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狼人出现-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零八章狼人出现

    &l; =&qu;&qu;&g;&l;/&g;&l; =&qu;250&qu;&g;&l;/&g;&l;&g;萤在后边追着他的马车时,端翌的下唇咬得快出血来了。

    待看到小人摔倒,又爬起来,端翌再也看不下去了,狠狠赶着马车,把萤甩掉,免得她再继续追跑……

    成亲之后,拿到催香草的解药,端翌就会想办法脱去找小人。

    但是端翌却不会想到,这时候萤已经被雪莲扔到了迦山中,正被一只怪虎视眈眈地盯着。

    那怪长得太奇怪了,头上的毛发长长的,遮盖着它的躯,四肢着地,上却披着一件残破的长衫,指甲长而锋锐。

    现在,那锋锐的长指甲正放在她的脖颈边,只要向下一按,就会割断她的颈动脉……

    萤四肢被缚,两眼因为惊恐而睁得的。

    天啊,这是什么怪物啊?

    既象野,又懂得穿着衫,好象是个人。

    萤突然想起,那些侍们说的人!

    莫非,那个传说是真的?迦山真有人?眼前这位就是?

    如此一想,再看对方,越看越象是个人了……

    萤一时间万念俱灰,对方不管是什么,那锋锐的指甲一划,自已就要血溅五步,当场毙命了。

    “嘶拉”一声,那利如刃的指甲划破了什么,萤能听到近在咫尺的体某个地方发出的声音,但是奇怪的是没有疼痛,没有鲜血喷洒出来。

    反而是上半突然一松,萤这才意识到,对方划断的不是她的动脉,而是绑在她上的绳子。

    “嘶啦”又是一声,萤上的绳子应声而断。

    萤这下终于能够动弹了,她手脚一伸,把上的绳子都崩开,被缚住的血脉汩汩动,整个人顿时舒服了起来。

    萤这时已经察觉到对方似乎对自已并无恶意,虽然还有恐惧,还抱着警惕之心,但是萤面上依然装出松驰的样子,以和熙的度微微一笑道:

    “多谢!”

    萤也不晓得对方是什么类,能不能听懂人话,但下意识觉得首先要道个谢。

    “不……用谢,若非……你是……大夏人,我也不会救你!”

    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说人话?

    萤这才明白,为什么方才对方定定看着自已好一会儿,指甲并未马上割下去,原来它是在窥探、观察自已。

    萤第一次为自已是大夏朝人大感幸运。

    “你,你会说话?”

    萤大奇。这才她约略看明白了,对方竟然是一个人,不过,除了头发极长,下肢似乎也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毛茸茸的,又似非人类。

    难道,它真的是人?

    看来,传说也并非没有出啊!

    萤揣着小心,生怕得罪了它,也不敢怎么仔细量。

    “嗯。”

    对方哼了一声。

    萤听出来了,对方要嘛是太久没和人交,语言功能有障碍,要嘛就是鹦鹉学舌,学得不太利。

    “你大夏语说得不错啊!”

    萤猛回过神来,意识到对方说的正是大夏语,否则她也听不懂了。

    呃,什么况,神山中真有人,人还会说大夏语?

    萤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脑子里一阵晕眩,这是她到不可议的事时,脑子里的反应。

    “呵呵,我是大夏人,自……然……会说大夏语。”

    对方一字一顿的,但是随着话越多,似乎说得越利。

    啊?对方不是人?对方自称是大夏人?那么,可以确定的是,她是人啦?

    萤听她嗓音是个子,但是面容一直掩盖在长发下面,看不清楚,她上又裹着破衫,长发悬在前,看不清她的特征。

    萤一时间也不敢确定对方的别,但是即已知道对方是大夏朝人,年长于自已,便尊称道:

    “前辈可是隐在这迦山上?”

    “隐?哼……,我是被银月那贱人……所……害!若不是她,我也……不会……成这付模样!”

    对方断断续续地诅咒着一个叫银月的人。

    萤也不晓得银月是谁,但是听出来,似乎是一个狗血的故事。

    萤正想问仔细,谁知道对方忽然竖起耳朵,警惕地听了一会儿,对萤断然喝道:

    “想活命的跟我……来!”

    萤来不及分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见她如此警觉,便硬着头皮紧跟在她后。

    萤怀疑,如果自已不跟着她,是不是她一生气,还会咬伤自已?

    虽然对方看似是个人,但分明她的脾在长期野化的生活里,已经得喜怒无常。

    就在萤随着她离开那片林子不久,萤便听到,那林子里依稀传出马蹄声,还有男人粗野的嚣叫声,听着不象是猎人,反倒象是军队一般。

    萤这才明白,原来人听力极好,早就知道事不对,便赶紧带她离开了。

    萤发现她在山间行走,依然是四肢着地,就象动物一样,尔欠起上,后脚直立的并不自然,就象猫狗一样,直立一会儿,又得趴下。

    但是,萤已经觑出了她的古怪,她那下肢,也不尽然全是人类的应该有的模样,而是毛茸茸的,就象穿了一层皮毛外,但那层皮毛又不似穿上的,而是分明地长在她的上……

    她这样子,难怪迦山里会有人的传说爆出来。

    她对迦山极为悉,带着萤七拐八绕,其间还穿过了两条山上积雪融化汇成的小溪河道,然后才在一个隐秘的峭壁上,通过一条仅能通行一人的小径,把萤带到了一个山洞里。

    显然,这个山洞是她平时栖的地方,山洞里有火塘,甚至还有一个双耳铁锅,洞的角深,还有软草铺成的垫子。

    一切迹象都说明,对方的确是人。

    萤心一阵发苦。

    呃,对方把她带到自已的老巢来,既然暴露了她的根据地,怕是不会轻易放她出去了吧?

    否则,她岂能不担心,自已出去后,会暴露她栖的地方?

    而眼下的形势,对她极为不利,对方对迦山十分悉,在山林间穿行,如履平地,行动迅速轻捷,自已想要逃,绝无可能。

    萤心里一阵阵发凉。

    一想到明天不知道的吴大牛要和神雪莲成亲,萤便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郁闷的叹息。

    还有,雪莲说催香草有副作用,但到底是什么副作用也没说,不过,一定是极为可怕的副作用,否则,吴大牛不会立马转度,对雪莲俯首听耳,以期换来她的解药。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零八章狼人出现》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