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六章借酒浇愁-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七百九十六章借酒浇愁

    &l; =&qu;&qu;&g;&l;/&g;&l; =&qu;250&qu;&g;&l;/&g;&l;&g;买买买和阿其布果然是典型的北疆人,晚饭餐桌上是大盆的手抓羊肉、羊杂汤,下酒料有酱羊肚、葱爆羊肉、白萝卜炖羊肉……

    他们大块朵颐,吃得十分畅。

    萤和赵子获也不是惺惺做之辈,自然吃得也大方。

    阿其布此时对萤的欣赏,已经单纯从外貌的赏心悦目,到对她整个人十分接地气的赞赏。

    阿其布喝了几大杯冰镇的马葡萄酒,大着舌头对萤又举起酒杯道:

    “姑娘,你的不扭捏做,很象我们北疆的姑娘,来,这杯酒我敬你!以后咱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得,这么热,萤差点就没唱起《友谊天长地久》来了。

    不过,面对未来生意伙的邀约,萤自然不能不给面子。

    还好,只是度数不高的葡萄酒。

    萤这几天经过反,基本已经确定不是自已酒量不行,也不是那天晚上雪莲请的酒度数过高,而是那杯酒中,雪莲肯定动了什么猫腻。

    下药了!

    否则,醉酒也不是一杯酒下去,立马失去意识的呀?

    所以,萤举起杯,坦然镇定地一杯下肚。

    怕什么,边上还有一个什么都不喝的赵子获呢。

    萤晓得赵子获的意是为自已保驾航,所以更加放开胆子。

    果然,一杯酒下肚……没事,什么事也没有,连头晕也不曾感觉,而且冰冰的果酒,入喉后还带来了一阵烈的止渴感,让人忍不住想再喝一大杯。

    哼,萤愈发确信,雪莲的确在那杯酒里下了药。

    “好,姑娘够义气,太给面子了!”阿其布一看萤如此痛快地喝下酒,顿时大拍萤的马屁,兴致高涨。

    萤抿嘴一笑,重新倒了杯葡萄酒,高高举起酒杯,对阿其布道:

    “能和额吉尔的兵马司长同桌共饮,是我的荣幸,这杯酒,就敬阿其布,希望我们以后合作顺利,友谊天长地久。”

    阿其布一见美人主动敬酒,不由地高兴坏了。

    他自是拿起酒,一饮而尽。

    萤开始时只是应酬 地喝着,但是喝到后面,有几分熏熏然的酒意,不由地臆间一股恶气冒了出来,想到这一的经历,起伏坎坷,眼看要和吴大牛好月圆,却被雪莲横夺爱。

    荒诞却又真实。

    萤不由地借酒浇愁起来。

    所谓抽断水水更,借酒浇愁愁更愁!

    萤一杯一杯地往肚子里灌酒,阿其布和买买买都是酒中豪杰,自不会招架不住,反举得萤十分豪,要不是赵子获从旁架着,就差没和萤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中,这些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对面屋的高,有一条与屋的阴影融为一体的人影。

    那人影一直关注着这里的动向。

    看到萤酒倒个不停,从最开始的别人劝酒,到自已向别人敬酒,及至最后,没有人敬酒,自已抓着酒杯也喝。

    那影子顿时有焦躁不安的迹象,屡次差点跳下去……

    不过,就在此时,那影子边上,又出现了一条更纤细的另一条影子。

    似乎有声音隐隐在空中回响。

    “怎么了?怜香惜玉了?你想她你就去啊!”

    “……”

    “不去是吧?那你别怪我没有机会给你们温存相哦!”

    那粗壮的影子动了动。

    “哼,你敢去?别忘了,她的小命还捏在我的手里呢!”

    那粗壮的影子又停了下来。

    “你别太过份!”

    “我没有过份!谁让你先来这里的?既然要和我结婚,就要全心全意对我,否则……”

    “知道了!”

    那条粗壮的影子一闪,消失在天台上。

    另一条更纤细的影子一跺脚,也随后跟上。

    ……

    “萤妹,你别喝了。”

    赵子获终于发现了萤的不对劲。

    他以为她是为了生意应酬,没想到越喝越不象话,那两个男人已经要趴下去了,萤还兀自举杯邀个不停。

    赵子获上前,一把夺下萤的酒杯,然后对犹剩几分清醒的买买买道:

    “买买买,我先带姑娘回去,今晚她也喝得过了,回头再来叨扰。”

    “呵呵,姑娘哪有醉啊,我才醉了呢,我看你都成了两个人了。呃,来,再来一杯。”

    买买买举起了酒杯。

    赵子获看到阿其布已经趴在了桌上,晓得这两个人都醉了,索也不了,行扶着萤,就出了买买买的家,往栈里走去。

    “不要回去,我还要喝酒!”

    萤耍无赖,在街上跺着脚不肯走。

    街上的人都看着她和赵子获。

    酒鬼经常见到,不稀罕,可是喝醉了的人不常见啊!

    萤八分酒意,两分清醒,见街上的人都看着她,犹记得这里是塞外北疆,出了,所以不免有些放肆,反正这里的人都不认识她,哈哈哈!

    也顾不得别人的目光,拖着赵子获,就要让他去找酒馆,还要继续喝酒。

    赵子获无奈,又不好抱她,只能一边哄着,一边寻找载的马车。

    好不容易找到一辆,萤无论如何不肯上车,赵子获只能行把她塞进车里。

    塞进车里倒好,萤又挣扎了一阵,突然一串眼泪掉了下来:

    “赵,我喝多了酒,看上去很蠢是不是?”

    “不是,不蠢,我家萤妹聪明得很,怎么会蠢呢?”

    赵子获赶紧出言安道。

    “哦,我哪里聪明了?聪明就不会让边的男人一个个跑掉了,你看,端翌跑了,吴大牛也跑了,没人要我了!”

    萤说着说着,竟然趴在赵子获肩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赵子获坐得笔直,被萤靠着哭,板僵硬,想安她,却又不敢。

    萤,已经为人了。

    除非,有一天她和那个人和离,他才有机会亲近她。

    可是现在,不行……

    一想到那个人,赵子获便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虽然他样貌平平,平时也没有什么气场,但是赵子获永远忘不了,他拿出虎纹令符时,简直有一种灭杀一切的气场。

    那种气场,君临天下,让他即便布衫草履,也没有人敢怀疑他手里虎纹令符的真实!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七百九十六章借酒浇愁》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