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吓人会吓死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吓人会吓死人

    赵大多冤啊,他被吓得要死要活的,小心肝都快呆不住胸腔了,原来是肖老板在和他开玩笑,他忍不住埋怨道:

    “肖老板,不带你这样吓唬人的。他是你家亲戚,你还在这有板有眼的让我跑,这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你别听他胡说,我们家根本就没这号亲戚,这人就是一个恶毒的笑面虎。你要信了,到时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你就按我说的,见机不对就先跑,跑的越远越好。”

    黑大个不说是肖尧亲戚,肖尧还在猜想在哪见过,他这么一说,肖尧认定黑大个动机不纯,保不齐他俩之间就有什么过节。

    他就是再糊涂,自己家的亲戚还能不认识?就连黑大个驱散人群,他也认为他是为了掩人耳目。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肖尧让赵大落在自己身后,硬着头皮,走向黑大个。他驱散了人群,对肖尧和赵大跑路,也是有好处的。

    “肖尧,你这次来,怎么没把你静儿妹妹一起带来啊?她不也是放假了吗?”

    肖尧没到近前,黑大个直接叫出肖尧的名字,他的问话,一下让肖尧醒悟过来。可不是亲戚吗?不是自己这头的亲戚,是静儿家那头的亲戚,黑大个的话说的一点没错,那也是亲戚啊。

    听到黑大个叫出肖尧的名字,还提到静儿,赵大再傻也知道这不是外人了。

    他在后面偷偷的瞪着肖尧的脊梁,他心里恨啊,这肖老板装起来也太真了,竟然把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拿出来吓唬他,要是跟他多出来几次,这小命不是被打死的,而是被活活吓死的。

    “舅爷爷,您这样打扮,我哪里能认出来?您怎么在这里啊?”

    “哈哈哈,我家就在这里啊,难道我表哥没对你说过?走走走,外面热,到家里说。”

    要不是在这里见到,肖尧都想不起来了,和钱爷爷在一起,谁会想着说道你啊?肖尧咋心里嘀咕着。舅爷爷热情的拉住肖尧的一只手,迈开大步就往回走,肖尧一步跟不上一步,等于是被他拖着在前行。

    “花老板的媳妇去通知我的时候,我一听就知道是你来了,等我赶过去一看,见你正在逗着二蛋玩,我就没喊你了,身手不错啊,难怪表哥在过年的时候,把你夸上天。”

    “呃……这个舅爷爷,您能不能走慢点,我这跑不跑,走不走的,大腿肌肉会拉伤的。”

    可不是吗,肖尧被他拉着走,步伐跟不上,别提多难受了,而赵大在后面,就是在小跑。

    “哈哈哈,我这一高兴,就喜欢走大步,人家都是三步两公尺,我是一步一公尺。你跟不上就对了。哈哈哈。”

    舅爷爷说着就松开了肖尧,也放慢了脚步。肖尧抬头看看,见他脸上堆满掩饰不住的笑容,真不知到他这喜从何来。

    舅爷爷带着肖尧二人,来到一个木材加工厂,里面的几个工人,正光着上身,把粗大的整颗树干,搬运到一个椭圆形转动的大型电锯上破开,破开的木板,大约有五公分厚度,整齐的码放在一边。

    电锯那巨大的噪声,让人就算对着耳朵说话也听不见。三人直接穿过加工厂,舅爷爷在路过配电柜时,直接将一个电闸拉下,闹人的噪声立即消失。

    “你们都回家吧,今天上午不干了,下午睡一觉,晚点再来。”

    舅爷爷对着几个工人说完,又带着肖尧,走进了一处三间砖瓦房。中间的客厅很空,只有两张办公桌,孤零零的一边一个靠墙放着,上面布满了木屑和灰尘,看起来很长时间没有使用了。

    舅爷爷没有在客厅停留,而是继续向前,来到客厅的左边,推开一扇房门。

    “快到里面坐,这加工木材,就是太脏太吵,还赚不了几个钱,我早就不想做了。”

    肖尧一进门,里面和外面那真是天壤之别。房间里,对外的两个窗户紧闭,还用白纸,将木窗的缝隙全部糊上,屋顶正中,吊着一个四页的电扇,舅爷爷一拉开关绳,扇子慢慢的转动起来。

    靠里手,有一张比外面稍大一些的办公桌,而吊扇的下面,是一圈矮椅子,正好配备摆在中间的一个茶几使用。

    茶几上,放着一套茶具,五六个小茶杯,只有喝酒的小酒盅大小。就算是肖尧,此时也是初次见到。

    肖尧虽是第一次见到,他没搞清也就没问,赵大就更不敢说话,只是在那看稀奇。

    舅爷爷从柜子里拿出一包茶叶,对着肖尧扬了扬。

    “我这是铁观音,是福建茶,我有个战友是福建泉州的,他每年都给我邮寄一些过来。就算在这镇上,也没几个人能喝到。”

    “铁观音?我听说过,但没见过,是不是形状就像观音娘娘啊?”

