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人逢逢喜事-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八百九十五章人逢逢喜事

    &l; =&qu;&qu;&g;&l;/&g;&l; =&qu;250&qu;&g;&l;/&g;&l;&g;“哦?还有这等事?帮你洗清了什么罪名?”

    田喜娘好奇地问。

    于是萤便捡了那件时疫源头被澄清的事对田喜娘说。

    关于时疫源头被澄清不是萤惹出的祸事,田喜娘之前已经知道了,村里人都传得沸沸扬扬。

    当时黄知县带人来拘萤时,跳出来讨索赔的人看到田喜娘,头都压得低低的,谁也不好意再提赔款那碴了。

    田喜娘只是不知道这是谁帮着澄清的,直到萤这么一说,田喜娘才知道,原来帮着澄清这件事的,竟然是端翌。

    这下,田喜娘便有点不好意了,感觉自已方才对待端翌不理不睬的样子,未免太刻薄了些,田喜娘是一根筋的乡下,虽然没有读过书,却晓得对待有恩于已的人,不该那种度,她便讪讪地道:

    “萤儿,我方才那样对他,是不是太不厚道了?端兄弟心里会吃气吧?”

    “娘,没事,端为人很大方的,不会计较你对他的度。再说,他当时不帮我,真的是有苦衷的,不然你觉得他是那种人吗?

    而且说实话,他表面上虽然没有帮我,但是暗地里却是出钱又出力的,只是他有点不好自已出面就是了。毕竟他是混江湖的,有些事太过出头露面,就会影响到全局,反而不美。”

    田喜娘听萤这么说,才忐忑地点点头,暗想,一会一定要对端翌弥补回方才自已恶劣的度。离开这么久,叙旧估计一时半会也叙不完,田喜娘猛地惊觉:

    “萤儿,你们还没吃饭吧?”

    “当然还没有,娘,不过我心里高兴,不觉得饿。”

    萤兴致勃勃地道,人逢喜事神,她还真不觉得饿。

    “傻孩子,你不觉得饿,人也会饿啊,不能让人家说咱们没礼数。”

    田喜娘赶紧吩咐晚晴去让厨准备饭菜,可是晚晴却说,宝姑娘在看到萤他们回来时,早就让厨赶紧准备了,现在差不多做好了。

    田喜娘一听,便让晚晴赶紧去厨看看,如果真的做好了,就端上来让人用餐,免得饿坏了肚子。

    晚晴应承一声,赶紧去了。

    田喜娘又叫来宝器,道:

    “快去把端兄弟叫出来,一起吃饭了。”

    “哎,好。”

    宝器虽然也觉得这次端翌在到萤出事时,似乎有点贪生怕死,但是毕竟他是自已的“师傅”,心里又不好太过责怪他。

    之前看到田大娘对端翌不理不睬甩脸的样子,宝器都替端翌觉得尴尬。但他又不好上前说和,毕竟端翌在萤的事上,做得着实不够漂亮。

    还好,端翌的脸皮竟然挺厚的,不光顶住了田大娘的漠视,还若无其事地回自已的了,看样子是要长住。

    宝器看这二人相的光景,都不由地替他们发愁,觉得以后这二人怕是连招呼也不会一个了。他们夹在中间,做夹心面,也会很难受。

    现在一听田大娘有和解的意,宝器自是喜,天的愁云都消散了,忙不迭地去叫端翌了。

    这时,晚晴等丫头已经用托盘盛着厨刚做好的晚饭上来了。

    萤一看,是热汽腾腾面条,面条里有切成大薄片的瘦肉、还有油绿的空心菜、边上还浮着两枚水煮蛋,而且一看这蛋也是有讲究的,一粒是鸡蛋,一粒是鸭蛋,这是当地每逢到坏事后,当事人就要吃的一道菜,寓意以后顺遂平安。

    宝笑嘻嘻地解释道:

    “晚间仓促,怕你们饿了,就先上这平安蛋面,明天再准备大餐给大家接风洗尘。”

    宝笑意盈盈的眼睛看着萤,但是萤却看到宝眼里有依稀的泪,想必是怕破坏了这时候的喜庆气氛,不吉利,所以忍着。

    萤心也是感概多,她犹记得,自已在大牢里时,宝几次托尽关系去看她,可谓充分现体了患难见真。

    萤也忍着激动的泪道:

    “吃平安蛋面好,吃了平安蛋面,以后万事顺利,平平安安。”

    众人便围坐吃起平安蛋面来。

    端翌被宝器从里请出来,一脸自在,一点也没有之前被冷后的狈,他方方地走到萤边,萤递给他一双筷子,他亦自在地接过,两个人可谓默契十足。

    月等从府城一起回来的人是见惯了他们俩这样的场面,可是田喜娘看了,就觉得有些刺眼。

    但是一想到萤方才说的话,再加上自已确实对端翌太过冷淡不敬,便忍下了话头,不再说什么。

    傅太医拼命地往宝跟前凑,宝并没有心理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双眼睃着端翌和萤,只觉得这二人的行迹比之前在柳村时,愈发可疑。

    怎么说呢?这二位表现得实在太默契啦。

    萤眼睛一瞅,端翌就知道她想要加醋,把一碟醋拿到了她面前,而端翌才放下筷子,萤就拿了干净的布巾递给他擦汗……

    这简直,甜得发腻好不好?

    奇怪,进了大牢一次,端翌不闻不问,但是并没有影响和他的感,这是怎么回事?

    宝一颗心都放在了这上面,所以竟然没有发觉傅太医在边上一直用粘乎乎的眼神盯着她。

    至于月,虽然是第一次吃平安蛋面,但是家的厨子手艺的确不错,她吃得也十分可口,并没有留意到桌面上这些眉眼官司。

    “端兄弟,一上辛苦你们了,听萤儿说,你还帮我们家消弥了时疫源头的罪名?”

    田喜娘主动向端翌搭话,热的度竟然让习惯了她冷淡待的端翌一时间有点不习惯。

    “小事一桩,何足挂齿。”

    端翌潇洒地道。

    一听端翌度坦然,田喜娘倒也知道端翌这个人不会好大喜功,算是做实了这件事,便道:

    “我怪道村里现在都不骂我们招来时疫的事,原来这件事是端兄弟暗中帮我们澄清的。只是不知道,端兄弟是在哪里到萤儿的?会和她一起回来?”

    萤一听,老娘竟然如此犀利,看来是起了疑心了,便似笑非笑地用眼神描了一眼端翌,言下之意很明白:这祸是你惹出来的,必须由你来担……

    端翌:“……”推荐阿里种田文大神作者的新书《农家荒年》:穿到农家荒年,别人无粮我有粮,别人饿肚我吃饱,扮猪吃虎的感觉叫个!这是一朵伪白莲为求生存周旋六个皇帝之间的故事。

    &l;/&g;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百八百九十五章人逢逢喜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42620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