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恶人就怕恶人磨-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七十九章:恶人就怕恶人磨

    穆志在家都是呼来喝去惯了,这会肖尧竟然让他独自离去,还要带着他心爱的女人出去吃饭。

    这才真正叫:是可忍孰不可忍。穆志连“是”都不能忍的人,肖尧这话在他听来,比“孰”还要严重,他更不会忍。

    “你不要太过分,我是看你小,才处处让着你,你不要得寸进尺。她是我对象,你让我离开,带她去吃饭,你算什么东西?”

    “我不算东西,你算东西,你要跟着也行,到时候没你坐的地方,你个小跟班就呆在墙角,可以吃点残渣剩饭。”

    当着范芳菲的面,肖尧可不会去打穆志,但他嘴上也不依不饶。范芳菲见他俩就像蜈蚣见不得鸡一样,老是互掐,她在怀疑,自己让肖尧来为她掌眼的提议,是不是错了。

    “你们俩就不能好好说话吗?这大众场合,非要让人看笑话还是怎么滴?”

    正要怼回去的穆志,被范芳菲接口打断,他把矛头一转。

    “菲菲,你晚上是跟我走还是跟他走?”

    穆志也是气坏了,自从他和范芳菲认识一来,她就没跟他一起走过,现在突然问出这样的话,范芳菲又怎么会在第一次约他,晚上就跟他走?

    她可是吃过和秦满江一起出去玩的亏,到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所以,她丝毫没加考虑就摇摇头,把身子折到小爱和静儿的后方。这一很明显的肢体语言,表明她是要跟着这两个女孩一起。

    穆志很恼怒,他想发作,但顾忌这样场合,他在狠狠的蹬了肖尧一眼之后,独自向商场大门口走去。

    看不顺眼的人走了,最得意的就是肖尧,不说别的,最起码范芳菲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只要有这一点,他就很满足了。

    几人一边逛一边走出商场,还没到存放自行车的地方,就看到穆志等在那,他并没有离开。虽说他性子很傲,但他是不会就此放弃范芳菲这样一个大美人的。

    所以,他出来想了一会,决定还是等她。

    “菲菲,你要是不愿单独和我一起去吃饭,那我就跟你们一起去。”

    烈女就怕缠郎,范芳菲看到穆志服软,心里好生不忍,可她不好答应,只等肖尧点头。

    “芳菲姐,你确定要让他跟我一起去?晚上请吃饭的,可是苏家兄弟。”

    “那就更没事了,大家都是熟人,我们一起去。”

    范芳菲此时想的,只要能缓和肖尧和穆志之间的关系,谁请吃饭,可不是她的考虑范围。而肖尧这样问的意思,已经决定带穆志去了。

    因为他想到了苏老三对范芳菲的称呼,搞不好就能把他俩给搅黄了,到那时候,范芳菲再也不能怪到他的头上。那个毁了一庄婚的罪名,自然也算不到他头上。

    既然范芳菲说没事,肖尧也就不管了,他骑车带上静儿,率先离去。穆志还是独骑一辆单车,几人照直不打弯,一路来到河边的码头上。

    肖尧他们到来时,苏老三他们刚刚干完活,有不少人就直接跳进河水里。洗衣、洗澡加游泳,一点不耽误。肖尧看见场合不对,立即让小爱他们背过身去,远离河边。

    穆志见肖尧把他们带到这里,而且站在码头不走了,他有点不解的问道:

    “你说有人请吃饭,就是在这地方吃?在这里能吃啥啊?”

    “吃泥巴。”

    肖尧没好气的回了穆志一句。穆志好心好意的问了一句,等于是在缓解两人的矛盾,没想到这家伙还在和自己较劲。

    “你有完没完,我跟你前世有仇啊?若不是看在菲菲面子上,你用八抬大轿抬我我也不来。”

    “切,撵都撵不走还要抬?我可告诉,一会我徒弟来了,你可放老实点,他们可没我这么好脾气。到时候,就你那二条身子,被扔到河里淹死,别怪我没提前跟你打招呼。”

    穆志气得真想掉头就走,就你那脾气还自称好脾气?你要是好脾气,天下就没坏脾气的人了。还有后面的恐吓,你当我穆志是吓大的?来吃个晚饭,还有生命危险?