    肖尧虽是想保持沉稳,但还是没忍住那年少的好奇心。

    “哈哈哈,你就和我当年在部队一样,第一次听战友说铁观音,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喏,你看看。”

    肖尧迫不及待的伸手接过,打开包装一看。

    “这么好听的名字,怎么形状就像晒干的地苔子(农村雨后才会出现的一种植物,可以食用)一样?这不是瞎糟蹋观音娘娘的形象吗?”

    “哈哈哈,我战友说了,这铁观音的名字啊,是指茶树的名字,具体有什么典故,他也不知道。”

    舅爷爷手里拿着水壶,现去烧开水。

    “肖老板,他是静儿的舅爷爷,那就是钱叔叔的表叔啊,他和花老板那么熟,为什么会扣押我们货款不给?”

    肖尧回头看看舅爷爷出门带上的房门,让赵大坐下。

    “你先别着急,我们不问,他也会说,但有一点我知道,他过年时,就想和我们合作办汽水厂,我没搭理他这个茬。”

    赵大一听,心里又腹诽起来,感情你们过年就见过,今天摆这一出,就是想吓死我啊。

    可他不知道的是,过年那时节,舅爷爷穿的厚实,年纪也显得比现在大得多。在这又换了陌生的环境,肖尧一时想不起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你们别急啊,泡铁观音,一定要现烧的开水,想喝功夫茶,就要静下心来慢慢的品。”

    舅爷爷进来,把茶几上的小杯子,一起放进一个大茶碗里,又抓了些铁观音茶叶出来,放进一个小壶。

    “这套茶具,也是我战友给我寄来的,他说喝铁观音,不能像我们喝绿茶一样,把茶叶始终泡在水里,要现泡现喝,保持茶叶在无水浸泡状态。”

    舅爷爷收拾一下,又转身出去,一会就提留着烧好的开水进来了。他先把开水倒满大茶碗,用一个木制的镊子夹着小茶杯,洗出来三只就不洗了。

    然后,他把装上茶叶的小壶倒满,随即又把小壶开水倒干,再次倒满开水。肖尧看着他那粗大的双手,不停的伺弄着小巧的茶具,真担心他一使劲,会把茶具弄碎了。

    “第一次冲泡,叫洗茶,这第二次才可以喝。”

    “舅爷爷,这就是传说的茶道吗?”

    肖尧伸手想端起小茶杯喝一口,可是触手太烫,他赶紧放弃了。

    “茶道谈不上,喝这茶,要讲究起来,是讲究不尽的,我也就是沾了战友的光,才有口福喝几口。这泡茶的几道工序,我只会这么点,喝上嘴就得。”

    舅爷爷说着,伸手端起面前的小茶杯,就在嘴边吸了一口。

    “来,来,你俩尝尝。”

    肖尧学着舅爷爷的样子,想文明一点,但还是差点喝干了。赵大就差没把杯子也一块喝进肚子里。

    “这我喝不行,我们干活,要是累了渴了,像这样喝茶,那还干不干活了?”

    “呵呵,要不说这叫功夫茶呢,你得有闲工夫才能喝这茶。”

    肖尧放下茶杯,认真的点点头。喝这茶就不是为了解渴,纯粹是为了品味。

    “舅爷爷,你生活品味挺高的啊。你要是一直带着墨镜,就跟电影里的黑……。”

    “哈哈哈,你是想说**吧?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在部队的时候,战友给我起的外号就叫黑老大,不过我这黑老大可不是**的老大,而是我长得黑,个子又高又大。哈哈哈。”

    一说到当兵的时候,舅爷爷就兴致非常高,一点也不拽长辈的架子。

    “黑哥,我把钱拿来了,一共是五百四十元整,你数数。”

    花老板推开门,探头看看,一进门就把一叠钱递给肖尧。肖尧没接,只是看着舅爷爷,等他发话。

    “给你你就收着,这是你们厂里的钱,你看着我干嘛?都在这吗?”

    “都在这,每一笔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有最后一批货,还没卖完,卖完就结账。”

    舅爷爷满意的点点头,伸手又洗了一个小杯子,让花老板坐下喝茶。肖尧没想到,钱就这么容易要回来了,他拿着钱,看向赵大,赵大使劲点头,认可花老板所说。

    “肖老板,对不住了,你们当面点一下,确认无误我就要回去忙活呢。”

    “你要忙你就去忙吧,我相信没错。”

    肖尧很大气的挥挥手,根本就没有要点钱的意思。

    “肖老板,当面点钱真君子。就是我亲兄弟,给我钱我也会当面点清。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万一我无心少给,或者你大意点错,都在当面,避免产生误会。往往很好的朋友,就会栽倒在这上面。”

    花老板这席话,听得肖尧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