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无声的嘱托-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四十二章无声的嘱托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傅太医听到端翌说到这里结,岂不知道那何况指的是萤现在的况?

    端翌分明想说,何况萤现在的况,也不容许月把萤带得太远。

    但是端翌不想说出来,好象不说出来,萤就没有失智这个事实一样。

    傅太医心中五味杂陈。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已有一天会看到那个在z场上勇武英明的神武大将军靖王爷,有失魂魄的一天。

    “那咱们就各自行动吧,王爷!”

    傅太医小心翼翼地道。

    现在没有外人在,也不必隐瞒份,所以傅太医便换回原来的称呼。

    “好。你吩咐完所有人去找寻后,自已回来继续做药方的配方。”

    端翌点点头,傅太医眼睛一眨之后,再睁开眼睛,端翌已经消失不见了。

    傅太医哀叹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地怨念道:

    “孽缘啊,孽缘啊!”

    当自已给靖王爷出那个馊主意时,就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早知如此,何必当呢?

    可惜江水不能倒,时光不会往复。

    傅太医扶着膝盖,虽然软,但还是勉力往外走去,他得去找人手,真不把迦山翻个遍,靖王爷是不会甘心的。

    端翌飞掠出洞府,经过他和萤昨最后坐着的草地时,不多看了一眼。

    想着十几个时辰前,他和萤还一起举头看明月,萤还念了首诗,然而现在那一切都成了梦幻般的记忆了。

    端翌心中一阵酸楚。

    原本他就要跑过草地了,但是突然,好象有什么东西刺到了他的双眼视线。

    端翌停下脚步,上前察看。

    发现,原来是草地边上的灌木上,扎着一条白的手帕。

    那手帕应该就是萤的,他解下来,嗅了一下,手帕上依然带着萤特有的体香。

    没错,就是她的。

    那么,这条手帕,应该就是萤昨晚上和他坐在这里时扎上去的吧?

    什么时候扎的?他怎么没有印象了?

    又为什么要扎呢?

    难道只是为了好玩?

    端翌一时想不出所以然来,便把手帕塞进兜里,此时他怀里一阵躁动,有什么东西在不安地拱着他的前,那是黑卡,死活要跟来,端翌一想到萤之前对它的喜爱,就随手塞进怀里了。

    月带着萤,翻过宫一般的树林后,眺望着对面的那座雪山,俗话说,看山跑死马,虽然看着不远,但是月知道,要到对面那座雪山去,至少还要有半天的脚程。

    她是月没错,是部里的掌上明珠没错,但她也是人,在迦山里生活了几十年的人。

    她上的,也不比人少了。

    野都是有直觉的,最原始敏锐的直觉,超过人类一万倍,月用小指头想就知道,吴大牛肯定会带人寻遍迦山。

    如果要完成萤的嘱咐、带着萤生活的承诺,她就必须离开迦山。

    虽然她是个重承诺的人,但是其实木尔德罕已经破了她心对契约的神圣感和美好感,然而,昨天晚上萤突然失智后,端翌对萤的一举一动,却刺激了她。

    一个男人,凭什么会长久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失智的人这么好?

    大家以为月睡了,其实她没有睡,她一直在眼观察着端翌所做的一切。

    看到端翌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萤,甚至在她不自觉失的况下眉头不皱地帮她换服,月突然觉得,这世间,怕是还有美好的爱的。

    眼前这一对就是。

    只是,这样的爱到底能维持多久呢?

    一个男人可以在人刚刚失智时贴心地照顾她,是因为还掂念着她的青和美好;可是如果这个人这辈子都这样失智呢?

    而且,她还会渐渐衰老,皮肤会长斑,长皱纹,头发会黄、白,象枯草一样,嘴里还会散发出难以言喻的臭味……

    直到最后,成让人走近就厌恶的长年疾病的味道……

    月隐隐觉得自已得做点什么。

    吴大牛疲惫地睡着后,月走出室,看到萤被吴大牛搂在怀里,两只眼睛亮亮地,并没有闭上,直地看着前方的洞壁,然而,眼里已经没有了当灵动的神彩。

    月那颗饱经沧桑的心被狠狠击了一下。

    真是一对苦命的鸳鸯啊!

    然而直到那个时刻,月依然没有浮起要带走萤的念头。

    直到她走出洞府,信步漫游着,忽然,她被一片明显被人坐过显得稍平整的草丛吸住了。

    这左近几十里都没有人出没,有谁能在这里坐呢?肯定是昨晚上吴大牛和萤了。

    然而,吸月视线的,并不是那平整的草丛如何,而是草丛边上的一颗小灌木上,绑着一方白的手帕。

    如果事有,我会在入口第一棵大树枝桠上系一条白的面纱,你若看到了,就来找我。”

    月忽然记起,自已大闹王室,和萤分开前,萤对她说过的话。

    不是迦山入口的第一颗大树,不是白面纱,但是那棵灌木、那方白手帕,却让月认定,这肯定是萤留下的信号。

    萤是突然发病的,但是再突然,应该发病前也有些征兆,于是萤便匆忙间留下了这样的信号给她。萤要的,是一份有尊严的爱……

    月明白了萤的意,她匆匆返回洞府,吴大牛还在睡,傅大夫睡得都呼了,而萤却依旧睁着眼睛。

    月伸出手,拉着萤,出乎她的意料,萤很乖巧地起来了,不过脸上的神还是呆滞的,要不然,有一瞬间,月会怀疑萤是不是已经恢复了神智。

    “你留下信物,说要让我带你走,现在我就带你走,你若是愿意,就跟着我。不愿意,我也不勉。”

    月对萤道。

    如果把最美好的爱留在当下,也是一种最美好的结束,不是吗?

    何必等到爱人照顾你生厌之后,摆脱不得,爱消亡之时再死去?

    月明白了萤清醒时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

    也明白了自已此次出山最大的失误是什么。

    她出山,亲手毁了自已美好的爱。

    让曾经的美好成了狈不堪。

    而现在,似乎是挽回自已愚蠢形象的时候了,她要替萤留住一段美好的爱。

    当然,能不能做到,还要看现在失智后萤的表现了……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四十二章无声的嘱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