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癞蛤蟆吃天鹅肉-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章:癞蛤蟆吃天鹅肉

    穆志充满怀疑的目光,盯在范芳菲的脸上不动。在他的脸上,也满是不快。穆志想发作,更想质问,但他的耳边回响起肖尧刚刚的警告,他歪头看看粗壮的苏老三,只得强压下心头的怒火。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穆志原先根本就没把范芳菲和肖尧的关系,往暧昧的方面想。一来是因为年龄相差,最为关键的是,他在见到肖尧的同时,他的身边,有着小爱和静儿。

    这两个女孩,虽说含苞待放,但长相一点也不比范芳菲差。而且她和肖尧之间,说话做事,都没有亲昵的迹象。这时听得苏老三称呼,他才明白,为何肖尧老是和他不对付了。

    苏老三看到穆志被自己吓唬住了,心里也很得意,他四下看看,不见哥哥回来,心里又着急起来。

    “小师傅,这外面太热,要不我们先回家去等?他们找好了,就会回来一个带我们去。”

    肖尧此时无心吃饭问题,他在等穆志爆发。可是等了半天,他却一个屁都没放,肖尧不禁觉得索然无味。

    穆志真要敢于为了这事,不顾一切出头和自己闹翻,肖尧还真不会把他怎样,还会对他另眼相看。可眼下这情况,肖尧认为,穆志是个懦夫,更加不值得范芳菲去喜欢。

    她们三个女孩,穿着一样的裙子,站在河边非常显眼,引得路人和一帮装卸工都在那看着不走。

    肖尧见事态发展不下去,觉得站这也不是事,就让苏老三在这等,他们一起去范芳菲家。毕竟苏老三他们那地方,没有范芳菲的住处干净。

    五个人骑车,很快就来到范芳菲的门前。穆志这会胆子大了,还没等肖尧支好车,他就冷冷的问道:

    “你和菲菲到底是什么关系?”

    “怎么?忍不住啦?你猜。”

    看到肖尧带有挑衅的目光,穆志真想上前给他一巴掌。

    “这还要猜吗?苏老三叫肖尧哥哥小师傅,叫芳菲姐小师娘,傻子都知道是什么关系,苏老三说你傻帽,都高看你了。”

    周薇爱是越看穆志越不顺眼,她现在巴不得把穆志气走。兄妹俩这么一唱一和,可把范芳菲急坏了。

    “小爱,你就省点事吧,别再火上浇油了。穆志,你别小心眼,我跟他真的就像亲姐弟一样,苏老三就是喜欢瞎叫。”

    看到范芳菲急着解释,肖尧默然了。她这是王八看绿豆---对眼了,自己还能强拆不行?静儿一直跟在肖尧身边,这时见肖尧没精打采的,就乖巧的拉着肖尧到床边坐下。

    “肖哥哥,静儿会一直陪着你的。”

    多了一个穆志在场,大家都无心聊天。房间气氛一时很静,但没人愿意打破这寂静。范芳菲见三人都对穆志不感冒,她转身走到屋外,穆志也跟着走了出去。

    小爱起身想去听他们说什么,被肖尧伸手拦下。他摇摇头对着小爱问道:

    “你不是让静儿告诉我,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让我不要阻拦吗?怎么你现在比我还要着急?”

    “我……,我那样说,最起码要是人啊,可他有个人样吗?当竹竿嫌粗了,做猴子嫌高了。即便癞蛤蟆能吃天鹅肉,他癞蛤蟆都不如,你也不管管?”

    小爱说话的声音,不大也不小。而且这话也够损的,要是被穆志听到,他不气疯了才怪。可肖尧对着门口张望了一下,既看不见人,也没见他俩有反应,看来离的比较远。

    “小爱,你没听说过吗?各人夫妻各人爱,哪怕孙猴猪八戒。她只要愿意,我们尽到自己的责任,往后会怎么样,我们也预测不到,更不能硬来。”

    “难道你就这样看着芳菲姐往火坑里跳?他不但没人样,就他那德行,我看也好不到哪去。”

    听到小爱越说越刻薄,肖尧不满的瞪了她一眼。

    “你不要不喜欢一个人,就把人说的一无是处,让外人听见了,会批败你没有教养。”

    “肖尧哥哥,我这不是在对你说嘛,外人我才不管呢。我就是觉得芳菲姐和他在一起,太委屈了。”

