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偷窥-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三十五章偷窥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傅太医接过信,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好,好一会儿,才道:

    “多谢姑娘!”

    “谢什么谢,我还得感谢你能帮我带书信回去呢!我倒是想托付给大牛,可是又怕他到时候伤心!

    哎,对了,我是不是也给他写一封?”

    萤突然被触发了灵感,微蹙着眉,遂又回到桌子边上,开始凝神写起字来。

    这一封是告别的“书”,似乎比前几封难写多了。

    毕竟,前几封她都有好多具体的事物交待,大家伙的吃穿度用、今后要怎么生活等等,她几乎是稔在心,一挥而就。

    但是面对和吴大牛的告别书,萤还真是颇费踌躇。

    因为吧,如果写得太深意切了,万一她失智以后,吴大牛看到这封书更加想不开怎么办?

    如果写得太平淡了,又失去了写这封书信的意义,萤又有点不甘心。

    毕竟怎么也是夫妻,一起生活过,如果写得淡如水,会不会连一点涟漪也不会在吴大牛心中激起?

    考了好久,简直就象高考写命题作文一般,萤想了又想,总算慢慢地,一字一句地把自已的心里话写在了纸上。

    这封信大约了一个时辰左右,待墨渍一干,萤细心地叠巴叠巴,叠成了心形,然后在开口滴上烛油,这就是现成的一封信了。

    “傅大夫,这封是给大牛的,如若真有那一天,你看什么时候大牛最难过,你就把这封信给他吧,希望他看了信,能想开一些。”

    萤把心形的信递给傅大夫。

    傅大夫接过这封信,觉得沉甸甸的,怕是不下五六张纸吧?

    看来,姑娘的确对“吴大牛”上心了。

    否则,也不会考这么久,慎重地写了这封信。

    傅大夫都有点好奇了,也不知道姑娘在信里写了什么。

    但是看着复杂的“心”形折叠的信纸,再加上信纸接口那封蜡,傅大夫觉得还是算了,不要看了。

    反正以姑娘现在的状,应该会说一些鼓励的话给吴大牛吧。

    傅大夫慎重地收好,比前几封信都更加小心地藏在他的医药箱一个秘密的隔层里,说不定,这封信以后就是王爷的救命丹呢!

    “姑娘,催香草的毒到底如何,前人也没有一个定论,北疆也从来没有人专门跟踪研究过,所以你也不要太灰心,也许你食用的量,根本就达不到足以致毒的量,而这几天也许体已经把它逐渐自行化解了,最后或许会发现,咱们只是虚惊一场。”

    傅太医于心不忍,安萤道。

    “嗯,希望如你所愿吧!我占用你的桌子太久啦,你去继续忙吧,我去这附近走走,不会走太远,你放心。”

    萤说着,抱起脚下嗅闻不停的黑卡,对傅太医嫣然一笑,便离开了洞府。

    傅太医晓得她是去散心了,也不好阻拦,便摇摇头,赶紧坐回桌边,继续推敲考他的药方了。

    萤走出洞府,黑卡这一天吃饱了养足了神,顿时显得更加活泼健壮,而且它也认准了萤这个“大主”,对她十分忠心耿耿,一上,被萤抱在怀里,不时伸出软软的舌头,轻轻舔一下她的手指。

    萤被它逗得“咯咯”地发笑。

    还好有这只小萌宠,萤的担心和焦虑一下子轻减了几分。

    走到泉水溪边时,萤看到水里“哗啦”一声,跃起一头大鱼,露出银白的肚皮,顿时想起自已和大牛说的,要一起钓鱼的事。

    可是没有他在边,萤顿时显得意兴阑珊。

    她坐在溪边,静静听着泉水汩汩淌,这是千百年不的声响,这道泉水,如果不干涸,或许会一直到她曾经生活过的后世吧?

    可惜,她没有办法,随着这水回到那里。

    萤以为自已是一个人,却没有想到,其实林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正静静地窥着她。

    她秀美的容颜,淡淡忧伤的侧脸,在林中抱着黑卡行走,如驭的山神一般,别有风姿,都令对方口一阵紧似一阵。

    难怪,他那么喜她……

    果然眼光不错。

    这个子,遗世立,并非庸脂俗粉可以代替。

    可惜的是,她马上就要失智了。

    否则,趁现在掳在边,即可以让他疯狂,也可以足自已收集的僻好。

    男子隐在林间,英俊至极的脸上,因为嘴角向上轻扯,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这种微笑,没有温度和感,让人不寒而粟。

    天渐暗,萤才往洞府里走去,黑卡有些不安地把子缩在萤的怀里,它似乎,嗅到了某些危险的气息。

    为大型食肉猛的幼崽,黑卡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才对,但是现在,它明显感觉到,那股危险的气息十分大,透彻骨髓,让它都能产生畏惧之感。

    萤感觉黑卡不断往怀里挤,不由安抚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笑道:

    “你呀,还是这么皮,还好大牛不在,如果看到你又在占我便宜,他肯定扯着你的耳朵,把你扔到边上去了。”

    “呜呜……”

    黑卡发出了呜咽的声息。

    它想提醒主人,但是奈何它不会说话,还被萤当成了皮撒的声息。

    还没走进洞府,萤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药味,待她走进洞府,便看到傅大夫正蹲在火塘边,火塘上坐着一个药壶,傅大夫正拿着一把大蒲扇,“嚯嚯”地扇着风,药壶里的药已被熬开,正“咕嘟咕嘟”地冒着白汽。

    “傅大夫,这是给我喝的药吗?”

    萤好奇地问。

    “是你的药,但是这壶不是给你喝的,我先让竹鼠喝,喝完了观察效果。”

    傅大夫如实地道。

    萤晓得这就是药理的动物实验环节了,实验条件很简陋,但是傅大夫能做到这种程度,在这个年代着实不易。

    “哎,别让它喝了,我先喝,喝完不就知道了吗?”

    萤开玩笑道。

    “那可不行,这药里有断肠草,有百步倒,如果没掌握好剂量,人喝下去就呜呼哀哉了!”

    傅大夫解释道,鼻尖上还冒着汗。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三十五章偷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