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吃啥补啥猪头汤-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一章:吃啥补啥猪头汤

    被苏老三看不起的穆志,一时接受不了。他的自高自大,也在酒后被更加的激发。

    “你不要看我瘦就瞧不起我,我瘦是瘦,但都是筋骨肉。你到南门打听打听,我穆老四,也不是吃素的。就是小圆蛋他们见到我,那也是四哥长四哥短的。我……”

    “你等等,你刚刚是说你认识小圆蛋?”

    一个令肖尧十分耳熟的名字,从穆志的口里吐出,肖尧一下打断穆志还要吹牛的**。看到肖尧那么惊讶,穆志更得意了。

    “那是,我在南门电影院看大门,他们一帮兄弟,只要有新片子,都是免费进去看,你说我们关系铁不铁?”

    小爱也知道小圆蛋,她听到后,对着穆志怒目而视。那次她和肖尧一起回去,在路上被他们袭击,肖尧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还被砸了一砖头。

    一顿酒席,在肖尧头上留下十字交叉伤疤的正主先后出现,只能说这个世界太小了。

    “来来来,猪头汤炖好了,你们趁热喝,凉了就有圈味,那就不好喝了。”

    饭店老板端着一个硕大的钢精锅,来到肖尧他们的餐桌边。

    肖尧探头看去,被劈成两半的猪头骨,骇然的浸泡在乳白色的汤里,还落出没砸完的獠牙。范芳菲和小爱都吓得不敢看,静儿却好奇的伸头细瞧。

    “猪头汤?你们怎么想起来要这玩意?”

    肖尧看着也有点发憷,这汤他也喝过,但没见识这样连锅端上来的。

    猪头骨汤在农村的日常生活里,是很常见的。农村人大都喝过猪头骨汤,猪头骨汤对于人体的营养价值也比较高,深受大家的喜爱。喝过人们,大都沉醉在那浓郁的香气里欲罢不能。

    “我们从小就听我妈说吃啥补啥,老三说你这次是头被打伤了,就想到在家喝过的猪头汤,让我找有做猪头汤的饭店请你吃饭,给你补补头。”

    苏老大很少说话,这时把老母亲的教导说了出来。范芳菲听了,忍不住“噗嗤”一笑,打趣起来。

    “不错,不错,他那脑袋被打坏了,是该拿猪头汤补补,哈哈哈,猪头补人头,我受不了了。”

    范芳菲说着就没憋住,到了还是大声的笑了出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你那脑袋也该补补,要用猪脑子补补才行。”

    肖尧被范芳菲笑得有点恼怒,他拿过范芳菲面前的碗就要给她盛汤,范芳菲连忙阻拦。

    “我不敢喝,我脑袋没被人打烂过,不需要补,我来给你盛汤。”

    三个女孩,范芳菲和小爱都不敢喝,静儿听说过,没吃过,可她却无所谓。她从小的经历,导致她对所有能吃的食物,都不会反感,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她都可以吃得下。

    “肖哥哥,真香,真好喝。”

    静儿刚喝一口,就对着肖尧夸赞起来。肖尧喝了一口,也是连连点头。小爱见静儿说的邪乎,忍不住看看范芳菲,她也有了想尝尝味道的**。

    “你要想喝你就喝,我是不敢喝。这么多,再加这些人也喝不完。”

    “你先在静儿碗里喝一口尝尝,要是喝得下去,我就给你盛一碗。”

    肖尧也在一边鼓励,这饭店的猪头汤,比他在农村人家喝的味道好多了。炖这猪头汤很有讲究,稍有不慎,就会带有猪圈味,喝起来让人难以接受。这老板炖的猪头汤,一点也没有圈味,浓香扑鼻。

    小爱接过肖尧递来的静儿的碗,端在唇边犹豫了一下,先是小心翼翼的轻沾一口,然后又渴了一小口,接着又要喝。

    范芳菲坐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看到小爱还要再喝,连忙把碗拿过递给静儿。

    “我给你盛汤,你也让我喝一口尝尝。”

    凡人都有从众心理,小爱若是不喝,范芳菲不可能会去尝这让她感到恐怖猪头汤。但喝过后,她也觉得味道挺好,当然要继续来一碗,满满一锅猪头汤,大家你一碗我一碗,喝掉足有三分之一。

    老板见自己的手艺,得到大家的认可,满意的离开。在这一过程中,穆志没有参与,他照样喝他的酒,其他事情一概不问。

    “穆志,你认识小圆蛋,知道他家住哪吗?”

