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美妇常伴拙夫眠-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七十八章:美妇常伴拙夫眠

    范芳菲本想听从穆志的意思,进去把衣服换下来,她不想这时候,就让穆志认为她是个败家娘们。但看到静儿和小爱,都只是进去拿了原先换下的衣服就走,她想了想也就没换了。

    看到三人进去并没有换下新衣,最高兴的就是服务员,她一边夸奖这三人穿着,就像亲姐妹一样,一边恭维着这三人的美貌。

    到了图穷匕见的关头,穆志脸上挂不住了,他怒目瞪着范芳菲,意思很明确,她俩不换就算了,大不了我带着你转身就走,你怎么也违背我的意思?

    肖尧一直在一边冷眼旁观,穆志的细微变化都被他看在眼里,这时候见他对范芳菲瞪眼,范芳菲还带有羞怯的神色,他的火气也上来了。

    “某些人别太自以为是,眼珠子掉下来,可没人会给你装回去。”

    肖尧说话,并没有看穆志,而是自顾的掏出两百块钱付账。但那冰冷的语气,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范芳菲和自己在一起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可在他面前,却那么受约束,肖尧很不开心。

    “肖尧,不用你给,我有,这次就让我给两个妹妹买衣服。”

    听到肖尧不点名的警告,范芳菲已经明白,她的这段恋情,肖尧已经不满了,搞不好还没开始就要夭折。她也注意到了肖尧满脸的不快,真怕他俩会一语不和打起来。

    肖尧和范芳菲在这里抢着给钱,穆志傻眼了,他原以为口袋里装着百十来块钱,也不是小数目,在他们面前可以充大头、显富有。现在才知道,人家来买衣服,根本就没有打算花他的钱。

    “菲菲,你把钱付了,我今天不知道,没带那么多钱。改天我给你,就算我给他们的见面礼。”

    穆志这倒不是假话,他没有,家里还是有的,只要他把范芳菲往家里一带,老头老娘还能不给他钱花吗?

    “你得了吧,你的见面礼,我已经收下了,就你刚刚那脸面,我是再也不想见了。”

    范芳菲听到穆志的话,心里很暖和,不管穆志是不是真的会还她钱,只要有他这话,她就很满意。可还没来得及等她高兴,肖尧就寒着脸,直接怼了回去。

    “你人不大,脾气还不小?我口袋里没装钱,又不知道你们带了钱,这万一要是买了衣服没钱给,丢脸的是我啊。”

    “你是没钱还是不想花钱,谁知道啊?你不是说要带芳菲姐去吃大馆子吗?没钱能去吃大馆子?”

    肖尧完全就不给他弄虚作假的机会,他想的是,反正以后又不想在见到他,干脆就把他的假面具全部揭开。

    “弄了半天,你以为我说假话?两个人吃个大馆子,最多三五十块钱,我带了一百块钱还不够吗?谁知道你们要买这么贵的衣服?我身上几块钱的衣服,不是一样穿?”

    穆志藏不住心事,倒也直爽。他把自己的口袋里的钱,全部掏出来拿在手里给肖尧看,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肖尧可没心情去看他表演,他拦住范芳菲,自己付了钱。范芳菲着急的只拿眼看穆志。

    服务员可不管他们谁给钱,只要货卖出去,谁给钱都成。肖尧和穆志一争执,场面立即就形成了两个阵营,周薇爱和静儿站在肖尧身边,而范芳菲一直站在穆志一侧。

    围观过来,欣赏美女的男人,喜欢裙子的女人,也听出了一些端倪。都认为是姐夫和小舅子不对付,人群里不免有人叹息。

    “唉,好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是啊,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真不知到这女的看上他什么了,长得丑不说,还没有女的有钱。”

    大家说的声音不大,但穆志都听到了,他怒目回头,在人群里寻找,气势上确实有点吓人,说话的人都不敢再言语。

    “谁要是看不顺眼,有种就特么给我站出来说。”

    穆志一发怒,还真吓得大家唯唯诺诺的后退几步。这当中有的是胆小,有的是不愿惹事,但也有趁机过来干活梁上君子。他们不是怕也不但小,只是因为认出了肖尧,不想惹恼了这个克星。

    看到范芳菲已经对穆志有了眷念的心态,肖尧只得在心里叹口气。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老人常说的话,在肖尧心里响起。

    明知道自己的掌眼已经没有作用,而对穆志,肖尧也没看出他有什么劣根性,只不过他觉得不般配,再加上范芳菲对穆志的那点依恋,肖尧在心里打退堂鼓了。

    他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小爱和静儿,心里突然难受起来。如此娇俏的两个妹妹,将来也少不得要离开他的身边,如今能够在一起,还是要更加珍惜这段时光才对。

    肖尧不语,他已经无心再和穆志争执下去,他拉着静儿和小爱的手,看都不看范芳菲和穆志一眼,径直走向商场的另一个方位。

    看到肖尧神色突然灰暗下来,招呼都不打就走,范芳菲知道肖尧不开心,可她能怎么办?

