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保护也是在伤害-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二章:保护也是在伤害

    看着水熟睡中的静儿,肖尧也在安慰自己,狠心她转学是为了她好。可就在这个为了她好的念头起来的时候,肖尧又坐不住了,自己为静儿好可以硬性而为,那范芳菲呢?为什么又会欲言又止?

    静儿转学是人生的关键,可范芳菲的婚姻,不也是她的第二次生命吗?自己对静儿这么尽责,难道对她的婚姻大事,就可以为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一句话,而听之任之吗?

    想到这里,肖尧再也平静不下来,他起身到外间推出单车就走。

    “二子,这么晚了,还要去哪?”

    奶奶听到声音,急忙查问。

    “奶奶,我忘了东西在小爱家,现在去拿回来。”

    肖尧随口撒个谎,也不等奶奶再说,骑车就走了。发红的路灯光,照着不多的路人。大多数在外乘凉的居民,也已回到家中就寝。

    刚刚睡着的范芳菲和小爱两人,被敲门声惊醒。小爱有点害怕,她怕的是穆志此时找来,那她怎么办?

    “谁呀?”

    范芳菲也害怕,问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晚上穆志喝了那么多酒,要是杀个回马枪,自己还整不好应对。

    “是我。”

    听到是肖尧的声音,小爱抢先下床,开门让肖尧进来。

    “肖尧哥哥,你怎么这么晚了又过来了?静儿呢?”

    “她睡着了,我想来想去,不来把话说清楚,我这一晚都会睡不着。”

    范芳菲一听就知道肖尧要说什么了,她让肖尧为她掌眼,而自己却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见肖尧这么晚还要来劝说自己,她心里很感动。看肖尧的眼神,也带着无尽的感激。

    看到肖尧骑车累得满头是汗,小爱连忙用手帕为他擦汗,接着就拿起扇子为他扇风,嘴里不由得就抱怨起来。

    “你有啥事明天来说不行吗,干嘛这么着急连夜赶来?”

    肖尧没有搭理小爱,范芳菲在一边不说话,她做好了准备,等着肖尧劈头盖脸的埋怨。

    “芳菲姐,你都想好了?”

    在来的路上, 肖尧想了很多的话,可见到范芳菲,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肖尧哥哥,我晚上也和芳菲姐说了好多,可她就是……。”

    “我没想好又能怎么样?我知道你看不来他,可是,你看得来的又有几个?我非要会跟你一样吗?”

    范芳菲不让小爱再说下去,她等着抱怨没等到,却等到肖尧甩来的包袱。哪怕肖尧就是霸气说不准她和穆志搞对象,她也能够承受,可他这一个问话,就把她的心思彻底打乱了。

    “芳菲姐,他根本就不是爱你,他……他爱酒,你难道没看出来,他喝酒的时候,小眼咪咪的,心神全部放在享受品酒上,那种沉醉,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你不也喝酒吗?男人又有几个不贪酒的?你们几个人加起来都喝不过他,那也是他的一个优点。”

    得,这就叫“爱屋及乌”,肖尧看不惯的,竟然被她说成是优点。肖尧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很词穷。

    “是你让我给你掌眼的,现在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你这不是在耍我吗?”

    “我是让你帮我看看,那你现在告诉我,他哪些德行不好?喝酒就别说了。”

    “他目中无人,说话霸道,爱吹牛,还……还死要脸活受罪。”

    肖尧在脑子里罗列了一下,好像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毕竟才接触一下午,他也不能无中生有。范芳菲在他说完后等了一会,见他不说了,才问道:

    “还有吗?”

    “没……暂时没了。”

    “还有,他长得太丑了,根本配不上你。”

    小爱见肖尧没说她认为最关键的,赶紧补充。范芳菲看看小爱,脸上微微一笑。

    “我第一次看到他,根本就不想和他继续下去。可他来找我的次数多了,看惯了,也就不觉得他有多么难看了。”

    范芳菲说道这里,又看着肖尧说道:

    “你说他目中无人,我第一次见到你,就你那泥猴一样的时候,你不也是?你不但说话霸道,做事更霸道。你说他死要脸活受罪,那你告诉我,谁活着不是为了脸面?谁又能来到这个世上,一点罪不受?”

