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又可以秀恩爱了-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四十九章又可以秀恩爱了

    &l; =&qu;&qu;&g;&l;/&g;&l; =&qu;250&qu;&g;&l;/&g;&l;&g;端翌找了把椅子,椅子上放了个棉垫,弄了个舒服的窝圈,把萤放在里面坐好。

    萤坐得舒舒服服的,虽然还是一脸傻呆呆的样子,但是人乖乖的,看起来让端翌觉得特别顺眼。

    或许,这种顺眼更主要的主端翌把她丢了十几天,猛地找回来,就算她此时成一个邋遢的,怕也会是越看越顺眼吧?

    所谓久别重逢,美不胜收嘛!

    “傅大夫,快把熬好的药端上来,我要喂萤妹喝。”

    一想到萤喝了解药,就会恢复原样,端翌简直是片刻都坐不住了,激动不已。

    “好,我说吴兄弟啊,你别太激动,药烫着呢,别把姑娘烫坏了,到时候你心疼就来不及了。”

    傅太医见萤被找回,解药自已也配出来了,自是全放松,也放和端翌开玩笑了。

    要是放在萤被找回之前,开玩笑这件事简直是想都不要想,怕是一说起萤生病这样的字眼,端翌就会炸开。

    现在自是不一样了,傅太医全细胞都愉悦地要炸开,恨不得抓着机会,多侃靖王爷几句。

    高冷男神靖王爷,也唯有这种时刻,能尽让人侃的。

    嘿嘿,他手里端着的可是解药啊,还拿捏得住靖王爷咧。

    也该让他摆摆谱,要知道,为了制出正确的解药配方,他头发都掉了十几根,再这样下去,成头上秃斑,宝看了不意,他娶不到媳咋办?

    “哼,我自家媳,我自会心疼,你滚边上去吧,看着碍眼!”

    端翌接过药碗,傲骄地道,一脸秀“我有媳你有吗”的恩爱。

    傅太医猛地被塞了一把狗粮,马上想到自已和宝关系一点进展也没有,不由地蔫蔫地闪退到一边去了。

    当然,这只是个动作而已,事实上,傅太医还是一直在关注着萤服药的进展况。

    话说,傅太医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此前都是在动物上做的实验,这还是第一次把解药喂给人喝,还是靖王爷一无二的人……

    端翌心急是心急,但是事关萤,他当然不会拿滚烫的药汁直接倒到萤嘴里,端翌拿了个汤匙,耐心地搅拉着药汁,不时冲碗里着气,期盼它快点凉,再快点凉。

    萤脸上虽然呆滞,但是端翌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得分明。

    一个男人对你好不好,爱不爱你,就全体现在这些细节里了。

    萤虽然心里极度恐惧断肠草、百步倒这些毒药,不想喝,但是看着吴大牛真意切的样子,萤顿时稳了稳神:本姑娘坚决不喝的坚硬念头,也慢慢放软了。

    “对了,咱们把喝药恢复神智的竹兔给姑娘看看吧,虽然她也不一定知道,但是我总觉得,似乎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傅太医说着,真地把一只竹兔抓到萤面前,摆弄给她看。

    不得不说,傅太医的直觉还是挺准的,萤的确在以某种超脱尴尬的姿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萤当即决定,自已如果能象竹兔那般康复,决不告诉他们,其实自已的神智还是有的。

    如果他们知道自已有神智,那多尴尬啊?比如那天晚上,自已失了,让大牛换衫的事……

    一想到这件事,萤就决定,硬着头皮也要一博,死就死呗,总不能一辈子这么浑浑噩噩,等男人伺候?

    上一次是失,下一次会是什么更尴尬的事?

    这时,傅太医在她眼前也把竹兔子比弄完了,她也看到竹兔子的确眼神清明,行动自如,还发出了固有的胆小的叫声,这一切都说明,被傅大夫灌了催香草的竹兔完全恢复正常了。

    接下来,她就是尝试解药的第一人了。

    萤心一横,配合着吴大牛端过来的药碗,张开嘴,徐徐吞入药汁。

    忒么的断肠草和百步倒的味道原来这么苦?萤第一口下肚,都忍不住**了一下。

    但是第一口下肚后,萤也不再想了,心一横,就加速往下咽……

    “我们家萤妹真乖,一下子就把所有药都喝完了。”

    端翌宠溺地一笑,拿了湿布巾轻轻把萤嘴角下的药渍擦干净,就差没有再补亲一下了。

    月和傅太医退隐一步,无语。

    我们是隐形人,你们千万别看到我们,爱干嘛干嘛,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端翌才把擦嘴的布巾放下,萤突然“扑通”一声,踢翻了椅子,倒在地上,抱着肚子,难受地挣扎了起来。

    “怎么回事?是不是中毒了?”

    端翌大惊失,上前一把抱起萤,发觉她就在自已的怀里瑟瑟发抖。

    “啊?应该是解毒过程中必须要忍受的痛苦吧!”傅太医道,“当时竹兔喝下解药,也是这样的表现,只不过竹兔是动物,不会人言。吴兄弟,你放心,再观察一会儿。”

    傅太医的心也揪起来,想到了实验竹兔的况,还是自镇定心神。

    所谓关心则乱。

    端翌紧紧搂着萤,看着她痛苦痉挛的样子,心痛不已,不时用布巾帮她擦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

    端翌好想骂人;好想要替她疼痛……

    可是这些都没有用,不能缓解她的痛苦。

    萤没有想到,喝下解药后,竟然如此苦不堪言,先是全蚁行一般,接着,手脚就象触电后一般,抽搐不已。

    萤估计这是麻痹的神经逆向恢复的过程,这些感觉,都是平时神经疼痛症状的放大。

    以她亲体会看来,傅大夫以毒攻毒的方子,还是有用的。

    不过,这种痛真的难以忍受,如若不是吴大牛抱着自已,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她觉得自已会在地上滚了,就象那些吸药成瘾者,此时会完全不顾念形象,只想扑腾滚,来化解上的疼痛。

    还好,她还有一个温暖大的怀抱足以倚靠,他的力量足以把她搂在怀里,任凭她怎么滚、翻动,他始终应对自如,松紧有度,从而让她在他怀里始终有一个尽可能舒服的空间。

    然而,随着一股剥皮抽筋般的疼痛袭来,一直努力克制自已的萤不由自主地惨叫一声,这声音极为凄厉,把大家的心都扯了起来。

    不过,就在萤惨叫之后,傅太医和月忽然听到端翌也张嘴闷闷地痛叫起来……

    怎么回事?靖王爷又没喝药,他惨叫什么?

    傅太医吓住了,上前察看……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四十九章又可以秀恩爱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