    她在第一次见到穆志回来后,就不想再和他继续下去,可他却是三天两头的过来问寒问暖。虽说自己一次也没给他机会,但时间久了,她也看惯了,也不觉得他有多么丑了。

    而且她越来越觉得,他的性格,和肖尧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也能给她带来一些安全感。她也在心中常拿他与肖尧做比较,除了相貌以外,其余的她都还认为不错。

    范芳菲让肖尧来看,就是自己太矛盾,要以肖尧说了为算。可穆志今天来的抱怨加指责,反而给她带来一种强势男人,有主见、敢担当的感觉。她从内心倾向了认可。

    她不想穆志就此与肖尧闹得不愉快,看到肖尧走后,就拽了一下穆志的衣角,示意他跟她一起去追肖尧,可穆志站那不走。

    穆志的性格,也很傲慢。他在家是老小,从父亲开始,两代单传,上面三个姐姐,他是家中独苗。

    一家老小,从小到大,都是把他捧在手心里。这也就养成了他挥霍无度,自由散漫,一切一自己为中心倔强性格。可令他没想到是,今天见到的这个小屁孩,比他还要傲慢。

    他的婚姻大事,一直以来,都是他爷爷、奶奶和父母、姐姐的头等大事。

    可他看不上的女孩,他绝不迁就;他看上的女孩,人家看不上他。好不容易遇到了范芳菲,这样一个各方面都令他十分满意的美女,他当然要极尽所能,哪怕自己受点委屈,也誓要抱得美人归。

    他今天见到肖尧,根本就没有往其它方面去想。更让他觉得欣慰的是,今天范芳菲的表现,一改往日冷漠的态度,反而对他有依恋,他那男人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满足。

    范芳菲拉他不走,委屈的用哀怨的眼神看着他。穆志忍住了想带她抽身就走的念头,跟着她走向肖尧。他也不想让她在这里就丢了面子。

    肖尧在试穿自己买的衬衣,见到他俩过来,也不想搭理。小爱和静儿两人是看肖尧眼色行事的,再加上她俩也不喜欢穆志,所以,见肖尧不理,她俩也装着没看见。

    范芳菲只得主动走到静儿和小爱中间,三个穿着一样衣服的女孩,在一起交头接耳,外表看齐来气氛很融洽,但她俩对范芳菲说的话,可让范芳菲心里不是滋味。

    她们三个在一起小声说话,穆志就主动去为肖尧付账,他这倒不是在讨好肖尧,而是他从进门就决定要为他们付账,刚刚生气,只是因为钱不够,好面子而已。

    “你别收他的钱,你要收他的钱,我就不买了。”

    肖尧看到服务员伸手要接穆志的钱,他冷冷的拒绝了他的好意。服务员自然就把手缩了回去。

    “你也太小气了吧?不就说你两句吗?一点男人的气度都没有。”

    不要拉倒,自己还省点。穆志不再强求,肖尧对他不感冒,他对肖尧也不满意。这么点大小孩,他都懒得和他计较。

    “我警告你,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对芳菲姐瞪眼,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肖尧付了钱,看到他们仨在交谈,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穆志,眼里放出威吓的凶光。他现在唯一能为范芳菲做的,只有这么点了。

    骏马时驮蠢汉行,美妇常伴拙夫眠,世间多少不平事,不会做天莫做天。肖尧在心底里为范芳菲惋惜,可放眼天下,谁能做得了天?

    肖尧也做不了天,说出警告穆志这句话,只是为了守住心里难说出口的不舍。

    “吆呵,你吃河水管的挺宽啊,我瞪眼都不行,要是我打她骂她,你还要吃了我啊?”

    穆志可没把肖尧的话当真,他也没被肖尧的眼神吓到,一向无法无天的他,不怕任何人,又怎么会怕一个小孩的眼神?他觉得肖尧很好玩,可以逗逗寻开心。

    “你敢!不信你试试。”

    这句话,肖尧是咬着牙,恶狠狠的说出来的。他在寻开心,肖尧可没心思跟他说着玩。范芳菲仨人这是已经不在说悄悄话了,听到肖尧这样的语气,都吃惊的看了过来。

    肖尧再次警告后,不再理睬穆志。他走到三人身边,一改脸上的怒容,柔声的问了问她们还要不要买啥,见她们都摇摇头,这才回头对跟在身后的穆志说道:

    “你回去吧,晚上我带芳菲姐一起去吃饭,你的大馆子,自己一个人去吃。”

    穆志一听肖尧说的这样过分,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