    肖尧被范芳菲一连串反问,说得哑口无言,弄了半天,自己在她心目中,也是自己反感的印象。

    “芳菲姐,不是这样的,肖尧哥哥霸道,不是为了自己,他是为了我们好才霸道的,那个人霸道是自私,只是为了他自己。”

    周薇爱听不得范芳菲,把肖尧和穆志摆在一个层面,她直接就否定了范芳菲的论调。肖尧觉得自己的心一下畅快多了,顿时觉得自己形象高大许多。好听的奉承话,谁都爱听。

    “那还有,他爱吹牛你怎么不说?我就不喜欢吹牛,有啥说啥。”

    “你有没有吹牛,谁知道啊?反正我也喜欢吹牛。我在单位姐妹面前,在我的老同学面前,把你吹得天花乱坠,她们还都误以为你是我……”

    范芳菲说道这里突然停住,她差点就秃噜出来“对象”二字。可这虽没说出口,肖尧和小爱都不是傻子,谁都听出来了。

    “芳菲姐,你就说你和肖尧哥哥在搞对象,让他死了这份心。今天苏老三都喊你小师娘了,他不也没敢把苏老三咋的,他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周薇爱不喜欢一个人,她就不在乎用什么方法来得到目的。肖尧只得叹口气,非常真诚的说道:

    “芳菲姐,我不是硬要阻拦你和他搞对象,我只是想保护你,不让想你受到伤害。”

    “你不说,我也知道。可是,你还不懂,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女孩,你都想要去保护,你能护得过来吗?你对她们的保护,难道就不是另一种伤害吗?等你再长大一些,走上社会,你渐渐会懂的。”

    这些话,肖尧没听懂,周薇爱就更不懂,保护怎么也是一种伤害?他俩都被范芳菲说傻了。

    “芳菲姐,难道你不喜欢肖尧哥哥保护你吗?你有时候看肖哥哥的眼光,都巴不得要把他融了一样。哥哥那么在乎你,这么晚都来劝你,他又怎么会伤害你呢?”

    小爱的话,问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她哪里知道范芳菲心里的苦楚。自从苏老三第一次见她就喊她小师娘,她的心就没有平静过。她不为自己的名誉,去责令苏老三改正,也是有自己的那一点虚荣。

    她的同事和同学,听到她夸奖肖尧,把肖尧吹的天上有地下无。她们一方面问她是不是爱上这个小弟弟了,一方面要她带她们认识认识。

    可她既没有肯定没有否定,这就是她的虚荣心在作怪。她也不带她们认识肖尧,她已经觉得肖尧身边的女孩够多的了,他已经照顾不过来了。认识的越多,对肖尧的压力就越大,因为他不懂得拒绝。

    她和肖尧接触的时间越久,越是觉得自己的心难以控制。她害怕这种心情的滋生,她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也不可能去做。

    所以,她才答应了同事的介绍,所以,她才无视了穆志的相貌和一些缺点。这一切,都是她想尽快脱离肖尧,阻止内心对他的那种依恋继续滋生。

    周薇爱用明亮清澈的眼睛盯着范芳菲,她轻挽小爱一臂。

    “小爱,你以后就会知道,他对你的在乎,也是一种伤害。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他就是一个害人精,谁认识他谁倒霉。谁跟他在一起时间越久,会被害的越深。”

    范芳菲说着,就抑制不住要发作。可她如此埋汰肖尧,周薇爱很不高兴。

    肖尧没来的时候,是你要等着他来帮你看看。现在来看了,我们都不喜欢,你却不听,反过来说肖尧是害人精,这让人到哪说理去?

    小爱瞪眼生气,挣开她的双手,范芳菲也觉得自己有点歪怪,她再次抱住小爱的胳臂。

    “小爱,你别生气,我知道我那样说他,你不乐意听,可是我说的是现实。你想想,她对你好,对静儿和其他女孩都好,你算过他对多少女孩好了吗?”

    “可是,我们都乐意他对我们好。你难道想让他对你不好吗?”

    周薇爱想不明白,范芳菲只得再次耐心的说道:

    “我当然喜欢他对我好,可他的好,是会让人上瘾的鸦片,总有一天会害了大家。你看城里的,农村的,学校的,周镇的,那么多女孩,可他以后只能对一个好,你说他对另外的女孩,是不是都是伤害?”

    小爱听他这么一说,多少明白了一点。可她不愿去想那么多,更不愿去想那么远。

    “就你们大人事多,我们老师还在课堂上说,要团结每一个同学,一起努力学习。到你这就变调了,都是你的私心在作怪。”

    “对,我是私心作怪。那是因为你还小,不知道成长的烦恼。他又不是皇帝,可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以后走上社会,谁和他在一起还说不定呢。越早离开他,受到的伤害就会越小。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今天说的都是真理。”

    周薇爱这下完全听懂了,她虽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即便你不接受事实,但不得不尊重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