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昼思夜想终泡汤-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七十三章:昼思夜想终泡汤

    看到花老板这么较真,肖尧很认可,他吩咐让赵大现场点数,花老板就在一边喝茶等着。等到赵大把五十四张十元票面点完,确认无误后,花老板及时起身就要告辞。

    “花老板,厂里有新规定,以后所有的销售商,到我们厂里进货,都必须先给钱,后拿货,你手头的货卖完后,要准备好下一批的货款哦。还有一条,我们厂的货,以后不会再送货上门,要自己去取。”

    “啊?是因为我……。”

    花老板一惊,自当这是肖尧在报复他。肖尧一笑,打断他后面的话。

    “这是厂里新规定,不是针对你一人,你要是觉得不划算,虽时可以取消进货。”

    “哦,那就好,那就好。我家里忙,就不再打搅你们了。”

    花老板走后,舅爷爷刚刚看到了赵大惊愕的表情,知道肖尧嘴里的厂里新规,只是肖尧的一个临时起意,要说不是单独针对花老板,舅爷爷怎么也不相信。

    “肖尧,你不要怪他,他是我的好兄弟,做人也很实诚,都是我想让你过来和你谈谈,才出此下策。”

    看到舅爷爷把话挑明,肖尧也难压心里的怒气,但看在静儿的份上,他只能忍着,即便如此,他脸上还是带着不快。

    “舅爷爷,你想和我谈谈很简单,你让人捎个信去,我只要到了周镇,还敢不来见你吗?你又何必闹这么一出?”

    “你以为我没让人带信啊?我春节从表哥那走的时候就说了,让你再来周镇,一定到我这来玩玩,可是这都半年多过去了,你不也没来吗?我叫人去问,就说你没来,我这不也没办法吗?”

    舅爷爷见肖尧把尊称都放弃了,直呼“你”字,他也着急了。他到不是计较辈分,而是怕和肖尧弄僵了。他想和肖尧一起联合办汽水厂,这半年来,可以说是望眼欲穿。

    他是个爱干净、图讲究的人,无奈之下办的这个木材加工厂,又吵又脏又累不说,还一年到头挣不到几个钱。这与他的性格完全不同,不喜欢的事,做起来也就少了进取的兴致。

    看到舅爷爷那无奈的表情,肖尧知道,一定是自己说过不愿和他合作办厂,小惠阿姨和钱叔叔就把他敷衍到现在。这当中没有好好的沟通,造成这样的局面,也确实不能完全怪他。

    舅爷爷到了此时,也不再绕弯子,直接就对肖尧说明,他想把这个木材加工厂关停,就在原址,和肖尧联合办厂。

    “舅爷爷,不是我不想和你办汽水厂,目前的情况,你也许不清楚。就是我们那个厂,还能坚持多久,我心里都没底。”

    “这不生产销售都挺好的吗?你们那我不知道,花老板这,喝汽水人很多啊,照这形势下去,以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喝汽水,你怎么会担心办不下去呢?”

    “这都怪我们,端午节把绿豆糕和粽子做的太多了,到最后都砸手里卖不出去,亏了很多钱。”

    赵大听了肖尧的话,心里发凉。要是汽水厂办不下去,自己两兄弟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他赶忙低头承认错误。

    “算啦,你自责什么?你只是负责销售和采购,决策失误,与你有多大关系?”

    “咋没关系?都是我根据年前年后的糕点销量情况,说今年绿豆糕销量一定会好,厂里才……。”

    赵大说不下去了,他一直把厂里的这次失误,归罪在自己头上,这时候说出来,他还是很惭愧。

    看到赵大为厂里生意亏本,不但勇于承担责任,还那么真心的后悔,肖尧心里很舒坦。只要厂里每一个职工,都能爱厂如家,什么样的企业,也能做的蒸蒸日上。

    舅爷爷看着赵大如此,内心也非常赞赏。但他此时无心理会其他事情,好不容易才把肖尧钓来,这不谈妥合作事宜,他如何甘心?

    “肖尧,这做生意有赚有赔,次把次失误,你也不能丧失信心,我反正是不怕,有这么良好的发展势头,不干才亏了呢。”

    肖尧苦于有赵大在场,不敢把何碧香对他说的事情泄露出来。舅爷爷见肖尧欲说又止,个高不傻的他立即就看出了玄机。

    “赵兄弟,我忘了买烟,你到花老板家给我买包烟来如何?”

