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端翌就是吴大牛-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五十一章端翌就是吴大牛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唔,是我,可是,咦?你是端吗?你怎么在这里?大牛呢?大牛哪去了?”

    萤感觉这个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的男人,还是原来悉的味道,悉的配方,可是脸却换了一个人。

    不会吧?她因为中毒,神经错乱了吗?

    或者,傅大夫的药剂量不够,所以她出现了幻之感?

    更或者,是她心里更爱端翌,所以把吴大牛的脸,看成了端翌的模样?

    不对不对,一定是脑子混乱了,毒还没有全解。

    萤伸出去,去摸端翌的脸。

    如此真实,温温润润,还带着体温,而且,如此英气逼人,和吴大牛那张平凡的脸,一点也不象。

    见鬼了!

    萤捂住双眼,又睁开,眼前还是端翌的脸。

    不过,他的脸上似乎有什么疙疙瘩瘩的疤痕,不对,不是疤痕,好象是什么伪饰用的化妆的东西……

    萤真的糊了。

    端翌看到萤脸上纠结的表,再摸了把自已的脸,这才惊觉,脸上的妆容,方才不光被汗水冲糊了,还在萤极度疼痛时,被她的手扯掉了一大半,现在想来,已经露出真容了吧?

    难怪她叫他端!

    端翌一时也楞住了,悲喜交加,不知道如何解释,一时间没有反应。

    “哟,这位兄弟,原来你戴了人皮面具啊?不对,不是人皮面具,人皮面具没有那么巧,你这是用了我们北疆的形化妆术吧?

    难怪我觉得你的气度和你的面庞隐隐有脱节之感,原来你是化过妆的哈哈,不过,这位兄弟,不管你是叫大牛还是叫什么,我觉得,你不化妆更英气逼人!

    还是不要化妆的好!兄弟,这样才能赢得美人归!”

    月在边上,看到眼前这一幕换妆的好戏,不由得兴致勃勃,还热地做了一番点评。

    傅太医不冲她翻了个白眼,真是添乱,一脚掺到别人的事里来,你这么牛,这么有本事,你怎么不把你家的木尔德汗收走啊?

    萤脑子一点一点灵光,再听到月的话,再对上端翌那深不的眼眸,萤不僵住了:

    “你真的是端?你也是吴大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萤妹,这两个人都是我,你冷静一下,先把体养好,我再慢慢向你道来。”

    端翌看着萤脸上幻不定的神,也担忧起来。

    他原本是算找回萤后,就找个机会和她坦承这件事,否则,一直顶着吴大牛的面具和萤生活,他也觉得堵得慌。

    但是他依然没有想好,要怎么把事捅破,才能把这件事对萤的伤害减到最少。

    然而,事的发展超出他的意料和控制,萤自已在无意中把真相“抓破”了。

    主动坦白和被动承认,那其间的意味就差远了。

    端翌心里沉甸甸的,萤复原的喜悦,也因为份被揭穿而蒙上了一层阴影。

    萤默默地点了点头,淡淡地道:

    “好,回头再说。”

    她现在心里乱,很复杂,就象被塞进了一把茅草一样。

    吴大牛和端翌融合成一个人,这原本应该是对她最完美的结果,但是为什么端翌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扮成吴大牛?是戏耍于她吗?还是另有图谋?

    萤难自,体微微发冷,端翌能明显感觉到她体的僵硬,他的心更加沉重起来,察觉到萤的僵硬中,带着几分疏离。

    萤回应得如此简单,但是却让端翌觉得,这几个字里,含了许多的不。

    端翌心里几抓狂,恨不得赶紧对她解释一番。

    可是边还站着两个碍事的吃瓜群众,其中一个傅太医固然不敢说什么,但是那讨厌的人月,却是一脸看好戏的表。

    或许,月是想把那天她和木尔德罕相认时被他们围观的场子找回来?

    不过,最要紧的是萤体才刚刚恢复,他不想再说一些惹毛她的事,刺激到她。

    “萤妹,我抱你进去休息?”

    端翌款款温柔地道,声音带着一些负疚的嘶哑。

    “嗯,好。”

    萤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接受端翌和吴大牛是同一个人的戏剧化。

    她只好疲惫地合上双眼,发现如果昏不醒也是一种幸福。

    至少,不用面对眼前这糟心莫名的化。

    端翌见她明显不想现在谈这些事,他其实现在也没有准备好,便把萤抱起,往室的休息区走去。

    还好,虽然萤这段时间离开了,但是不管是傅太医还是他,都没有时间在室好好睡一觉,这里依然勉保持干净。

    萤真的疲惫已极,头一挨到枕头,嗅着悉的味道,竟然心大条地沉沉睡去。

    临睡前,萤还糊地想着,这味道,是吴大牛的味道。不对,是端翌的味道……

    原来,他们俩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之前,其实她也隐隐有感觉到了,只是没有往这方面想。

    一旦事实的真相捅破,萤便发觉,他们俩人上都是森林雨后那股清新的气息。

    难怪她总觉得吴大牛不太对劲,他上的味道,不象是一个放牛郎会有的味道。

    当然,这只是萤沉坠入梦乡前一刹那的诸种念头,下一秒,她已无力挣扎,因为力耗尽,被拖进了黑甜乡。

    萤睡得极沉,傅太医在药里自是加了安神镇定的成份,再加上她本被病痛折磨,疲累已极,端翌在她睡中,给她擦洗,换衫,她根本都不知道。只是软软地在睡梦中任他摆布。

    端翌的心也软软的,因为萤的毫不设防。

    如果她醒来,也能这样对他就好了。

    端翌期待已极。

    而月那边,则开始纠着傅太医,让他帮她治。

    傅太医告诉月,如果要治,就要能忍受得住象萤方才那般的疼痛。

    月一听真能恢复伤,象正常人一样走,自是咬了咬牙,表示一定能忍受下来。

    何况,她亲眼看到,傅太医的医术十分神妙,竟然能解了催香草的毒,这是北疆的哪个神医都做不到的……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八百五十一章端翌就是吴大牛》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