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不见静儿没着落-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五十九章:不见静儿没着落

    他们划过原先翻过的路线,小玲随手摘了几个嫩菱角扔到后面。

    肖尧惬意的剥开一个,学着小玲刚刚的模式,也把第一个塞进小玲嘴里。小玲吃在口里,甜在心头。她觉得,这个菱角,比她自己刚刚吃的都甜多了。

    这一刻,她把刚刚听到乔艳的话,感觉到的心里不适,忘得干干净净。

    如此又过了一段时间后,肖尧一身的湿衣已经干了。肖尧估摸着小玲的衣服也差不多晒干,他还惦记着老爸说要在晚饭前要赶回去事,就提出结束这趟采菱角活动。

    乔艳和梅丽还有点不舍,想挽留他俩在这吃了晚饭再走。但肖尧很坚决的要回去,几人只好作罢。

    两人回到牙医诊所门前,送了很多菱角给姑奶奶和老太太,取了放在门口的自行车,一路不再耽搁,在厂里晚饭前,准时到家。

    “你牙齿装好了,尽快去省城看看爷爷奶奶,放假这么久都没去,别让他们老是担心,该怎么说,不要我教你吧?”

    晚饭的时候,肖父看到肖尧已经完全和没有受伤前没有两样了,想到城里的爷爷奶奶,一直会惦记着这个大孙子,就吩咐肖尧去给老人家看看。往年一放假肖尧就去,现在晚了一个多月了。

    “嗯嗯,我知道。”

    肖尧一边吃着饭,一边点头答应,小玲在边上听着心里痒痒,可不敢说出来。她也知道,夏季厂里忙,想跟着肖尧一起去,很不现实。

    肖父虽知小玲想跟着一起去,但他也担心,两个孩子老是单独在一起难免出事,就狠心不说了。肖尧晚饭后就骑着车子回家,他把新采的菱角留了大部分在厂里,他急着送一些回家,给老妈尝尝鲜。

    肖尧第二天一早,就独自乘车来到省城爷爷家。面对老人的询问,他随口说是因为学习上事,扯个没时间来的谎。

    他吃了饭,就急忙去往火车站。不到省城也还罢了,来了见不到静儿,他心里没着落,就什么也不管,急着前往周镇。

    到了火车站,肖尧也想去看看小爱在不在父母这里,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进了售票大厅。

    大厅里排队买票的人不多,但由于气温高,整个售票大厅,汗味和狐臭味再加上劣质香烟的烟味,令人作呕。

    一个人的旅程很枯燥,闷罐车厢内也很闷热。肖尧热的很心烦,想睡也睡不着,好在所用时间有限,在天黑之前,肖尧来到汽水厂门口,走下长途班车。

    “肖老板?肖老板来啦!”

    班车在厂门口停下,赵大和赵二正要往车上搬运汽水,一见到肖尧,赵二就大叫起来。灌装汽水车间还在老库房,紧靠马路边上,他这一声大喊,里面的人都听见了。

    没等肖尧和赵大寒暄完,呼呼啦啦从仓库里走出一大帮人。小惠阿姨和周敏,以及何碧香与田倩加上袁鸢不说,就连钱叔叔和晓晴他们,杨姐连带职工都迎了出来。

    肖尧很尴尬的挠挠头,和大家一一招呼。

    “都回去忙吧,今晚把任务做完就下班。”

    晓晴首先发话,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回去了,只留下小惠阿姨和周敏。

    “肖尧,发生什么事了?你到现在不来,静儿都没心思学习,整天嚷嚷着要去省城,她现在就在你办公室里。”

    肖尧一听阿姨这么说,都没来得及和周敏说话,拔腿就往公社大院跑去。

    “阿姨,在他心里,静儿永远是在第一位的,我们这些人和这什么厂啊,好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周敏自嘲的笑笑,拉着阿姨也回到仓库。

    大院里已经人去室空,静儿晚饭后,就来到肖尧的办公室。回来这么多天,她除了回家去看过爷爷,基本上都是在这里看书写字。在这里,她仿佛就能感觉到肖尧的存在。

    “肖哥哥,你可来了。呜呜呜呜……你都快把静儿想死了。”

    当肖尧出现在门前的一刹那,静儿抬头看到,就急忙跑了出来。她一头扎进肖尧的怀里,放声哭了起来。

    “哦,静儿不哭,都是哥哥不好,这么久才来。不哭不哭,我这不来了吗?”

    肖尧一把抱起又长高了不少的静儿,一边哄着,一边伸手为她擦泪。

    “都怪我妈妈,我说不要回来,去农村找你,可我妈说,你没来一定有事在忙,让我跟她先回来,等你事情忙完,就会来看我的,谁知道你忙了这么久,嘻嘻嘻。”

    再怎么说,静儿还是十多岁的小孩子,变脸比翻书快,她这边泪痕没干,那边就开始抱怨母亲,紧接着又笑了起来。

    “静儿,哥哥这回在这多陪你几天,然后你就和我一起回去上学,好不好?”

