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百年修得同船渡-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五十八章:百年修得同船渡

    肖尧正要抓住岸边的树根来固定位置,没想到身后的小玲一个起身,猝不及防之下,他和小玲同时落入水中。小玲可是个旱鸭子,这一落水,就“扑腾”起来。没“扑腾”几下,就往水下沉去。

    不会游泳的人,只要不是走进水池。而是掉进水里的,不管深浅,都难以站起来。浅水的游泳池也能淹死人,就是这样发生的。

    “啊,哥哥,快救人啊。”

    坐在树荫下还没来得及起身的乔凯,一见肖尧两人落水,傻楞着想不通。这都靠岸了,还能翻了。他还是听到妹妹的叫喊,这才跑了过来。

    好在肖尧这次没被腰盆盖住,他一出水面,见到小玲向下沉没,他赶紧伸手从水下捞起小玲。小玲感受到肖尧伸过来的手,这时候,她连救命的稻草都不会放过,怎么还会舍弃这双粗大有力的手?

    慌乱中小玲也顾不得许多,顺着肖尧的手就扑到他怀里,然后双手环抱住肖尧脖子,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在肖尧身上,死死抱住不放。

    岸边没有菱角秧,水也只到肖尧胸口,肖尧站在水里,搂着小玲,极力安慰的拍着小玲的后背。

    等乔凯听到妹妹的叫喊,来到塘边,他俩已经站稳没事了。

    “水不深,你站起来也能达到底。”

    肖尧想把腰盆翻过来,就必须让小玲先松手。可小玲就像没有听见一样,紧紧抱着肖尧不放,浑身还在不停的颤抖。她这不是冷,是害怕。

    夏天的衣裳本就单薄,小玲上身穿着的,又是白色的的确良衬衣,这会落水湿透,就跟透明的一样。她紧贴着肖尧的前胸,一对丰乳挤压得肖尧万分尴尬。

    “你快送我上去,我不要站在这里。”

    像小玲这样怕水的人,只要水深达到腰部以上,就会受浮力影响而站立不稳。肖尧看着小玲那近乎透明的上身,心里很为难,不要说自己,岸边还有乔凯呢。

    小玲说话过后,见肖尧没动,小玲转眼也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娇嫩肌肤,连忙“啊”的尖叫一声,不顾死活就把自己身体往水下沉去,只留下脑袋露出水面。

    “你快走啊。”

    小玲对着乔凯的喊声,都带着哭腔。乔凯只顾想着下水救人,哪里注意到小玲形象?这时他刚来,小玲就听到让他走,他才反应过来,连忙“哦哦”两声,转身跑开。

    乔凯刚离开,乔艳急急划着腰盆过来。梅丽的大姨手里拉着一卷长绳,也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你们这是要吓死我啊?不是说好了不准下水的吗?”

    看到肖尧和小玲缠在一起,就在岸边,大姨慌乱的心才安定下来。孩子们在水塘采菱角,她可一点也没大意,一听到他们的尖叫,她吓得赶忙抓起预备下的长绳就赶了过来。

    菱角塘有人溺水,是不能下去救人的,只能在长绳前头拴个棒槌,扔过去让溺水之人抓住,救人的人在岸边往回拖。

    要不然,下去几个就会被缠住几个,救人不成,还要多搭上几条性命。这是千百年来,多少人用生命换来的经验。

    “呃……,我们不是下水,是不小心把腰盆弄翻了。”

    其实不要肖尧解释,大姨说话后,看到底部朝天的腰盆,心里也就明白了。

    “这幸亏是在岸边,要在菱角秧中间,那就麻烦了。快,扶她上来。”

    大姨一边和珊珊上前扶住梅丽两人的腰盆,一边让肖尧把小玲抱上来。

    “大姨,我……我不能上去。”

    小玲羞怯怯的说了一句,低下头不敢再看。乔凯是走开了,可她们的尖叫,这时也引来了村民的围观。

    “没事了,没事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人家两口子下水玩,都别大惊小怪的了。”

    大姨站在近处,即使有水挡着,她也能看清小玲在水下的身躯。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做着轰赶的手势,村民都善意的笑着各自归家。

    阿姨把村民赶走,自己连忙回家拿来一件厚衣裳,等肖尧把小玲一抱上岸,就用厚衣裹住小玲的上半身。

    “到我家先把衣服换了,然后洗洗晒着,这大太阳,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穿了。”

    “谢谢阿姨。”

    小玲感受到大姨备至的关怀,憋闷的心情一下畅快许多。

    “你还下去干嘛?也回来换衣服,一同洗洗晒晒。”

    看到肖尧把小玲送上岸,又返身下水,大姨有点生气了。这些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我翻了好多菱角,都掉水里了。岸边水不深,我把它们摸出来。我不换衣服,就这样穿着舒服。”

    肖尧真不愿换衣服,这会全身湿衣服穿着,实在是痛快。想下水游泳不行,这掉下来了,怎么也要在水里多呆会。

    “把飘着的捞捞,沉下去的就不要了,可不敢往中间去啊。”

    大姨说完,不再管肖尧,带着小玲就回家换衣服。看到小玲走了,乔凯这才又走了回来,他蹲到塘边,伸手捞起飘在水面上的嫩菱角。

    “都怪你,馋猫一样,等会吃不行啊?”

