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见势不妙拔腿跑-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七十一章:见势不妙拔腿跑

    肖尧往那个方向跑,围观的人群就闪开一段距离,但没有敞开缺口。

    “你跑的了吗?早知道害怕,就别耍嘴皮子啊。现在你就是害怕都晚了。”

    看到肖尧没跑出人群的包围圈,那人度着方步,慢慢走来。他要好好的来玩个猫戏老鼠的游戏,也让众邻里领略一下他的威风。

    “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怕你,我是怕他们。”

    “我们又不打你,你怕我们干嘛?哈哈哈。”

    在众人的嬉笑声中,肖尧又往前跑去。在他靠近人群边沿时,大家又是让开一段距离。

    “你们这么多人,我要是把他打了,你们不打我,谁信啊?”

    “小伙子,你别跑,你要是真敢和他打,我敢保证这里没人打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每个人同样也有看不惯或者说是敌人的人。

    给肖尧放心话的人,也是一个和那人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不说他俩之间有没有过节,反正他就是属于看不惯他的人。

    经过几次的折腾,那方水塘已经尽在咫尺,肖尧站下,看着说话那人,眼里满是真诚。

    “大哥,我不是信不过你,我一个外乡人,人单势孤。打狗都要看主人,你们这么多主人在此,他就是狗来咬我,我也不敢还手。”

    “你特么的骂谁是狗呢?”

    肖尧这句话,捧了周围的人,却实实在在的骂了那人一个狗血淋头。那人气得再也没有心思玩弄下去,一个健步就冲了过来。

    “你们谁也不许帮手,谁帮就是跟我过不去。”

    “我们保证不帮,有热闹看,干嘛自找麻烦啊?”

    他们这边话音刚落,那人飞跑过来,右拳带着风声,直击肖尧面门。

    “老少爷们,我信你们了,他欺人太甚,你们别怪我出手教训啊。”

    肖尧没有回击,再次闪身躲过,他所要的目的和环境已经得到。他在说完之后,单腿向前一步作为支点,抬起左腿,一个转身横扫。冲过来的那人猝不及防,被结结实实的扫在腰上。

    “哎吆,你特么的还真敢还手?我弄死你。”

    他确实没想到,说了半天大话,一直躲着跑路的小家伙,真的会给他来一下子。不过,这一下不重,他只是踉跄了几步,立即怒吼着又冲了上来。

    “唉,花架子,有形无力。”

    “是啊,身段挺灵活,难怪他跑到这里来,场地够用才能跑的开。”

    会看门道的人,见肖尧一出脚,就纷纷议论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肖尧再次绕过冲来的汉子,折身来到他的背后,接着他的冲势,又是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上,那人一个狗吃屎,趴到在地。

    “呸呸,小子,有种你别躲?”

    那人没吃到屎,倒是吃了一嘴的杂草。连续两下中招,他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自认为肖尧只是有巧劲没力气,不能把他怎么样。

    肖尧也是确实不想把他怎么样,即使这里的人不帮,还有派出所。真要是打的重了,公家不会不插手,这与在老家和周镇可不一样,那里都是熟人,啥事都好变通。

    “我躲不躲,你都不是我对手,给你这两下子,就是让你知难而退,别再纠缠我。你说的没错,咱俩无冤无仇,何必生死相拼?”

    “臭小子,我知道你嘴皮子厉害,你要真有本事,就别跑。”

    肖尧看看前方的水塘,指着水塘对那人说道:

    “我跑不跑你别管,我只要把你打进水里,咱俩就一笔勾销好不好?”

    那人看看来着还有十来米远的水塘,想着我只要不追着你过去,你怎么把我打进水里?只要你追我,那就好办了。

    “好,这是你说的,你特么要不把我打进水里,我就跟你没完。老子闲着也是闲着,拿你练练手也好。”

    他说完,还向后退了几步,引诱肖尧前来。

    肖尧见他不进反退,脸上诡异的一笑,在电光火石之间,冲上去,给他一个响亮的嘴巴。肖尧早就想抽他嘴巴了,换个场景,他根本不会等到现在,也不会手下留情,至少要打落他几颗牙齿。

    这一嘴巴,力道不重,但很响亮,周围的人都哈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骂人不带妈,带妈打嘴巴,这小子好玩。”

    “我都看花眼了,没见到他是怎么过去打的。再来一个,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再来一个。”

    那家伙冒不通被打了个响亮的嘴巴,他一手捂着被打的脸,还在惊愕中,听到大家起哄,不由得怒火万丈。哪里还记着要远离水塘这码事,对着肖尧就撵了过来。

    为了更加激起他的愤怒,也是为了迎合大家的意思,肖尧在他快冲到面前时,又在他另一边脸上,抽了一个更加响亮的耳光。

    “哇呀呀,我要弄死你。”

