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天气太热心烦躁-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七十六章:天气太热心烦躁

    范芳菲见肖尧的目光不但不善,还带有玩世不恭的意味, 不知他又起了什么坏主意。不过,她此时也没心思去追问,转身骑着车子就走了。

    造成范芳菲如今的局面,肖尧是有责任,但那也不能全部怪他,只能说是他好心办了件坏事,甚至也可以说是他坏心办了件好事。

    这个世界,好心办坏事,比坏心办好事更容易获得支持。因为前者大多是分寸问题,而后者,则几乎都是在偶然,或者意料不到的情况下发生的。

    曾经就有年轻人失恋,伤心过度,吞了几包老鼠药,一心赴死,谁知道这老鼠药是黑心厂家生产的假货,完全没有毒药效力,让年轻人逃过一劫,在“死”过一次之后,年轻人也放弃了自杀。

    这种情况下,大家虽为年轻人庆幸,但普遍还是认为,要查处这家制假厂商,因为他们制造假冒伪劣产品是有意的,阴差阳错救了人一命,只是碰巧。

    还有一男一女在街头撕扯,路人以为是抢劫,上前见义勇为,竟失手把男方打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人家只是情侣在吵架。

    尽管在法律层面,路人被判刑毫无争议,但在道德层面,我们确实很难去评判他。

    如果称他是杀人犯,对他来说,好像就太不公平了。称他见义勇为,又与法理不合。只能说他是太冲动,可他也呈现出常人所没有的勇气,只不过缺少了一些分寸。

    可在现实生活中,分寸往往又是最难掌握的东西,没有秤杆更没有天平来为分寸称重。

    法律规定,正当防卫是合理的,可防卫过当又是犯法的。在面对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时,在性命攸关的紧急关口,你如何做到刚刚好打得歹徒不能反抗就停手?

    再说了,万一打蛇不死反被蛇咬,下场及后果还是要自己承担,法官不管宣判谁有罪,他只是法官,只管宣判,管不了危急中你的死活。

    我们周围,广泛存在这样的群体:大家都厌恶以权谋私,以势压人,却又畏惧仗势欺人之徒,他们缩在敢于出头人的身后,摇旗呐喊,希望他出头做他们不敢做的事情。

    如若事情成功,他们自认为出了其中的一份力,如若失败,他们可以作鸟兽散,不必承担任何责任,更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能说大家都是畏首畏尾的小人吗?当然不能,因为这就是生活。

    肖尧在陪着小爱的买菜过程中,也详细打听了一下,她和范芳菲去对苏家兄弟说他打架一事,了解过后,他心里有了一定的计较。

    趁着小爱和静儿共同做饭、做菜的间隙。肖尧闲着无事,去看了看卫经理和小爱母亲,随便聊了一会,又回到小爱家。

    范芳菲骑车回到三水剧场,找到介绍自己认识男友的同事,丢下约定时间和地点,拒绝了她留下吃饭的邀请,马不停蹄的风风火火赶了回来。

    她一进门,看到肖尧悠闲的坐着喝茶,静儿和小爱都忙得满脸是汗,她自己也是又热又累,不由得肝火上升。

    “你真是爷,大的小的,都被你折腾的够呛,你自己却逍遥自在,太没良心了。”

    肖尧没搭理她,起身去给静儿和小爱擦汗。她们两手占着,只要热了流汗,肖尧就上前为她俩擦擦。然后,再把毛巾用凉水搓搓,这次搓完后,他直接递给范芳菲。

    “看到了吧,我也没闲着,这就是我的工作。你……你那事情办好了?”

    范芳菲点点头,但不接毛巾,她刚刚看到肖尧在给她俩擦汗时,两人都是一脸的幸福和享受,也想享受一下被他擦汗的待遇。

    可肖尧不是她肚里蛔虫,哪知她的心思,还以为她不想擦汗,缩手就要离开。

    “怎么,妹妹是人姐姐就不是人啊?你能为她俩擦脸,轮到我就要自己动手?”

