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将心比心难自私-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七十四章:将心比心难自私

    大家一进食堂坐下,周敏立即对跟进来田倩说道:

    “还有菜吗?你辛苦一下,再加两个菜,犒劳犒劳他俩。”

    田倩答应一声就要去做菜。

    “不用了,我都饿坏了,早晨吃的那么早,肚子早就空了,你们吃啥我跟着吃点就行。要加菜,你们晚上再加。”

    看到肖尧拒绝,田倩只好站下看着周敏。

    “那就算了,你把青椒肉丝和肉肉沫茄子多弄点来。”

    “这不有肉吗,还要加什么菜啊。”

    肖尧吃饭要求不高,只要有肉就行。

    “肖哥哥,你要少吃点肉,吃完肉,还不能吹电风扇哦。你要是再吃肉受凉,弄坏了肚子,明天还要坐车那么久,到时候你怎么办?”

    “呃……,好,好,我就吃一点点肉。”

    田倩听到静儿对肖尧的提醒,心里一惊,生怕她还会说下去。

    “静儿,你不让哥哥吃,你自己可要多吃点,多吃肉才能长个子啊。”

    田倩说着话,把青椒肉丝和肉沫茄子放到肖尧面前的桌子上。

    一盘刀工很细的青椒,里面看不到几个肉丝,另一盘肉沫茄子,同样也看不到肉沫。

    “你这是青椒炒肉丝啊还是青椒找肉丝啊?这茄子里的肉沫,不拿放大镜我是看不见。”

    “我说要给你加菜,你又不让,现在又嫌肉少,你要吃不下,就让田倩再给烧个红烧肉。”

    周敏见肖尧不吃,看着菜在那洋腔怪调的,以为他是嫌肉少了。

    “我不是吃不下,我是在想,咱们厂,不会穷的要靠食堂赚员工的钱吧?”

    肖尧这一发问,周敏和田倩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知道他为何脸上露出不快了。

    “没有啊,肖老板,现在的青椒肉丝,和原来的价格不一样的。”

    “是啊,肖老板,厂里女孩子多,都想在这大热天,吃的清淡点。赵家兄弟他们,想要多吃肉都不行。最多打菜时,给他们多挑一些肉丝出来。”

    邻桌的女工,听到肖尧问话,一起向肖尧解释,也为厂长解围。

    “哈哈哈,那就好,咱们这是食堂,不是外面的饭店,每天用了多少钱,只能收多少钱回来。食堂就是食堂,要是赚大家的伙食费,那这厂,也就没有一点家的味道了。”

    周敏听到肖尧这话有拉拢人心的意思,她也很赞同肖尧的观点。员工听了,自然一个个心里都热乎乎的。

    不管大事小事,只要老板能处处为员工考虑,这些善良的员工,每一个都会感恩戴德,努力工作。

    肖尧几乎没和大家在一起吃过饭,看着满屋子的人,一边吃着一边聊着,气氛十分融洽,心里也很快乐。他打量了一眼,不见杨姐和晓晴。

    “她们俩怎么不在?”

    “我嫂子有特殊情况,杨姐到公社食堂去吃了,她说现在公社那里人少,师傅让她去凑凑数。”

    周敏看到肖尧在环视一圈后问她,就知道他问话所指。

    “特殊情况?什么情况?”

    好奇都能害死猫,更别说是人了。

    “吃饭,吃饭,热东西都堵不住你嘴,别什么事都打听。”

    没问出结果,反而落得周敏一顿埋怨,肖尧尴尬的“呵呵”两声,埋头吃饭。

    “肖哥哥,我妈说,晓晴姐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噗。”

    肖尧刚狠命的爬满一嘴饭,被静儿在耳边的一句话,给弄的喷了一地。全食堂的工人,一起看了过来。肖尧除了尴尬还是尴尬,小老脸羞臊的通红。

    “肖哥哥,你慢点吃啊,不要太恶心哦。我不在乎,他们还在吃饭呢。”

    “哦,哦,哦。”

    肖尧连连点头,抹了一把嘴,不再言语,继续狼吞虎咽。别人一碗还没吃完,他连吃了两碗,丢下碗筷,也不打招呼,径直走了出去。

    厂里食堂自建好,肖尧就很少在这里吃饭,像今天这样赶上饭点,和员工一起进餐,那是绝无仅有的。可就一次,他的如此行为,让肖尧是相当的郁闷。

    肖尧回到办公室,打开电风扇往床上一躺,这才觉得自己浑身疲惫,精神困乏。昨夜的辛苦,一上午的劳顿,一起涌上心头。

    吃饭喜欢细嚼慢咽的静儿,看到肖尧吃完走了,也加快速度吃完。

    “静儿,别去吵哥哥,给他休息会。”

    “妈妈。我不吵哥哥。”