    不知道范芳菲在外面对穆志说了写什么,他俩回来时,穆志的脸色好看多了。即便几人还是照样对他没有好脸色,他也能嬉皮赖脸的无话找话,缓解房间尴尬的气氛。

    苏老二和苏老三寻来,现场的尴尬才真正的化解。肖尧听说饭店离的不是太远,就没有骑车,大家正好散步前往。

    饭店里,苏老大已经点好了晚宴的菜单,见到范芳菲和穆志,又把老板叫来,多加了几道菜。

    苏家兄弟这次没叫别人,他们一桌正好八个人,苏家老大和老二坐一起,静儿是必须坐在肖尧身边的,小爱把范芳菲摁在自己身边,穆志只能和苏老三坐在下首。

    穆志从在就在家中受宠,酒席上一点也不含糊。这酒菜一上来,他到成了主角,不问三七二十一,每人先敬一杯,包括静儿,他也没有忽略。他不计较别人喝多少,喝什么,自己是没杯必干,甚是豪爽。

    他这样喝酒,把肖尧和苏家兄弟喝的白眼白张,搞不清他这么瘦的小身板,怎么喝酒这么能喝?

    穆志敬完一圈之后,有人回敬,他就喝干,没人回敬,他自己也是一会喝一点,一会喝一点,一杯三次喝完,喝完再斟。

    范芳菲见他光喝酒,不怎么吃菜,好心的提示他多吃点菜。他只说没事,喝酒不要菜,菜吃多了哪能喝下去酒?

    肖尧见他喝酒这么慷慨,就想把他灌醉,出他洋相。他对着苏家兄弟使个眼色,大家轮流灌他一个,他也是来者不拒,照喝不误。

    范芳菲看出来肖尧是要作弄他,满心不快的阻止大家不要这样喝。可穆志却乐意接受,还让范芳菲不要管,他自有分寸。

    如此一来,喝酒的场面氛围,就比刚刚坐下好了不知多少倍。不管是假客气真使坏,还是真虚伪假恭维,反正这酒喝得是很顺畅,气氛也很热烈。

    两**白酒喝完,穆志一人就喝有一半,苏老三再次让老板上酒,范芳菲阻拦,可穆志却对着苏老三翘起大拇指,夸他讲义气,上档次,真够处。

    又是一**喝完,穆志还是那样,肖尧不淡定了,感情这家伙是个酒坛子,灌不醉啊。肖尧看看苏家兄弟,多少有些醉意,自己虽说还能喝,但摸不清穆志的底细,他不敢再喝了。

    穆志见第三**喝完,苏老三也不叫上酒,他急了,自家叫老板再来一**。范芳菲想拦也没拦住,他直接拿过酒**就打开了。

    肖尧现在后悔当时不该和他假装客气,这会再想阻拦,好像还真拉不下脸来了。但他今晚来找苏家兄弟,还有事要谈,真要喝醉了,还谈个屁啊。

    但穆志现在还没停歇的意思,他们四个,不,等于是五个,喝人家一个,总不能装孬吧?

    “你们要是喝不下去,就别勉强了,我再喝一点就不喝了。”

    穆志见他们几个喝酒磨磨唧唧的,没有刚开始痛快,干脆把话撂下,自斟自喝自乐。肖尧偷鸡不成失把米,听到穆志这样说,也就不管他了。

    肖尧也不在乎有穆志在场,他问起了苏家兄弟在思路镇打架一事。范芳菲此时既担心穆志喝醉了,又为苏家兄弟不听自己劝告,去帮肖尧报仇而恼火,她最主要的是担心对肖尧上学不利。

    “这第一次,他们应该不会和你联系上,我是让码头工人先去买菜,把一张一元的票子做上记号,然后再让二愣子去买菜找茬,双方争执起来,最后混战,我们兄弟只是在边上打黑拳,没有正面冲突。”

    “第一次?二愣子?”

    肖尧没有在意其它,他听出了苏老二话里的关键词。说话时,他还摸摸左边的脑袋,那里有个十字交叉的疤痕,可是有一道是二愣子的杰作。

    “是啊,我们兄弟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等过一段时间,我们还要再去找他们算账。二愣子也是我们原来在思路镇码头的老兄弟,他一手渣巴头(泥块),砸的可准了。”

    “我知道,我知道。”

    “他还把肖尧哥哥的头砸烂过呢,原来还是你们朋友?”

    苏家兄弟一听小爱的话,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算了算了,我当时没找他,以后也不会找他,既然是你们老兄弟,我就更不会找他麻烦了。不过,我告诉你们,这第一次既然打过了就算,不要再有第二次,以后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那怎么行?小师傅,你不让我们去打第二次也行,但你处理的时候,必须带上我们,我们一起为你报仇,这样才解恨。”

    苏老三一听肖尧不让他再去报仇,急的嗓门喊得老大。穆志见他们说的是打架一事,也来了兴趣。

    “要不要我帮忙啊?我在南门一带,也认识几个兄弟,都是打架不要命的主。”

    “你拉倒吧,就你那样,还能认识什么厉害角色?我看你认识的人,都是送命的主。”

    穆志一听苏老三这么小瞧他,当场就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