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得饶人处且饶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一十二章:得饶人处且饶人

    苏老三心里不服,可手上并没有怠慢。他把穿了好几年,扔了都没人捡的帆布球鞋脱下,扯下不知道多少天都没洗过的,放在地上都能直立的一双袜子,在手里揉了揉。

    在苏老二松开捂住阮银嘴的手,苏老三趁他张口大吸气之时,一把将团成球状的袜子,塞进阮扁头的嘴里,还拍拍手上揉袜子余留的杂质。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呕呕殴。”

    袜子一进嘴,阮银比刚被捂住嘴之时,还要更加激烈的挣扎起来。随后,他就连续打起干呕。他不挣扎受不了啊,这袜子还没进嘴,那股说不出的酸臭怪味,就充满了鼻腔。

    还有那干硬了不知多少天的脚汗,被口腔里的吐液化解,湿滑湿滑的非常恶心。

    长时间不洗,粘附在在袜子上的细沙和杂物,随着阮银舌头的搅动,掉落到舌根和咽喉,随着吐液混进肚里,麻麻的、痒痒的,像小虫子一样爬进食道,这感觉,比一刀一刀宰了他还要难受。

    就在他终于忍耐不住,把晚间吃的食物呕吐在嘴里,塞满整个口腔之时,他的腹部受到重重的一击,一股极其强烈的气流,从胃里直冲上来。

    “噗。”

    无处宣泄的气流,顶开了堵住阮银口腔的臭袜子,带着尚未消化的呕吐物,呈放射状喷涌而出。随着臭袜子和呕吐物离开口腔,阮银一下就感觉痛快多了,那一拳重击的剧痛,他甚至没能体会得到。

    “呸,呸。卧槽,你特么还敢喷我?”

    阮银这一痛快,迫不及待打了他一拳的苏老三就遭殃了,他一边吐着嘴里的异物,一边用手在脸上乱摸,差点也把晚餐退赔出来。

    苏老二在苏老三塞住阮银口腔之时,正把他双手后挽,正是阮银头部后仰之际,这一下喷出,从半空带着弧线而落,把个自高大的苏老三喷了个满脸满胸。

    这下苏老三不但受到自己袜子砸脸,还被乱七八糟的污物弄得一身都是,他气急大骂,手上又连续给了阮扁头几拳,打得他“嗷嗷”直叫。

    “别打了,别打了。你们要我怎么做都行。”

    苏老二见阮银被三弟几拳都打软了,也就不再抓着他,任他瘫软在冰冷的地上。

    “老三,还把他嘴堵上,别让人听见。”

    “别别别,我不叫,我不叫,我保证,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叫,我……。”

    阮银一听苏老大还让堵他的嘴,连忙求饶,说话时,也压住喘息,降低声音,以示自己真的不会再叫唤。就是被活活打死,也比被臭袜子堵嘴强百倍。

    “咔嚓”

    “哦……呜呜呜。”

    可没等他说完,苏老二一脚跺在他的小腿上,那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传来,疼得他不由得张大嘴巴,大叫一声并直吸冷气,他在痛晕之前反应过来,立马闭上嘴,只从鼻孔里发出痛楚的声音。

    这一切,站在不远处的袁鸢,在树林里斑驳的月光下,看得很清楚。阮银那痛苦的求饶声和呜鸣,不断的刺激着她那充满仇恨而又柔软的心。

    这个和她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的男人,也是她曾经深爱的男人,更是她恨不得要将他千刀万剐仇人。可见到他眼前这般惨景,她的心又受不了了。

    当苏老二硬生生跺断她的腿骨,阮扁头痛晕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走了过来。

    “你……你过来干嘛。”

    苏老二见到袁鸢过来,赶忙前来阻拦,他不知道阮银是不是还能听见,就没敢叫袁鸢的名字。

    “大哥,三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就这样算了,饶了他吧。”

    袁鸢没有回答苏老二的话,而是对着他的兄弟为阮银讨饶。说完,她又缓缓的退了回去。

    “这畜牲弄了老子一身脏,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苏老三余怒未消,也心有不甘,他再次对着阮银的腰部连踢几脚,一脚更比一脚狠,苏老大见三弟像是疯了一样的猛踢阮银,他至少听到了三次的肋骨断裂声,他赶紧上前拽开苏老三。

    “还不住手?你想踢死他啊?”