    静儿不理会妈妈的阻拦,起身就走。

    静儿顶着烈日来到公社大院,看到办公室的们大开着,小房间的们也没有关,来到小房门口,见肖尧闭着眼躺在床上。她不说话,乖巧的坐到床边,斜身躺在肖尧的胸前。

    睡得有点迷糊的肖尧,感觉到了动静,他微微睁开眼睛,看到静儿,就往里移动的位置。静儿以为肖尧没有睡着,轻轻的说道:

    “肖哥哥,我爸说,让我不要去和爷爷奶奶提转学的事,就让我在城里念书,能读到什么时候,就读到什么时候。”

    肖尧很困,不想说话。但静儿的话,他都听见了,就抬手在静儿的额头安抚了她一下。

    “我爸还说,人都是命,如果命中注定我不能上大学,就是转回来念书,也是考不上大学的。”

    “静儿,你爸怎么尽……。”

    再一听静儿这么说,肖尧一下就睡不住了,他立即坐了起来,嘴里还差点犯上。

    “静儿,你别信这些,你爸那是迷信。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要你努力争取,我敢肯定,考大学对你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肖尧可不信命运之说,他也不希望静儿这么小小的年纪,就受到这种消极理念的冲击。

    即便现在时代进步了,社会发展了,但世人普遍还是习惯,把一个人一生的生死祸福、贫贱富贵,归咎于人一生的命。更有:命中只有八角米,走遍天下不满升的俗语。

    这就是所谓的认命,也是大众自我安慰和安慰别人的无奈之词。钱叔叔认命,阿姨也认命,他们认为静儿和肖尧相遇,就是命中注定,既是命中所定,那又何必要去抗争?

    其实,“命运”一词所代表的含义,并非是要人都去认命。命是指先天所赋的本体;运是人生各阶段的不同变化。

    命是与生俱来的,是不能改变的。命是人一生之所归,有好命、歹命、穷命、富命各种命。而运则是随着时空的转化,会有所不同。运是变化的,运是人一生的历程,在特定的时段或顺或逆、有起有伏。

    人们只有通过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学习,在各方面充实自己,才能随时应对不同的运数到来。

    “嗯,肖哥哥,我听你的!”

    静儿非常肯定的点头,她不是不听父母的话,也并非是她不孝。她虽小小的年纪,但经历了贫穷时的煎熬,苦难时的挣命。只有认识了肖哥哥后,她过的日子才叫生活。

    她简单的理解就是,只要她听肖哥哥的,就会有好日子过。

    “二子,你这不是给我们出难题吗?”

    “是啊,你叫我们怎么舍得?你姐姐虽说也在这里,可是一个星期都见不到一面,有这小的在这,我们天天还有个盼头。”

    奶奶说着就开始抹眼泪了。灯光下的爷爷和奶奶,一下仿佛老了许多。肖尧这么快就带着静儿回来,两位老人家是喜出望外。可在静儿睡着后,肖尧的一番话,却让两位老人的心如坠冰窖。

    “奶奶,我也舍不得,可是,我们不能害了静儿呀,难道你们就不想静儿将来,考上好的大学吗?”

    “谁说在这念书,就不能考上好的大学了?我不管,反正我不同意让静儿走。”

    奶奶怕自己被孙子说动了心,坚决表明自己反对静儿转学的态度。

    “好了好了,老太婆,二子说到现在,就是一个主题,我们不管怎么做,都要为静儿的将来考虑,你舍不得她,难道她家里的爷爷和父母就舍得了?将心比心,我们这时候不让静儿转学,都是太自私了。”

    “你个老东西,静儿走的这些天,你就整天在我耳边念叨不歇,现在你又来充好人,以后再在我耳边瞎念叨,我就拿针线把你嘴缝上。”

    看到奶奶和爷爷争吵起来,肖尧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他知道再多说下去,反而会让两位老人更加伤心,就推说累了,回到房间睡觉。

    省城的奶奶流着泪和爷爷争执,周镇的阿姨,也流着泪难以入眠。正如肖爷爷所说,没能力照顾女儿的时候,她只能任由钱爷爷带着静儿四处流浪,现在有能力照顾女儿了,可这……。

    “小惠啊,老师不提转学这回事,咱不也过来了吗?你就别再哭哭啼啼的了,哭的我也心烦。”

    “那能一样吗?一个快要饿死的人,看不到吃的,饿死就算了。可看到吃的了,他怎么会不想要?哪怕就是吃一口,被人痛打一顿也值。”

    小惠阿姨一边哭,一边说着心里的不甘。静儿远离身边在省城读书,做母亲的就是再放心,也还是希望孩子能够天天和自己在一起的。

    “好好好,你去吃,我保证没人打你。”

    钱叔叔也很心烦,他想静儿回来的念头,一点不比妻子少。多年来疾病缠身,让他的性格变得沉默寡言,很少过问家里的事。可他毕竟是一个男人,即使他再想静儿回来,也只能停留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