    “我哪知道他们会翻啊,看他们在水里划的不是挺稳的吗。”

    妹妹上来就抱怨他, 乔凯真是冤枉。不过,乔艳说的不是没道理,要不是他急着要吃,他们在水里也许不会翻。

    “翻了好,这会才舒服。”

    肖尧一接话,梅丽冲他直翻白眼。

    “我知道了,是你没安好心,故意弄翻的,想占小玲姐便宜。”

    “你……,我占得着吗我?”

    肖尧被梅丽一句话,呛得结结巴巴的,他气得奋力掀起翻在身边的腰盆。

    “哈哈哈,你是不是想占便宜,只有你自己知道。要不要把我俩也弄翻下水,给你饱饱眼福?”

    “你个乔疯子,你要想让他饱眼福,你就跳下去,别拉着我陪葬。珊珊,你去大姨家拿个葫芦瓢来给他勺水,把水搞完再来采菱角。”

    梅丽被乔艳也给气着了,她把背下喊乔艳的外号,都脱口说了说了出来。

    “好好好,不说了。我俩再去,还没摘一点点呢。”

    肖尧不等珊珊动身,一把抓起腰盆,倾斜着把里面的水倒尽。然后悬空翻过,正放在水面上。

    “哇。乔疯子,他那么瘦格狼筋的,怎么那么大力气?太帅了。”

    “你不是又犯花痴了吧?他没力气,怎么一个人把我哥他们六个人,打得屁滚尿流的。”

    “咳咳,咳咳。女孩子说话,要注意文明用语。他只是打得他们五个人那啥,我又没上。”

    乔凯躺着中枪,只能干咳着提醒妹妹。这糗事细节,梅丽都还不清楚。乔凯可是和她妹妹说好不要说出去,没想到,现在被妹妹当众出卖了。

    梅丽这时也是惊得长大了嘴巴,乔凯的话,无疑是证明了肖尧一个人打过他们五人,就算是乔凯上前,也只有挨打的份了。

    别说梅丽在那张着嘴巴,珊珊虽说也听梅丽在路上说过肖尧。可这会听说,肖尧把在南街没人敢碰的凯哥一帮人都给打了,她那吃惊的程度最为夸张。

    “你……你们俩打过架?那怎么还在一起玩?”

    女孩不懂男孩,女孩子在一起闹了别扭,别说打架,只要口头上产生纠纷或者对骂,亦或仅仅是心里不舒服,都有可能老死不相往来。

    珊珊见到肖尧和乔凯一起出来玩,没见他俩有一点芥蒂,她哪里能想得通。

    “切,你一个小女孩懂什么呀?我们这叫不打不相识,男人胳膊跑得马,宰相肚里能撑船。哪像你们,一个个的小鸡肚肠,有事没事就不理不睬的,还美其名曰:我俩不讲话了。说到底就是老表弄船,说翻就翻。”

    “凯哥,你别说大话。我看你是打不过肖尧,才和他玩的。你要是打得过他,不欺负他就算好的,才不会理他呢。”

    “哥,你是在笑话肖尧刚刚翻船了吧?哈哈哈,他们这不叫老表弄船,叫小两口玩腰盆,说翻就翻。哈哈哈。”

    乔艳正把腰盆往塘中间划,她在说这句笑话时,没有看到小玲已经换上大姨的衣服,来到塘边。她听到乔艳的玩笑话,心里微微一凉。

    梅丽坐在腰盆中间,回头看到了小玲,但她没有提醒乔艳,自在后面“嘿嘿”的坏笑着。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句话虽然颇具神话色彩,却也足以说明,在人世间,两个人能同船共渡,已是不易,要成为夫妻,又是多么难得的缘分!

    相逢即是有缘,就需要好好珍惜这难能可贵的缘分。而夫妻却是从茫茫人海里,由相会、相知到相爱,这种缘分,好似冥冥之中的天意。

    肖尧把腰盆里的水倒完,爬上岸,看到小玲脸色不好。就关切的问她是不是呛水了不舒服。小玲看到肖尧那焦急的脸色,心里一暖,微笑着摇摇头,示意肖尧上去,她还要上腰盆,和肖尧一起采菱角。

    “珊珊,凯哥,你们俩帮他们扶着。”

    见到小玲还要上腰盆,梅丽赶忙对躲在树荫下吃菱角的两个人大喊起来。他俩到来后,肖尧扶着腰盆没上去,这次要让小玲坐前面采菱角,他要坐后面。

    肖尧是想着让小玲玩玩,小玲想着肖尧是累了,她也没说什么,就首先上到腰盆里。等她坐稳扶牢后,肖尧才在乔凯和珊珊的帮助下,坐到腰盆中间,再次向着水面中央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