    失去理智的家伙,根本没有注意肖尧绕圈跑路的方向,追着他一路紧跟,等肖尧一个转折,他眼看手指已经碰到肖尧的衣服,就更加卖力的冲开大步,想把肖尧紧紧抓住,狠揍一顿解气。

    就在他即将抓住肖尧的期间,肖尧又是老一套,返身折到他身后,对着而他的屁股就是一脚。这一脚,没有让他再次来个狗吃屎,而是跌跌撞撞的向前扑去。

    肖尧没有停下,而是追在后面,不等他停下站稳,跟着又是一脚,就这样连续三脚,那家伙就到了池塘的边沿。可等他发现眼前就是水塘,反应过来,转身想往回跑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这时候,只见肖尧高高跃起,这次他不是用单脚,而是一个双飞,两只脚同时踹在他的胸口上,那家伙“噔噔噔”连退几步,“哗啦”一声,整个人仰面跌进水里,溅起高高的水花。

    在那家伙进水的一瞬间,现场除了水声和那人的惊叫,现场一片寂静。大家一个个的瞠目结舌,谁知道,这小家伙刚说要把他打进水里,这还没一会,他就真的把人打进水里了。

    这不单单是靠武力就能解决的。在他们想来,即使肖尧扬言要把那人打进水塘,最多是把这人打倒在地,然后把他拖着或者抱起来扔进水里,没想到真是直接了当的打进水里。

    场面上的安静,不带表水里的家伙就认输了,他在惊呼中连呛了几口水后,浑身**的爬了上来。

    “你特么敢耍奸,我饶不了你。”

    “丢人现眼的东西,自己说过的话当放屁啊?小兄弟手下留情,没把你打伤打残,就是给足了大家的面子,你还想要怎样?还不滚回家去。”

    这一声很有威力,那家伙听后不敢多说一句话,狼狈的顺着水塘边溜走。肖尧听这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就循着声音看去。

    身后的人群里,一个中年以上的黑大个,如鹤立鸡群般的矗立在阳光下,他头上戴着一顶,在当时还很时髦的大帽檐遮阳帽,脸上戴着反光能照见人影的墨镜,整个脸的上部,完全被遮挡了起来。

    白绸缎的衬衣,同样布料的黑色裤子,在晨风里不停的晃动。他手里拿着一把半开着的,大大纸折扇,脚蹬一双皮凉鞋,正用闪亮着反光的眼镜,看向肖尧这边。

    虽然肖尧只能看到他半张脸,也觉得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这人是谁?又在哪见过?黑大个见肖尧看着他不动也不说话,就对着肖尧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肖尧可没敢妄动,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在没弄清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形下,还是在水塘边比较安全。最起码一点,真要打起来,不会腹背受敌。

    还有一点,越往北,会游泳的人越少,技能差距也越大。

    在肖尧把那人打进水塘的时候,最紧张的人就是赵大,他害怕这些人不守信用,一拥而上来群殴肖尧,真要那样,他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肖尧逃离。

    此时他见那黑大个对着肖尧招手,而肖尧在犹豫,就来到肖尧身边,在他耳边说道:

    “我有一次在花老板家见过他,他俩很熟的样子。见到我去,他就走了,虽然只是一面,但他那么特殊,我记得很清楚。”

    “我听他话音耳熟,看他的脸,也好像在哪见过。看来这欠钱不还,不仅仅是拖欠那么简单的事。你小心点,看到势头不对,你就死命的跑,千万别管我,只要你跑了,我就没事。”

    “这……我丢下你跑了,回去怎么向周厂长交代?她会把我们兄弟俩都开除的。”

    “叫你跑你就跑,别死脑筋,你不跑就是我的累赘。知道吗?”

    看到肖尧和赵大两人在那小声商量半天,黑大个也不催促,脸上带着笑容,释放出善意。还把手里的折扇,“呼啦”一下全部甩开,在胸前小幅度的摇晃起来。

    肖尧那么坚决的让赵大见势不妙就跑,赵大怎能不理解肖尧的想法?自己不跑,确实是他的累赘,可当真丢下老板独自跑了,这叫他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就在赵大十分为难之际,却听到黑大个对着围观的众人说道:

    “都散了吧,散了吧。别看了,这小伙子是我家亲戚,你们热闹也看过了,该干啥都干啥去。”

    听到黑大个这么一说,赵大立即就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