貌英俊的少年郎,看上去英气勃然,不可小视,阿其布便收敛了一些。

    萤大方地将一张银票塞进阿其布手里,阿其布也不讳,开一看,见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惊觉得这个人是个大财主之时,看她的眼神,也就从看美的转向了看向银山一般的崇拜。

    对阿其布这样的中年人来说,早就过了看到美就为此痴狂、不顾一切的年纪。

    对他们来说,美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商品,而一个能开大夏朝商线的主则不易得,所以,他对萤的度也在后面的谈话中,转为尊敬。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七百九十五章开辟商路》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