    晕晕乎乎的阮银,朦胧中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在为他求饶。随之接连而来的剧痛,又使他一阵清醒,一阵晕厥。

    “我告诉你,在省城,不管是车站、码头还是在窑厂、工地,都有我们的兄弟,你要是想活命,趁早给我乖乖的回家种地,老子以后看到你一次,就断你几根骨头,不信你就走着瞧。”

    苏老三被大哥阻止,还是忿忿不平的对着阮银恐吓起来。

    “滚回家后给我老实点,再敢出什么幺蛾子,就把你全家一锅端了。过段时间,我们就去你家看看,你要不老实,再找你算账。”

    苏老二担心阮银还会找人报复,跟着又补充了几句。说完,三人丢下阮扁头扬长而去。

    “该,那样的人,就是把他活剐了也活该。”

    在场的人,都知道袁鸢的经历,听到阮银的下场,没有一人会同情。

    “原来你们是在正月十五动的手。”

    “袁鸢姐,十五那天,我们都还这里呢。”

    随着袁鸢说完,肖尧也松了一口气,毕竟袁鸢的事可以暂告一个段落了。至于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他回去问问苏老三兄弟就知道了。

    “你们还不抓紧洗洗早点睡?明天一早,迎亲的队伍就到,谁也别想着有懒觉睡。”

    小惠阿姨见没人去洗,她自己把脸上的油彩狠命的洗了半天,但也没有洗尽,只是把原先的大红色,洗成了粉红,看起来更加妖娆。

    听到阿姨如此一说,众人纷纷行动起来。该洗去洗,该走的只好依依不舍的回到晓晴家。等肖尧最后一个洗漱完毕过来,阿姨已经在静儿房间的地上,打好了地铺。

    “阿姨,你带静儿和芳菲姐睡床上吧,我和小雅、小爱就睡这地上。”

    “这不合适,她俩都是客人,就让她们三个人睡床上,我们娘仨睡地上,这才是待客之道。”

    阿姨的话,直接就把肖尧归纳在自己孩子的范围,这让刚刚听到肖尧的安排,还满心欢喜的小爱着急了。

    “阿姨,我们哪里是什么客人啊,您是长辈,静儿又最小,这尊老爱幼,不是您们长辈经常教导我们的吗?我们俩今晚就和肖尧哥哥睡地铺。”

    “是啊,阿姨,你要是让我们睡床上,你睡地铺,我们肯定睡着不安心,也睡不着的。”

    看到小雅和小爱都这么要求,阿姨也只好让步,可这时,静儿却满脸的不高兴。

    “你们都说了我最小,那我也要跟哥哥一起睡。小雅姐姐,你去跟我妈妈睡吧,我都好久没跟哥哥在一起了。”

    静儿无奈,只好对着张晓雅请求起来。小雅怎忍心薄了静儿的请求?她只好看向小惠阿姨,听从她的意见。阿姨也被静儿说的心酸酸的,可是,她也同样好久没和女儿一起亲热了。

    “静儿,你今晚可以和哥哥一起睡,但明晚上,你要赔妈妈一起睡,好吗?”

    “好啊,好啊,妈妈真好。”

    静儿不但嘴上说着,也用行动,亲了妈妈一口来表达。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小惠阿姨就起来,她看到静儿无比乖巧的依在肖尧怀里沉睡,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心里也十分欣慰。

    阿姨在洗漱过后,才来喊醒大家,让他们一会都要起床,听到迎亲的爆竹响,就要尽快赶到晓晴家,一同送新娘子过门。

    “五一”当天,阳光灿烂,蓝天悠悠,万里无云,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的天气。随着在村外放哨的人一声呼喊,负责放鞭炮的小伙子,点燃了长长的一挂边炮。

    早早等候的满村孩童,一窝蜂弯腰抢拾抛到半空,洒落满地的糖果,

    此时,迎娶新娘正式拉开序幕。

    迎娶,又叫“迎亲”,是由新郎亲自到女家迎娶新娘。新郎一大早来女方家娶亲,迎亲队来时,要绕远道行走,不可走回头路。

    周三带着迎娶的队伍到来后,晓晴家的大门,被同村的大姑娘、小媳妇和一众女友们紧闭、关锁。这一方面是显示女方家族的尊严,另一方面是故意捉弄迎亲者。

    迎亲者怕误了时辰,只有在门缝里,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塞进早已备下的红包,付足了“开门钱”才能了事。

    周三今天的新郎装,是一套崭新的浅色西服,笔挺的裤子,鲜艳的领带,左胸上的外口袋里,插着露出三个尖角装饰。擦得纵明瓦亮的尖头皮鞋,都能照的见人影。

    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时髦的装扮了。再看他的头发,那是相当讲究,大背头梳理的一丝不乱,油光闪闪,苍蝇杵拐棍上去也会崴了脚,不知用了多少发蜡、发胶,肖尧看着都担心会滴落下来。

    肖尧昨天不告而辞,令周三非常恼火,安排好他伴郎和压床的角色,也只能临时换人。此时见他在那挤眉弄眼的,他双目圆瞪,真真恨不得上前和他对决一场。

    “新郎官,你今天可是和往日大不一样啊哈哈,简直就是帅呆了、酷毙了。这才像个人模狗样儿哈哈哈,你往常那自由散漫,吊儿郎当的德行,以后可就得改掉啦哈哈哈。”

    肖尧也不是个省事的鸟,见到周三敢瞪自己,立即就向他开火。这结婚三天无大小,可是当地非常流行的民风。这玩笑,现在不开,更待何时?

    周三见自己不瞪眼还好,这一瞪眼,竟然招来肖尧似褒实贬的调侃。也引得前来观看的众人哄堂大笑,他气得把推着的自行车往边上人手里一送,就要上前和肖尧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