    “好啊,好啊。可是……。肖哥哥,你还没吃晚饭吧?我去叫妈妈给你做晚饭吃。”

    静儿话说一半,突然改口,肖尧没在意,一把拉住想要外出的静儿。

    “妈妈在忙,我们就不给他们添麻烦了,你陪我到镇上去买点吃的就好啦。”

    静儿想想也是,一点头,“嗯”了一声,跟着肖尧就往外走,刚来到大院门口,田倩就迎了上来。她看到肖尧和静儿一起走出来,连忙问道:

    “你们这是要去哪?”

    “肖哥哥还没吃晚饭呢,我陪哥哥到镇上吃饭去。”

    田倩爱怜的上前摸摸静儿的俏头,看着肖尧。

    “你刚赶到这,又累又饿的,就别出去吃了。阿姨和周厂长知道你一定没吃,就让我下来给你做晚饭,她们帮着我做完剩下的。食堂里有点菜,我现在就是来告诉你一声,顺便再去买点菜。”

    “那么费劲干嘛?我一个人随便吃点就好了。这大热天,还不够折腾的。”

    肖尧说着,带着静儿还要去镇上吃,田倩不满的伸手拦住了他。

    “你这么长时间不来,大家都在心里念叨。要是在上学还情有可原,这放假都好久了,我们这谁过得都不安心。你还是别跑了,我去给你做一顿晚饭吃吧。”

    田倩说着就鼻子发酸,眼圈微红。肖尧赶忙打断她的话,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也是特殊情况,这事回头再说。眼下都什么时候了,哪里还能买到菜?你跟我一起,我们三个去吃,食堂也没啥好吃的啊哈哈哈。”

    肖尧伸手把田倩也拉着,他一手一个,拽着她俩就走。

    不用太多的语言,肖尧这一个动作,就把田倩的心彻底融化了。若是肖尧单独拉着她,她也许还会不好意思。可这会静儿也一起在,田倩也就顺着自己的心思,不做一点忸怩。

    饭店还是那个饭店,老板对肖尧是最熟悉不过的了。他一见到肖尧,非常热情的招呼起来,在问明肖尧就三个人吃饭后,也不用肖尧点菜,他让肖尧稍坐喝茶,直接就去到厨房抄家伙干活。

    “肖哥哥,你这么久都是在复习,要准备考试吗?我都以为你不要静儿了呢。”

    “啊?嗯啊,是啊,不过哥哥再怎么忙,也不会不要静儿的。这不,一忙完我就一个人跑来了吗?”

    对着别人撒谎,肖尧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可对着静儿撒谎,肖尧还真不习惯。田倩看出了肖尧是不想对静儿多说,连忙接过话头。

    “阿姨和静儿从省城回来,说你放假好几天都没去省城,大家都很着急。要不是厂里实在太忙,我们都要去看看你到底咋了。”

    “你们先吃着,还有几个菜马上就得。”

    老板很快就炒好一道菜端来,还顺手拿来了一**酒和两**汽水。

    “老板,我一个人,就不喝酒了。”

    “你先和她俩喝着,我炒完菜就来陪你喝,这大忙季节,我这也没啥事,难得你来,我也偷个闲。”

    老板转身走了,肖尧想想,把汽水打开,给了田倩和静儿一人一**,自己也把酒杯斟满。

    “要不,我陪你喝酒吧。”

    田倩见肖尧倒满酒并不喝,怕肖尧一个人喝酒没兴趣,就想舍命陪情人。

    静儿也歪头仰脖子看着肖尧,四方桌,肖尧三人只坐了两方,静儿就坐在肖尧身边,而且不顾天热,紧紧的贴着肖尧的身体。

    “这天气,酒有什么好喝的?你们就喝汽水,我喝酒。”

    肖尧本意是想等老板来再喝,他先吃点菜垫补一下空空的胃。这会见田倩急着要陪自己喝酒,干脆一口把酒杯喝干了。

    “肖老板,来我俩先干一杯。你听说了吗?上面又不知道要怎么干了。”

    老板麻溜的炒完几道菜,坐到桌边和肖尧喝了一杯酒后,忧心忡忡的说了一句。

    “听说什么?我晚上刚来,啥也没听说。”

    “唉,我这也是小道消息,听说上面要搞什么摘红帽。”

    老板看看静儿和田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

    “摘红帽?什么红帽?”

    肖尧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他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这次,老板看看静儿和田倩,就摇摇头不再往下说了。

    “没事的,老板,我敢向你保证,她俩不会到外面说一个字。”

    看到老板有顾虑,肖尧知道这一定牵涉到什么。他在说话时看着静儿和田倩,她俩都肯定的点点头,静儿还认真的“嗯”了一声。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上面还没传达下来。这红帽啊,指我们这些挂靠大队或者公社的私人企业,就是不知道上面会怎么个摘法。我想着你是从省城来的,消息比我们灵通,谁知道你还一点不知道。”

    肖尧嘴角弯起俏皮的弧度,原来红帽就是这玩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