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极致的痛楚之后-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五十章极致的痛楚之后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傅太医近前一看,只见萤凄厉惨叫之后,似是无可发泄,竟然一口咬在了端翌的肩膀上。

    夏天本来衫就薄,被萤这一下用尽了全力咬下去,端翌登时皮开肉绽,鲜血从肩膀了下来。

    难怪端翌也跟着叫痛……

    “忍住,忍住!”

    傅太医急得额头上的汗都冒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心疼萤还是心疼端翌。

    倒是月看着眼前的形,她脸上的神依然淡漠。

    当然,实质她的心自是动容的。

    因为,自从木尔德罕给了她巨大的感击后,月一直偏执地认为,这个世间男哪里还会有真爱?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的边就有现成的一对。

    吴大牛和萤,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哪怕到最坏的况,一个依然没有放弃另一个。

    月不反,当自已被银月弄残之后,若不是自卑躲起来,而是勇敢地去找木尔德罕,那事会不会不一样呢?

    现在说木尔德罕抛弃了她,似乎对木尔德罕也不太平。因为木尔德罕和银月成亲那么多年,有了孩子和整个王,不再单纯是一个恋爱中的男人,他是父亲,是王,做任何事,都会对亲人乃至整个部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月慢慢地考之后,也冷静了许多,虽然或许仍然是旧日的深厚感,让她选择了原谅木尔德罕,因此主动替他找了借口,但是这样,竟然也使她的心绪得宁静许多。

    “傅大夫,我要治好我的。”

    在大家慌乱的时候,月揪着傅大夫道。

    “什么?”

    傅大夫一头汗,脸焦虑,耳边是萤阵阵的惨叫声,突然被月逮着一叫,不由地脑子没有回过神来。

    “我说,我要治,你不是说我的能治吗?”

    月急切地道。

    “是,能治,容后再说,我现在没有心。”

    傅大夫一把扯掉月揪着自已袍子的手,然后又上前观察萤的病进展。

    动物无言,所以他们在给竹兔服解药时,虽然也观察到一些痛苦的症状表现,但是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会如此痛苦。

    以毒攻毒,说得轻巧,但是真的用在人上,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萤只觉得躯体象是万箭穿心一样,那种扯筋拉骨的痛苦,简直是人间极刑,如果能说话,萤肯定会大叫说我不治了……

    可是药都喝进肚子里了,现在说不治也来不及了,萤只能任体翻滚着,但是神和肉体却是分开疼痛的感觉。

    就象她的灵魂飘浮起来,淡漠地看着肉体受罪,然而,随着肉体疼痛的加剧,她的神似乎也一点一滴地融合进了肉体里。

    这下,那种疼痛的感觉更加加剧了。

    萤使劲抱着吴大牛,还好,这个男人温暖结实有力的怀抱,给了她无限的藉,如果没有他一直紧紧抱着她,不时帮她到搓揉,她觉得自已肯定无法挺过这最艰难的疼痛。

    端翌看着萤汗如雨下的模样,再摸摸她的后背,服全部湿透了,整个人被汗水浸泡,好象被水淋过一样。可以想象,萤承受了多么剧烈的痛苦。

    其实,不光萤,端翌自已也是如此,因为焦急,因为心疼,他也是出了一头一脸的汗。

    端翌并没有意识到,自已脸上的妆容,在大的汗水冲涮面前,在萤无意识疼痛的撕扯下,正在慢慢脱。

    随着巨痛一阵阵袭来,萤只觉得自已面部似乎轻松了许多,不再加戴着一个厚厚的面具一般,触摸起来毫无感觉。

    萤心中一喜,看来,傅大夫以毒攻毒的计策,似乎奏效了?

    她又试试动了动眼珠子,本来象被浆糊凝住的眼珠子,此时也能够渐渐灵活地转动起来。

    萤心中狂喜,看来,自已马上就要康复了。

    谁喜一辈子当一个傻子呢?完全傻了也就罢了,还不是真傻……

    然而,比真傻更惨的是,在不是真傻的况下,还被当成傻子伺候。

    最后一剧烈的疼痛袭来。

    这一,和第一剧痛不相上下,萤本来已经撑到极限的神经,此时再也撑不住了,惨叫一声,双手在空中乱舞着,接着,她糊中好象触到了什么坚硬又柔软的物体,于是疼痛中,她死命抓着不放,糊中,她觉得那东西怎么好象被她剥下来了……

    太忒么疼了!

    当疼通超过人体极限时,人体自动启动的保模 ,让体机智地昏了过去。

    “萤妹,醒醒,你怎么了?傅新,你快看看,她要不要紧?”

    端翌见萤面如纸,昏死过去,不吓得子一阵发软,差点抱不住萤。

    傅太医也顾不上“负心”的刺耳了,赶紧上前,一搭萤垂软的手腕上的脉博,凝神一会儿,傅太医摇了摇头。

    端翌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此时见傅太医摇头,脑子“轰”地一炸,不由脱口而出:

    “没救了?”

    “不是没救了,没事了。”傅太医又摇摇头,纠正端翌,“姑娘脉博沉稳,健有力,没事了。”

    “呃,没事你摇什么头?”

    端翌被傅太医几下摇头吓得要虚脱过去,还好,傅太医的回话,让他稳住了心神。

    “王爷你,你……”

    萤的体稳定下来,傅太医这时才有心抬眼看端翌,然而,端翌脸上的化,让他不脱口而出,正想说什么。

    却在此时,萤睁开眼睛,幽幽醒来。

    萤这一回睁开眼睛,可就大不一样了,虽然还显得虚弱无力,但是眼睛里那神彩是明明白白,分明就是恢复神智的模样。

    “萤妹,你醒了?”端翌急切地问。

    “姑娘,感觉如何?”傅太医一脸医者本份。

    “端,傅大夫,你们都在啊?”

    萤一脸糊,看着这二位,显然一时没摸清楚状况。

    可是端翌和傅太医虽然听出哪里不对劲,但是却一时顾不得细想,至少萤会说话了,还会认人了,他们喜得要跳起来。

    当然,能跳起来的只有傅太医了,端翌还紧紧抱着萤呢,激动地道:

    “萤妹,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五十章极致的痛楚之后》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