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提前发病-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四十章提前发病

    &l; =&qu;&qu;&g;&l;/&g;&l; =&qu;250&qu;&g;&l;/&g;&l;&g;边的吴大牛并没有说话,萤觉得雨越下越大,把脸都湿了,而大牛的体也明显地**起来。

    萤明白了,他哭了。

    什么时候心最痛?

    一个男人无声哭泣的时候。

    萤往他边又紧紧地依偎过去。

    久,那“阵雨”终于慢慢停息。

    萤的眼眶湿润着,两个人都不说话,吴大牛紧紧搂着她,用低哑的声音道:

    “这辈子,我只会陪你看月亮。”

    “嗯,好。”

    萤脸上露出了微笑。

    在这临别时刻,她不要哭,要把最美的样子,留给他。

    方才抬手的时候,萤已经觉得手有点麻了,起以为是不是被大牛压麻的,但后来发觉不象,手臂开始沉重,然后脑子里一阵一阵糊,好象有一团白雾涌进来一般,让她觉得一片混沌。

    催香草的药发作了啊?

    萤发现自已心里并没有害怕。

    她只是想,原来失智的过程是这么开始的啊?

    然后,萤便失去了意识,因为脑子里一瞬间,便被那团白雾占据了。

    端翌觉得边的人越来越沉重,他方才不自出眼泪,一时羞赦不敢说话,生怕自已会暴露了暗沉的心。

    此时,见萤软软地倚在自已上,他以为她困了,睡着了,便双手圈住她,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

    但是,过了一会儿,端翌忽然觉得不太对劲,因为萤脸上的神太不正常了。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人,还是那个人。

    但是端翌有一种感觉,自已抱在怀里的,只是萤的躯壳,属于她有的韵味已经尽失。

    “轰”地一个炸雷,在端翌脑子里炸开。

    “萤妹,萤妹,你睡着了吗?你醒醒,外面太凉,咱们回洞府里睡好吗?”

    端翌一迭连声地呼唤,却叫不醒萤。

    端翌慌了,伸出手一探萤的口鼻,还有匀停的呼吸,似乎生命并没有受到威胁,但是为什么不醒来呢?

    傅太医正在埋头熬药,人月在他诊视之后,已经不气地跑进洞府休息区,占据了萤的铺位后,倒头呼呼大睡。

    这两个晚上在王宫里她根本没有休息好,王和他的子时不时找她“谈心”,看着是交好她,实则是探她的底线,刺探她有无意要染指王后之位。

    如若她提出要王后之位这个想法,仗着舆论同的力量和母族的大,怕也不在话下。

    但是如果她真的登上王后之位,整个额吉尔部的政局又会发生动,因为她没有亲生的子,但是依她的年纪,万一再生出孩子来,已经被视为王室继承人的乌吉比王子,前途难以预料……

    这些化,都不是木尔德罕和银月的子想要看到的。

    月虽然在山林中过了几十年,但是她毕竟是在大部的大家族里成长起来的,对这些事不是一窍不通。

    在她想来,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木尔德罕提前让出王位,让乌吉比继承,然后她和木尔德罕退山林。

    谁知道,木尔德罕根本没有这份心,他期期艾艾,只想保持现状,但是也承诺,一定会给她补偿。

    补偿,银财物吗?这些能弥补她几十年的痴吗?能补回她的青吗?能补回她对爱人日不停的念吗?

    月在心被彻底伤透后,也看明白了。

    和端翌回到洞穴,是她走向新生的第一步。

    而傅大夫又说她的能治好,更让月对未来的生活充了憧憬。

    然而,生活也不是充阳光的,她受的苦正在逐渐成过去,别人却在经历新的苦难。

    就在她沉沉即将入睡时,忽然听到洞府门口传来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随傅大夫的一阵惊讶的呼声。

    月觉得有事发生,她的睡意自然也被驱走,一跃而起,跑到洞府外室一看,不由地楞住了。

    萤被软软地抱在她男人怀里,怎么唤也唤不醒,而傅大夫则手忙脚乱地在医药箱里翻腾着什么。

    到月出现时,傅大夫已经翻腾出一根银针,然后对着萤的几个穴位扎了进去。

    萤挣扎了一下,是醒了。

    然而,看着萤茫然的双眼,无神的面庞,大家都呆住了。

    “催香草的毒发作,她失智了。”

    月淡淡地道破这个残酷的事实。

    两个男人都呆了,端翌脱口而出道:

    “怎么可能,不是还有好几天吗?”

    “催香草对人体的作用以前谁也没有论证过,所以只是一个大约的数据,应该是提前发作了。”

    傅大夫沉重地道,不忍看端翌一脸几成狂的表。

    月看到这一幕,心也格外沉重。

    好好一个姑娘,说傻就傻了,方才在洞府里还热地请她吃东西呢。

    “你的药呢?熬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先给她喝下去?”

    端翌着急了,对着傅大夫吼道。

    “熬是熬完了,可是量还不能确定,我先喂竹兔喝下。”

    傅大夫说着,赶紧把药壶里的药倒出来,也顾不上烫,逮着一只傻竹兔,就往它嘴里灌。

    端翌紧张地看着被灌了药后的竹兔的表现。

    萤刚刚昏过去,如果那竹兔吃了药有用,那现在给萤用药,应该还来得及吗?

    傅大夫手在抖着,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萤会发作得这么快,哎,似乎他之前浪费了不少时间呢,想到那些写信、做饭的种种空隙,谁知道萤说发作就发作呢?

    傅大夫一边后悔,一边稳定心神,把药往竹兔嘴里灌去。

    那只可怜的傻竹免被药烫了几口,终于发出尖利的一声惨叫,但是随后喉咙口又被大量热呼呼的药堵住了……

    “多久能看出效用?”

    端翌盯着那只被灌完药、全被弄和湿答答的傻竹兔道。

    “不到一刻钟吧。”

    傅大夫可不敢说,上一只试验兔喝了药,一刻钟后就暴毙了。

    月看着眼前抱萤的男人,此时深的模样,心似是有所触动,不由地想起了萤对她说的话。

    看着端翌的泫然下,月不由地想起了自已刚出事时,木尔德罕到林子里寻找她,她多少次透过林中的树丛看他却又不敢见他的形。

    然而有什么用,再好的爱也经不起岁月的蹉跎……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四十章提前发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