    仔细琢磨一下肖尧的话,穆志想想又好气又好笑。他决定保持沉默,既然来了,也是难得和范芳菲在一起吃饭的机会,为了抱得美人归,他只能一忍再忍。

    这种情形,倒是合了一句老话,叫做恶人就怕恶人磨,拿着恶人没奈何。

    游在水里的苏老三,看到肖尧带人站在岸上,也是三下两下就爬了上来,到仓库拐角换了干衣,赶紧跑了过来。

    “小师傅,没想到你这么早就过来,这位是……。”

    “别管他,扛锅铲的。(混饭吃)”

    肖尧不客气的打断苏老三的问话,也不向苏老三介绍,带着苏老三就往范芳菲三人这边走来,他是急等着苏老三去喊范芳菲“小师娘”。

    肖尧和穆志在码头边的对话,范芳菲可不知。此时,见他们三人一起走来,她以为肖尧和穆志已经缓解了,她脸上带着笑,站那看着三人。

    “小……。”

    苏老三见到范芳菲,脱口就要喊“小师娘”。可他猛然想起上次被小师傅责骂过,话到嘴边留一半,他不敢喊了。

    苏老三一张口,范芳菲这才想起苏老三的口头禅,她心里一惊,虽说她和肖尧没什么,但这当着穆志的面,喊出来还真不好解释。好在她只是虚惊一场,苏老三一个“小”字后面,就干哈哈不喊了。

    范芳菲在心里暗暗感激,可肖尧就着急啦。你平时喊得那么顺口,今天怎么只喊一个字就不喊了?你怎么能在这时候掉链子呢?

    “苏老三,你怎么回事?叫人都叫不周全,越活越糊涂了你。”

    肖尧着急了,干脆来点醒他。苏老三一急,就更不知道咋好了,他连忙学着静儿她们说道:

    “芳菲姐。”

    苏老三这一称呼,他自己都别扭得不得了。肖尧却恨不得上前一脚把他踹河里再洗洗脑子。小爱看着苏老三也在好奇,往常都喊范芳菲叫“小师娘”,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喊?

    “肖尧哥哥,你干嘛让苏老三改口叫?”

    小爱一想就明白了,这一定是肖尧刚刚给苏老三打了预防针,她平时也是不喜欢苏老三这么叫的,今天却有点小期待,她也很想知道,苏老三那么喊过之后,穆志是什么反应,但现在已经没有指望了。

    “我哪有让他改口?一点都不争气。关键时刻掉链子,活该累死累活干装卸工,笨。”

    看到肖尧忿忿不平的脸色,接二连三的的埋怨,苏老三更懵逼了。

    我哪又说错了啊,上次喊“小师娘”,你就凶我,今天都不知道咋叫,只好跟着静儿她们叫,怎么又不高兴了?苏老三实在是捉摸不透,以后该怎么称呼范芳菲了。

    “你哥他们呢?”

    “他们俩提前去找饭店,想找一家有大补汤的,给你补补身体。”

    肖尧看看穆志,见他在那徐庶进曹营,一语不发,也难得再去计较他。可穆志嘴上没说话,心里却是一点也不平静。

    每个码头的装卸工,在城里人看来,都是一帮头脑简单不讲理,四肢发达傻义气的粗汉,是最团结也最难缠的一帮亡命之徒。

    他没想到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粗壮无比的大汉,在肖尧面前,就像耗子见猫一样胆胆怯怯。

    他听到苏老三喊肖尧小师傅,但搞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悄悄来到范芳菲身边,附耳小声询问。那情景,看起来甚是亲昵。

    “瘦猴,你特么离我小师娘远点。”

    其他人看到穆志对范芳菲如此动作还没什么,苏老三一下就爆发了,你个扛锅铲的,敢当着我小师傅的面,和他的女人如此亲切,师可忍,徒不可忍。

    听到苏老三终于喊出“小师娘”,肖尧脸上乐开了花,心里暗赞:哎,这就对了嘛,早就该叫了,你憋到现在,这不是在让师傅干着急吗。

    穆志胆大,那是看环境,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他可以无法无天,但到了他陌生的地段,他还是不敢放肆的,他就属于典型的窝里横。

    他被苏老三的一声大喝,吓得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怔怔的看着苏老三。

    “你……,你叫她什么?小师娘?什么小师娘?”

    穆志怕归怕,但这个称呼,牵涉到他心爱的女人,他还是想问个清楚。

    苏老三害怕的回头看看肖尧,见他一脸的微笑,心中大定。可范芳菲在苏老三喊出口的一瞬间,脸上就像蒙上一快红布,羞得不敢见人。

    “切,傻帽。”

    对于穆志的询问,苏老三不屑的鄙夷了一声。在他看来,这人弱智到极点,小师傅就在身边,还要问什么小师娘,这不是傻帽是啥?难怪小师傅说他是扛锅铲的。

    “怎么回事?”

    看到苏老三不答,还骂自己傻帽,穆志只得转问范芳菲。

    “什么怎么回事,他是叫着玩,叫顺口了。”

    范芳菲不知道如何才解释清楚,她只好用这个理由推脱。不过细想起来,也确实是这样。

    对于范芳菲随口的解释,穆志怎么相信?他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苏老三叫肖尧小师傅,叫范芳菲小师娘。见到自己靠近她,苏老三那么光火,这里面要是没有什么猫腻,他才不会相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