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不解风情-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零一章不解风情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呃?什么事?和我有关?莫非还需要我去抓小?这件事我还算擅长,没问题。”

    赵子获眼神一闪,赶紧道。

    “不是,赵,被小扒走钱夹,是我手下一时不察,今后不可能再发生这样的事。

    不过,我倒是要庆幸自已的钱夹被了,若不是我的钱夹被,就不可能到你,我命中注定的雪狮。”

    热古丽的话,就是表白了,萤在边上听得明明白白。

    好吧,大家都说,追男,隔层纸,萤看赵子获的表,却是一脸困,似乎不理解为什么热古丽这么说。

    “热古丽姑娘,昨天即便不是我,也会有别人帮你倒小,找回钱夹,所以这件事,千万别放在心上了。

    我不姓雪,我姓赵,也不叫狮,叫子获。”

    赵子获一板一眼地纠正。

    热古丽简直要绝望了,她都说得这么明白了,赵子获竟然还一脸不知的模样?

    她无助地看向萤。

    萤摊了摊手,表示她也没有办法。

    热古丽虽然见时有所怀疑,但现在已经确信萤和赵子获不是一对。

    因为,如果萤和赵子获有,绝对没有办法容忍她当面向赵子获表白。

    看到主人无助的样子,一名侍终于忍不住了。

    或许是平时受到主人的宠爱较多,这名侍愤然开口,道:

    “赵子,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主人份何等尊贵,她自小面容就不曾被外男觑见,为了你,第一次掀开面纱,你竟然还在这里装傻?”

    萤一听侍的话,顿时大吃一惊,这下麻烦了,原来人家在这还挖了个坑,那意不就是说,第一个看到她面纱后容颜的外男,就要对她负责吗?

    天勒个噜,莫非就此赖上赵子获了?就看赵子获怎么填坑了。

    赵子获也傻了,他没想到侍会对他发火,不由一楞,关切地反问道:

    “那热古丽姑娘老不揭面纱,洗脸岂不是很不方便?”

    萤已经憋狠了,脖子根都要红了,这时候笑出来太没礼貌了,热古丽的自尊心肯定会狠狠受伤。

    萤还有心忍着笑意,那侍见赵子获竟是如此回复,眼神却得狠戾起来,萤吓了一跳,赶紧道:

    “赵,你歪曲人家的意了!”

    热古丽脸上的表也不好看,脸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来。

    她皮肤本来就白,象牛一般的质地,但此时,就象两个大红布一般,是被赵子获折磨的。

    好愁人啊,哥哥,你怎么这么不解风呢?

    “没有歪曲啊,面纱只是外出遮掩一下,若是在屋里也时时遮,萤妹我想你也受不了吧?真的,洗脸太不方便了。”

    赵子获总结道。

    萤也无语了。

    她怎么有自已越帮越忙的感觉?

    赵,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自已保重吧!

    萤心里哀叹道。

    “赵,我娘亲小,就怕别人窥觑我的面容,所以给我立下规矩,在没有到心爱的男人面前,不能给人看我的脸。

    我家侍琼月说的意是,昨天,我是第一次在你面前露脸。”

    热古丽叹了口气,在心仪的男人面前,她发现自已没脾气。

    这样的解释够直白了吧?

    这样的表白够明白了吧?

    赵子获脑子象多了一根轴,转个不停,把脑子里清晰的线都转晕了,还是没明白热古丽的话。

    “这个,你的意是……我明白了,因为我不小心看了你的脸,所以你要找我算账?可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反正我也不是当地人,也不会到说你长得很漂亮,能不能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赵子获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那个侍为什么对他生气的原因。

    人家藏着掖了十几年,漂亮得不敢让人看到,可是却被他不小心看了个结结实实,而且现在还在看……

    赵子获赶紧转移视线。

    哎哟,已经看人家那么多次,现在不看不知道会不会来不及?

    如果视线能抹掉就好了……

    他什么也没看到!

    萤扶额:“……”

    赵,我深度怀疑你以后找不到媳!

    真搞不懂原主为什么还会对这么木讷的赵子获有感……

    热古丽的脸“唰”地白了。

    这种白不是来自她原来肤的白,而是一种生气时泛出的惨白。

    也难怪,饶是她再热大胆,到底也只是个小姑娘,第一次表白,竟然被拒绝得这么惨?

    而且,她的份极为尊贵,若是在她的部里,有男人被她表白,早就激动得跪下去,扶着她的手亲吻不止,或者捶顿足,一跳三尺高了!

    然而,主动爱上的一方都是卑微的。

    热古丽稍回过神来,忽然觉得,这样的赵子获才更可爱。

    得不到永远是最好的。

    赵以前肯定没交往过人吧?看他如此不解风,即便交往过,那些人也早就被他气走了。

    可是这样的他,才显得与众不同不是吗?

    热古丽越想,越觉得赵子获与众不同,可爱至极,让她有如获至宝之感。

    她惨白的脸又稍稍回血,沉了下,道:

    “不是看不看脸的问题,是我娘亲定下了个规矩,第一个看到我脸的外男,必须和我成亲!”

    “啊?”

    赵子获吓傻了。

    这下他才明白,为什么热古丽对他那么热,请他坐豪华马车、鲜大餐,原来,就是为了和他成亲啊?

    自戳双目好了,谁让你看人家了?

    赵子获郁闷不已!

    萤不得不感叹:爱的力量真是伟大!

    如果她是热古丽,到赵子获这样不解风的榆木疙瘩,早就把他拖下去吊一百遍了。

    看他还装不装葱?

    其实,赵子获倒也不完全是榆木疙瘩,至少面对萤时,他是颇有感觉的。

    赵子获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为大夏朝军士的自已,有一天会和敌的人扯上关系,所以他根本就没朝那方面去想。

    “万万不可,热古丽姑娘,我还是方才那句话,就当我没看过你,行不?”

    赵子获“真诚地恳求”。

    这下,热古丽真的绷不住了,她一再忍让,放下段,竟然最后得到的是赵子获这句话?

    她的脸,有丑得这么吓人吗?

    以至于这个男人知道这件事,竟然大惊失,还千方百计地推托?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零一章不解风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