    “你这不是故意找茬吗?她们两手都在做事,你两手都闲着,爱擦不擦。”

    范芳菲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肖尧没来时,整天盼着他来为自己掌眼,真的来了,心里忽上忽下的没着落。

    她既希望肖尧见过男友后,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又期待他给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心里矛盾到极点,她这一路上就没消停过。此时见肖尧忽略她的要求,心里无端的难受起来。

    她不再要求,自己也不擦,默默的走过肖尧身边,去后面帮厨。小爱看她被肖尧说了一句,就那么伤感,立即用眼睛瞪了肖尧一下。

    “芳菲姐,没几个菜,我和静儿两人一会就行了,你来回跑了半天,赶紧去洗把脸歇歇。等我妈回来,就能吃饭了。”

    肖尧看到她在自己说完后,情绪急转直下,也跟了过来。

    “不就是没给你擦汗吗?你至于吗?刚回来还高高兴兴的,这一句玩笑话就受不了啦?我现在就给你擦。”

    肖尧说着顺手就要来给她擦汗,范芳菲气得扭身躲过。

    “谁要你擦?我自己有手有脚的,要来的也没意思。”

    范芳菲伸手拽过肖尧手里的毛巾,转身到水龙头下洗脸。

    “肖哥哥,你干嘛得罪芳菲姐姐?你要小心她告状哦。”

    “静儿,你说什么胡话呢?我到哪告状?在你们面前,我告得赢吗?”

    洗了一半的范芳菲,听到静儿把她说的跟小孩一样,忍不住就怼了回来。

    “芳菲姐姐,你不是有对象了吗?肖哥哥要是欺负你,你肯定会去他那告状。就跟我一样,谁要是欺负我,我也会到肖哥哥这告状的。”

    “谁跟你一样?动不动就告状的?不过,你说的倒是相反了,他以后要是欺负我,我会到你肖哥哥这里来告状。他要……”

    范芳菲自己把话说道这里,突然停顿下来。她自己忽然明白,为啥这么心神不定了。

    “我要怎么样?你咋不说了?还让我把他打跑,然后你再来讹我?你以为我那么傻,还会在一个地方栽两次跟头?”

    “我不管你栽几次跟头,反正你不许敷衍我,更不许你以后,因为我有了对象就冷落我。”

    想通了自己心里的烦躁之源,范芳菲干脆就把话说明。她端起一盆炒好菜放到桌上,使出了耍无赖的招数。可她这么说,小爱就听下去了。

    “芳菲姐,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就不怕你男人会吃错?”

    范芳菲一听小爱的用词,大为光火。

    “你个黄嘴丫的,会说话吗?谁有男人了?我看是你在吃醋还差不多。”

    “我是吃醋啊,我承认。可我不会像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算啦,算啦,赶紧炒菜,不管碗里的锅里的,不都是吃的吗。”

    肖尧生怕她俩吵起来没完,赶忙做个和事佬。

    “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就是个害人精。”

    肖尧不说话还好,他这一开口,小爱马上把无名怒火对准了他。静儿见到周薇爱好好对着肖尧发火,她也不干了。

    “小爱姐姐,你干嘛骂肖哥哥是害人精啊?哥哥对你那么好,你还骂他害人精,你真没良心,肖哥哥,我们走,不在她家吃饭了。”

    静儿可不会假生气,她话没说完,拽着肖尧就要出门。大大小小三个女孩,本来还和和气气的,这时候都像斗鸡一样。肖尧可不会在这时候真的跟着静儿出门,他把三个人都看了一遍,嬉笑着说道:

    “都怪这天气太热了,你们心情烦躁,我现在来做靶子,你们有啥不痛快,就一起向我开炮。”

    小爱和范芳菲都对肖尧投来鄙夷的目光,看到静儿还气鼓鼓的不高兴,小爱弯腰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静儿的脸又转怒为喜。

    四菜一汤全部做好放在桌上,小爱的母亲还没回来,他们又不好先吃,四人都围坐在桌边等着。由于刚刚才平息了嘴仗,几人一时都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肖哥哥,小爱姐让我对你说,下午你看到芳菲姐姐的对象,不管他长有多难看,让你都说行,那样她就不会再缠着你赔她对象了,你就可以解脱了。”

    饭后,小爱的母亲没在家午睡,静儿和肖尧在小爱床上休息的时候,她咬着肖尧的耳朵,把小爱饭前告诉她的话,传达给肖尧。

    肖尧爱溺的在静儿的琼鼻上刮了一下,用手掌盖住的她的眼睛,不让她说话。

    范芳菲是担心从南门到这北门太远,又担心介绍人一时找不到人,所以把约定时间,推到下午三点半。而从小爱的住处到商场,即便是几人步行,都用不了二十分钟。

    当四人骑着两部单车来到商场门口时,只见一个瘦高个男青年,疾步迎了过来。肖尧知道,这位就应该是范芳菲要他掌眼人。他把单车停住,骑在车上没下来,仔细的打量着来人。

    静儿坐在肖尧单车后面,肖尧停下车后,她就站在路面上,周薇爱是坐在范芳菲的车后,见到来人,下来后就走到肖尧身边站着。

    看过来人之后,肖尧回头看向小爱和静儿,只见她俩的眉头,都皱成一个“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