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一人去两人回-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三十八章一人去两人回

    &l; =&qu;&qu;&g;&l;/&g;&l; =&qu;250&qu;&g;&l;/&g;&l;&g;把最后一些该说的话说完,该办的事办完,萤突然觉得一阵轻松,她笑嘻嘻地对傅大夫道:

    “其实你不是来做我的大夫的,你是来做我的传令兵的。不对,你也是来做大夫的,来做我的心理抒解大夫,神科大夫。”

    傅太医:“……”

    古灵怪。

    “西西索索”,洞府外,忽然呼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谁?”

    傅太医和萤都警惕地向外看着,傅太医还顺手拿起了医药箱里的一把剪子,掖在袖子里。

    “是我。”

    闷声闷气的,不是吴大牛是谁?

    萤一阵惊喜,赶紧向洞口跑去,嘴里焦急地道:

    “大牛,怎么样?你没事吧?”

    萤第一反应就是害怕吴大牛会不会在王宫里受了袭击,带一伤回来。

    端翌听在心里,十分感动。

    这一次他是去找解药的,但是萤碰面,第一时间问的却是他自的安危,而不是关乎到她自已的解药的事。

    “我没事。”

    端翌心十分郁闷,看到自家小人从洞口跑出来,脸上带着惊喜和忧,看到他,立即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揽住他,还生气地道:

    “竟然敢和傅大夫一起联手把我放倒,若有下次,我一定不气,让你跪搓板,我是说真的。不对,跪搓板太轻松了,让你跪仙人掌。”

    跪什么他都愿意,只要能找到解药。

    可是,现实却让他失望了。

    端翌鼻腔发闷地道:

    “好,以后什么事都和你商量。”

    萤早就上下量过了,见吴大牛衫完整,整个人也没有狈不堪的模样,上也没有鲜血,应该是全平安而退,她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道:

    “你才离开一会儿,我就觉得好无聊。以后,求医问药的事交给傅大夫,你专心陪我好吗?”

    “好。”

    端翌心极为沉重,小人对他的痴又增加了几分,他爱极了这种痴,可是这让他也没有办法说出口,他此行一无所获,并没有找到需要的解药。

    萤其实早就从吴大牛的语气中感觉到了,所以她并不问,免得他尴尬。

    闯进王宫找解药,并不是哪一个男人都有这种勇气的。

    萤觉得,有他这份心就足够了。

    “我尽力了,但是王宫里,也没有解药。”

    端翌还是语气艰涩地说出这个他不愿面对的事实。

    自从征z北疆之后,他威名赫赫,沙场无,血z之中,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兄弟手足,但是从来还没有一次象今天这样,不愿意面对一个已经发生的残酷现实。

    萤早有心理准备,她的语气中并没有失,相反,还劝端翌道:

    “本来就只是万一的事,既然这万一没有发生,你也试过了,就不遗憾了,是吧?”

    “唔……”

    端翌哪里会不遗憾?

    他只遗憾,自已为什么没有在那个小镇上看好萤,保好她,以至于让她被蓝绑架得手,最终还被迫喝下了催香草。

    如果当时他多一份警惕之心,萤也就没事了。

    他能不恨自已吗?

    萤并不知道端翌竟然推衍了那么久远,只当他还在郁闷王宫里没有找到解药的事,继续劝道:

    “傅大夫已经在开始试解药了,他用催香草弄傻了很多竹兔,现在在给那些傻竹兔灌解药呢!”

    端翌神一振:“如何?有效果吗?”

    “呃,死了。”萤坦承地道。

    “死了?”

    端翌声音拔高,让在洞府里熬药的傅太医心一颤。

    “死了很正常啊,才第一次试药呢!放心吧,傅大夫一定会快马加鞭,把解药的配方尽快弄清楚。”

    端翌一想到作为病患的家属,现在不是摆王爷谱的时候,“噌”地又把声音降低了下来,低声下气地道:

    “也是,哪有一击即中的,那他可以称为神医了!”

    呃,傅太医心中暗道:王爷啊王爷,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你们俩,秀恩爱够了没有?老累了,要休息,别挡在洞口,让我进去。”

    就在这时,萤忽然听到一个悉暗哑的声在边响起,然后子被人一拨,一个迅捷的影快速地向洞府里跑进去。

    “啊?月前辈?”萤大吃一惊,问道,“大牛,她和你一起来的吗?”

    “是啊,看到你一时高兴,都把她忘了。”

    端翌讪讪地摸了下鼻子,这悉的动作让萤心一动,忽然觉得,吴大牛其实,也有点象那个曾经占据了她心的人。

    “她怎么会来了?你在王宫里到她的?”

    萤奇怪地发问道。

    于是,端翌便把自已到月的事一一告诉了萤。

    原来,他等到天一擦黑,便设法王宫,三拐两绕地,找到了王宫的医药司,不过他一番拷问之后,医药司的司长却告诉他,王宫里的确没有冥界之的存货。

    因为王宫里的人,并不允许迦山,从王后王宫后,就立了这个规矩,说是怕惊扰神山。

    当然,端翌窃以为,那是王后怕有人在迦山里发现月的踪迹,让她曾经做过的黑心事大白于天下。

    因此,虽然医药司知道催香草的毒需要冥界之来解,但是由于王室的人不太可能接触到催香草,再加上有个不准迦山的规矩,因此确实没有冥界之的存货。

    当然,端翌没有找到冥界之,倒是被月给盯上了,待端翌失望地要离开时,月把他拦下了。

    端翌当日在现场看了好半天八卦,自然认得月,正惊异她拦下他做什么,没想到月道:

    “你是和萤一起的小伙子吧?你带我去找萤。你一定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端翌当时大奇,问道:

    “前辈如何晓得萤和我在一起?我有什么理由非得带你出去找她?我看你在这里呆得好好的,吃穿不愁,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相信,你不是王室的细作?非要去找萤?”

    谁知道,月当时就一阵冷笑,然后一一回答了端翌的问题,于是端翌只好把她带回来了。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三十八章一人去两人回》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