    范芳菲和小爱喝完汤,招呼静儿一同走出包厢,肖尧趁机询问。

    “不知道,你要是想找他帮忙,我就可以帮你找到他,他每天都会在电影院门口瞎逛。”

    苏家兄弟见肖尧打听小圆蛋的住址,也以为肖尧是要请他帮忙。精明的苏老二就捉摸起来,难道肖尧想玩大的?他连不认识的都要请来助拳,那蔡小头和李进就不用说也会帮忙了。

    肖尧见穆志不认识小圆蛋的家,也就不再多说。穆志搞不清他为何问过就没有下文,他喝干面前的酒杯。

    “你不是有钱吗?有钱能使鬼推磨,那小子最爱财,你只要出点血,叫他咋的就咋的,保证没错。”

    “喝你的酒吧,就凭他还值得我来出血?我会让他好好出血的。”

    听出肖尧的话没有好意,穆志楞了一下,但也没心过问,他拿起酒**又来倒酒,酒**已经见底了。

    肖尧看到很郁闷,这家伙慢慢悠悠的喝倒现在,最后的大半**酒,都是他一个人喝了,可他好像还是意犹未尽。

    “还要吗?你这么喝,也不怕喝死?”

    “算啦,你们都吃完了,我也不喝了,你们有事忙你们的,今晚我来买单。”

    穆志说着就起身要去买单,苏老三一把摁住他,再怎么说,他也不会让小师傅带来的扛锅铲的买单。

    可等苏老二要去买单时,肖尧又不让了。他答应今晚过来一起吃饭,可没想着让他们花钱。他们挣的钱,那才是真的叫血汗钱,每一分钱,都是汗珠摔八瓣挣来的,肖尧怎能忍心要他们花钱?

    他们这里还在拉扯买单,肖尧正想使出淫威,小爱进门就说,芳菲姐已经把账结了。苏老二问她花了多少钱,要来给她,范芳菲不说,肖尧也不让,大家就此结束。

    喝过酒后的穆志,一点也不纠缠,他们回到范芳菲的住处,他取了自行车,随便招呼一声就扬长而去。看他骑车很稳,一点也没有醉酒的样子,肖尧彻底无语了。

    “喝那么多酒都没醉,那么能喝,真是酒囊饭袋。”

    “小爱,你就不能口下留点德?他招你惹你啦?”

    穆志一走,范芳菲不想再由着小爱说来说去,毕竟他现在还是她没有拒绝的对象,她不能任由小爱继续。

    见到范芳菲还在维护穆志,肖尧很纠结,他不喜欢穆志,这里有他对穆志个人的看法,也有自己那么点不愿。他们都不看好穆志,但范芳菲本人愿意,肖尧也不想再去过分干扰她的婚姻大事了。

    肖尧想了一会,最终无话可说,就带着静儿告辞回去。他心里还急着想知道,爷爷把静儿转学的事,办到什么程度了。

    回到爷爷家,看到爷爷对他摇头,肖尧心里一凉。他们商量好的,为静儿办理转学,先不告诉她,等肖尧回到周镇再说,省得又要安慰她半天,这样大家都不好受。

    肖尧心里着急,急忙让静儿洗洗睡觉,静儿却缠着要肖尧陪她,他只能忍住性子,直到把静儿拍着睡着了,才悄悄的来到爷爷房间。

    “我上午去就找到她班主任和学校的教导主任,教导主任是我老友,转学的事他没意见,可静儿班主任不同意,非要见到静儿本人点头,他才同意,说是怕我们把静儿给耽搁了。”

    肖尧听爷爷说完就头大,静儿肯定不会点头的。爷爷也是带有私心,既然班主任不同意,他也没有深究,这也就不能怪他老人家舍不得了。

    肖尧也想就此罢手,可他想想又不行。静儿和两位老人呆在一起时间越久,以后分开,老人肯定会越难受,而且静儿也是越早转回去,才越容易进入状态,融入那边的群体。

    “爷爷,你没把具体情况告诉静儿班主任吧?”

    肖爷爷心里的一点鬼把戏,被孙子揭穿,可他老人家一点也不在乎,反而强词夺理。

    “我说什么?哪个班主任不喜欢好学生?你把学校当菜院门,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啊?你要有本事,你麻个(明天)自己去办,我老了,办不了事了。”

    “二子,不是我们不愿意静儿转学,是学校不同意,静儿在这念书挺好的,她父母也不会怪我们。”

    肖爷爷回来说班主任不同意静儿转学,可把奶奶高兴坏了,这一下午她都高兴坏了。此刻见肖尧还要坚持为静儿转学,也赶忙来劝阻。

    “奶奶,这事已经提出来了,就是现在不转,以后还是要转,我昨晚不都把话说尽了吗,越早对静儿越好,你们现在舍不得,以后会更舍不得,到那时候,就是转了,对静儿影响更大,对你们也一样。”

    肖尧既然决定让静儿转学,他就不会半途而废,他再次苦口婆心的,安慰了爷爷和奶奶一番,直到说的两位老人都不言语了,他才回到静儿睡觉的房间。

    爷爷和奶奶什么都懂,不需要肖尧说,他们都明白。既然静儿必须要转学,那一定是越早越好,两位老人,只是过不去心里那道舍不得的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