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解药成-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四十五章解药成

    &l; =&qu;&qu;&g;&l;/&g;&l; =&qu;250&qu;&g;&l;/&g;&l;&g;果然,这次喝了倍量药剂的竹兔,眼神清明,不象别的竹兔一样,眼神一看就透露出莫名的傻气。

    而且,因为神智恢复,这只竹兔开始懂得害怕了,见两个胡子拉碴的大男人瞪着它一眨不眨地看,似乎对它肥美的肉垂涎不已,登时吓得直往笼子的角里躲去。

    麻麻,人类太口怕,我要回火星……

    “王爷,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傅太医大喜,忍不住狂叫起来。

    “成功了,太好了,萤妹有救了!”

    端翌“噌”地站起来,突然又抱着头,痛苦地蹲了下去,双手抱着脑袋。

    傅太医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这才放下心来,道:

    “王爷,别姑娘恢复了,你被自已砸成傻子,那就好玩了!”

    原来,端翌方才太激动,忘了自已所的是竹兔所在的低矮的侧洞,所以猛地站起来,脑袋就撞到了石壁上。

    第一次,端翌听到“傻子”二字没有生气,也是第一次,他们俩能够正视傻子这个词。

    之前,他们是连傻这个字都不想听到的。

    能够面对,是因为他们找到了解药……

    狂喜过后,两个人毕竟是经历过大风浪的,迅速冷静下来,端翌道:

    “傅新,你赶紧再去多试几只兔子,明确用药剂量,我抓紧找萤妹,就怕时间拖久了,这病会连药石之力都无计可施。”

    傅太医点点头,不能因为一例成功就判定有效,需要多实验几例那是肯定的。

    但是至少这只竹兔明明白白地恢复神智,给了他极大的鼓励,说明他药剂配方的方向并没有错。

    然而,嗫嚅了一阵,傅太医突然对端翌道:

    “王爷,能不叫我名字吗?还是称我为傅太医吧!”

    端翌没想到傅太医竟然为此耿耿于怀,不展颜一笑道:

    “好,傅太医,你赶紧忙去吧!”

    虽然萤还杳无音信,但是对端翌来说,能把解药配出来,已经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他不相信,自已就找不到萤。

    直到这一刻后,端翌才有点心收拾洗漱自已。

    他心里想的是,如果小人找回来了,喝了解药恢复了神智,看他这一的邋遢,肯定会嫌弃他。

    所以啊,他现在要收拾得清清,随时准备迎接她回到边。

    端翌到萤曾经泡过澡的溪水里,美美地洗了一个澡,又把胡子用割净,然后换上舒服的干净衫,这才准备回洞府。

    靖王爷本就是好洁之人,现在心大好,自是洁僻症又上了。

    就在他往洞府走时,突然,脚边有一物扑了上来,他下意识地正想把那活物踢开,但是马上认出来,那是黑卡,赶紧硬生生地收住了脚。

    这是小人的宠物,如果他把它踢坏了,小人回来肯定会生气的。

    黑卡估计是闻到他的味道,所以走了出来,一直围在他脚边徘徊不去。

    端翌看着脚边的黑卡,心突然一动……

    ……

    冷啊,真是忒么地冷!

    萤觉得,人月还是蛮机灵的,竟然看到自已扎在灌木上的手帕,便懂得带自已离开。

    然而,在照顾人方面,月还是挺不靠谱的。

    把她带到这个四季冰雪不化的雪山,也不懂得要给她多加件棉。

    萤只能抖抖缩缩地藏在雪洞里,轻易不敢出去。

    没错,萤是失智了,但是这种失智的感觉很玄妙,并不是她整个人傻掉了,而是她的神智被“冻结”了,“封印”了,对,就是那种感觉。

    她整个人的灵智还在,就是体不听她的指挥了,她就象一个旁观者一样,能够观察着自已的体,却无法驱动它。

    所以,外人看来,她就是傻了一样,连眼珠子都不轻易转动,如果她不亲体验,也会觉得自已是个傻子。

    而事实上,并不是。

    当然,肉还是有一定的机械反应的,比如吃饭啊什么的,所以当吴大牛喂她时,萤还是能看到,自已的肉张口吃饭了……

    然而,尿失什么的,真的让她很尴尬,但是还好,吴大牛并没有嫌弃她,而是利地帮她换上干净的衫。

    也只是稍微尴尬罢了,萤倒是有点心安理得,因为这是为丈夫的他必须做的。

    不是吗?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任何话,也比不上吴大牛现在给她这样贴的照顾感动。

    如果,她的神识解除“冻结”,她一定会好好对他,用尽妻子的温柔。

    他想要孩子吧?那就生个十个八个,只要他想要……

    他想纳妾吧?可以!不,不可以……

    端翌照顾萤时,她脑子里就乱七八糟地在想着这些。

    但是,最后萤发觉,她现在对吴大牛最大的温柔,那就是不要拖累他。

    毕竟,解药到底能不能配出来,萤一点底也没有,什么时候能配出来?或许是十年八年?

    所以,当月问她想不想离开时,萤默默地动弹了一下手脚,意外地发现手脚还是能动弹的,便起,跟着月走了。

    这种状特别奇怪,说完全失去对体的控制权,也不是那么回事,萤琢磨了许久,发现催香草的毒素,应该算是一种神经毒素吧,对某些神经产生作用,所以才会出现体部份能控制、部份不能控制的现象。

    所以,傅大夫说的以毒攻毒,没准还真有用呐!萤默默想着,但是她的眼珠子仍然轻易转动不了,从外面看,就象神呆滞的傻瓜一样。

    萤慢慢明白,估计这种神经毒素重点攻击的就是面部神经,让中毒的人一脸傻样,所以会让大家以为中毒的人失智了。

    并且这种神经毒素还会刺激部产生腓肽吧?让中毒的人一直于如梦如幻的感觉中,好象自已在做梦一样,以至于产生旁观者旁观肉的感觉。

    萤在发呆的时候,月从洞口进来,抱了一大捆柴,开始生火。

    我的天神啊,总算她也自已感觉到冷了。

    萤看到火苗蹿起来,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但是面上当然是表不显,一脸呆滞……

    呃,傻透了!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四十五章解药成》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