    虽说来着都是客,主人一般不会指派客人做事,但眼前肖尧是他老板,舅爷爷不但年长还是长辈,吩咐赵大去买烟也是在情理中。

    赵大和肖尧坐在一起喝功夫茶,本就心里有点别扭,得到一个差事,他正好脱身。他爬起来答应一声,没等舅爷爷给钱就跑出门。

    “肖尧,现在就我们爷两,你有什么就说吧。你要是看不上我这块也直说,我也打个望账心(死心)。”

    肖尧知道这时候再不挑明情况,舅爷爷也不会放弃。他很尊重当过兵的人,也喜欢他今天的直来直去的性格。通过这一会的私下接触,对他的映象,也有了一定的改观。

    “舅爷爷,我说的没底,是上面的政策,我得到的消息也不是官方消息,但无风不起浪,我还是宁愿信其有,万一再来个割资本主义尾巴,把你也撘进去了,这又何苦呢?”

    舅爷爷一听,脸色立即严峻起来,这么多年来,国家的运动不断,一会提倡谁家穷谁光荣,一会又是斗私批修,搞得人心惶惶。

    老百姓卖点自家的东西,都跟做贼一样。赶上一个运动,就有不少人跟着倒霉,这样的先例,他还真是见过不少。

    “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我是和公社合作的,给干不给干,我都不犯法。你这加工厂也是合作的吗?”

    舅爷爷点点头,端起小茶杯,心情沉重的喝了一口。看来他昼思夜想的计划,目前也只能泡汤了。

    “舅爷爷,你也不要太在乎,现在暂时不行,等机会成熟,再干也不迟。”

    “也只能如此啊,胳臂拗不过大腿,只能看看再说。你们俩今天别走,中午就在这吃饭。”

    看到赵大拿着烟进门,舅爷爷接过来,掏出钱来给他,肖尧伸手阻止。

    “不了舅爷爷,我还急着赶回去,明天我就要带着静儿回城,是关于她上学的事,我们现在赶回去吃饭还来得及。下次有机会,再来叨扰您。”

    肖尧这里说着,起身就带着赵大急急的往外走。舅爷爷挽留不住,只得喊道:

    “这烟钱,我总得给赵兄弟吧。”

    “不用了舅爷爷,就当是我孝敬您啦。”

    肖尧是没心情在这吃饭,而舅爷爷此时也很沮丧,他认定的大好赚钱机会,就这样从手中滑过,他那还有心思来强颜欢笑,招待客人?

    静儿一觉醒来,得知肖哥哥已经出发了,她气得和母亲闹起别扭,怪妈妈不早点把她叫醒。她昨天得知消息就想好了,今天要和肖尧一起去的。

    她此时非常后悔,昨晚没和肖哥哥一起睡,那样他就不会一早偷跑了。她哪里想到,就是她醒来,肖尧也不可能带她前往。从肖尧和赵大一出发,厂里几个知道内情的人,就没有一刻安心过。

    到了吃饭的时候,阿姨见周敏和几人都忧心忡忡的,她心里虽也焦急,但也只好先安慰安慰她们。

    “肖哥哥。”

    静儿人小眼尖,第一个看到肖尧走进院子,她一声喊,爬起来就跑了出去。阿姨等人,也是赶紧跟了出来。

    “肖尧,你没事吧?”

    周敏一看肖尧完好无损的归来,揪着的心才安定下来,但她还是出口询问一下才甘心。

    “周厂长,钱要回来了,一分不少。”

    赵大说着就把钱交给了阿姨,厂里现金一直都是由小惠阿姨掌管,阿姨接过就要装起来。

    “小惠姐,你数数,那个花老板说的对,当面点钱真君子,我怕弄错了。”

    赵大猛然冒出来这一要求,而且说出含义深刻的句子,让周敏等人吃惊不小,这才跟着肖尧出去一趟,这进步可够快的。

    “我们要了这么久都不给,怎么你一去就给了?你没打人吧?”

    人员无恙归来,钱款如数收回,周敏一下开心坏了,她一点也没在意场合,挽着肖尧的胳臂就往食堂走。静儿也急忙赶上,挽住了他的另一边。

    “你也太小看我了,何姐,你看我像那喜好用暴力的人吗?”

    解决了这一难题,肖尧也很得意。他在周敏和静儿的簇拥下,脸上满是红光。

    “你不像,你就是。”

    看着肖尧被周敏挽着胳臂,他没有一点避嫌的意思,何碧香恼怒的回了一句。

    “赵大,你们去了这么快就把钱要回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姨数完钱,也有点怀疑的问起了赵大。回来路上,肖尧已经交代过了,不要把舅爷爷的事说出来,省得让阿姨一家心里不高兴,他就按照肖尧的吩咐说道:

    “花老板前段时间,家里等钱急用,就把我们的货款挪用了。我们这次去,正好他把钱收回来了,就给我们把账接了。”

    收回这笔货款,一下就解了厂里的燃眉之急。阿姨开心之际,一点也没有怀疑向来老实的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