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女人就怕嫁错郎-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三章:女人就怕嫁错郎

    周薇爱沉默了,她一直认为,只要自己能和肖尧在一起,那就是一种幸福,是一种安慰,更有一种受到爱护的依赖感。

    可范芳菲给她摆明的未来,又是那么的渺茫和无助。她看向肖尧的眼神,也带着殷切的期盼。

    “你别听她胡说,她今晚猪头汤喝多了,满脑壳都是猪脑子。你放心,不管将来怎么样,你都是我妹妹,我会一直对你好的。”

    得到肖尧的承诺,小爱虽不是十分满意,但她也能够接受。可范芳菲就不愿见到肖尧这样对待小爱,她又把一瓢凉水泼了过来。

    “肖尧,你别大话说早了,到时候就不是你愿不愿意对她好,而是你能不能对她好的问题。我把话撂在这,等你结婚后,你要是还像现在这样,你就等着家无宁日吧。”

    “你吓唬谁呀?我对谁好我乐意,大不了我不结婚。”

    看到肖尧僵着脖子抗辩,范芳菲轻蔑的一笑。肖尧这话,她根本就不屑去反驳,她曾经也想过,找不到满意的对象,大不了不结婚。可眼下的形势,她一日不结婚,从外部到内心,都无安宁之日。

    一场毫无意义的辩论,一趟没有结果的规劝,令肖尧十分沮丧,想到明天还要为静儿的事情烦神,肖尧只得打道回府。该做的,做了,没做到,尽力了。

    肖尧怎知,他这一妥协,就在不远未来,如此娇俏可爱的美女,会落得夫离子亡的悲惨境地。这正是:

    局外清醒局内茫,佳人为嫁狠心肠。

    月圆仅把三春赏,受虐情死离空房。

    独宠娇儿十载忙,霹雳噩耗震天响。

    蠢汉短命贪黄汤,芳艳未衰幼子亡。

    一棺同睡父子俩,苍天流泪何堪伤。

    凄苦余生魂游荡,终悔一生嫁错郎。

    肖尧走后,范芳菲和小爱两人久久不能入睡。她知道自己逆了肖尧的好意,也就有意无意的向小爱透露一些自己的心声。当然也解释了她为何不顾他们的阻拦,执意要和穆志谈对象的情由。

    听得似懂非懂的周薇爱,倒是好像有点明白,但作为涉世未深,才刚刚含苞未放的小爱,又哪里会完全透析她的心思?

    男人就怕入错行,女人就怕嫁错郎。范芳菲如此煞费苦心的,小心翼翼的求证未来的郎君,到头来只因自己的任性和迁就,为了出嫁而出嫁,再次印证了自古红颜多薄命的千年定律。

    第二天一早,肖尧留下静儿在家陪着奶奶,他让爷爷带着他,一起去找到了静儿的班主任,把对爷爷奶奶说过多次的话,又重新对着班主任复述了一遍。

    看到班主任老师还是不愿松口,肖尧无奈,只得又把自己和静儿如何认识的一段渊源,简略的告知老师。

    静儿那一段苦难的过往,深深的打动了老师的心,不要说为了静儿学习,但就是让静儿回到父母身边,让他们一家早日团聚,老师也狠不下心,再阻止静儿转学了。

    拿到了静儿的转学手续,肖尧不知道自己是喜还是忧。他让爷爷先回家,转告静儿说自己还有事。他再次单骑独行,来到范芳菲的住处。

    “肖尧哥哥,你怎么一个人来了?静儿呢?”

    她们俩料定肖尧今天会来,一早起来就没出门,但没想到他过了这么久,又是独自前来。

    “我把静儿转学的手续办好了,明天就送她回家。”

    肖尧说着,就把那张转学证明拿出来,给她俩人看。

    “什么?你要把静儿转回家念书?出了什么事吗?”

    还没等小爱发问,范芳菲就紧张了。她第一感觉就是肖尧做错了什么事,不然爷爷奶奶怎么会同意让静儿转学?她去找静儿的时候,爷爷奶奶说到静儿,都满是不舍她放假回家。

    肖尧心里对她还有气,这会见她看向自己的目光,又是那么的充满不信任,他干脆就不理她。

    “肖尧哥哥,为什么呀?静儿在这念书念的好好的,干嘛不让她继续在这念书啊?”

    他可以和范芳菲别气,但不会让小爱着急,少不得他又把说过多少次的话,再说一遍。

    “我现在还不想让静儿知道,我下午要把静儿的东西全部打包托运回去,芳菲姐跟我一起去,你下午帮我带着她玩。”

    “你都不理我,我干嘛还要帮你忙?除非你这次去周镇,愿意带着我一起去。”

    其实她心里清楚得很,肖尧会带她一起去的。她这么说,也就为了小小报复一下他刚刚的行为。

    “肖尧哥哥,你这样做不对,静儿都不知道你就把她转走了,她到家知道了该多伤心啊?我觉得静儿好可怜,你只要为了她好,就随着你的想法去做,完全不管她的想法,太霸道了。”

    “你懂什么?现在告诉她,她不想走,爷爷奶奶就更舍不得,到时候哭天麻唔的,会引得两位老人更难过。我们到家再说,有她父母在身边,就会好的多,你下午可千万不要说露嘴了。”

    若不是担心这些,肖尧也不会这么细致的对小爱解释。范芳菲此时觉得,她不该让他为自己掌眼。他这次来给静儿办转学,心情肯定不好,自己还找他邦那样的忙,对他来说太残忍了。

    肖尧这天中午没有回去吃饭,是想让静儿和爷爷奶奶多待一会,他在这里和她俩吃过饭后,三人一起来到爷爷家。

    静儿在见到爷爷单独回来时,心里就不乐意。但爷爷说哥哥办事去了,她也只能和爷爷奶奶玩闹。

    奶奶时常背过脸去擦泪,被静儿发现了,奶奶说眼里进了沙子,静儿连忙给奶奶吹眼,越吹奶奶的泪水越多。吓得静儿又是用手帕擦,又是用嘴吹,忙得的不亦乐乎。

    小爱一到爷爷家,就看出来两位老人神色和往常不一样,但她不敢多说,直接就要带静儿出去玩。静儿不干,她要缠着肖尧一起去。

    “静儿,你和小爱姐姐先去玩,我和芳菲姐姐还有点事要做。大人的事,你和小爱姐姐都不好参与,听话啊,哥哥忙完就去找你们。”

    静儿虽是不情愿,但听到肖尧那么坚决的语气,也就装着高兴的样子,跟着小爱一起走了。

    奶奶帮着肖尧一起收拾静儿物品,一边在肖尧耳边絮叨。大到为静儿买的被窝枕头,小到牙刷牙膏,都一一装进大包,还把静儿的自行车,擦得一尘不染。

    肖尧只给静儿留下一套晚上要换的衣服,其它所有属于她的一切,全部打包运走。他不想留下静儿的任何东西,让两位老人以后看到睹物思人。

    肖尧和范芳菲临走之时,回头对爷爷奶奶说声晚上不回来了,也没等两位老人回话,直接骑着车就走了。自行车的后面,各自驮着两个大大的包袱。

    两人到火车站后,经过一阵忙碌,终于把一切搞定。在这一过程中,肖尧很少说话,范芳菲也知他此时心情不好,不是必须要说的话,她也缄口不言。

    “肖尧,你带我到环河公园坐会好吗?”

    他俩来时,肖尧是骑的静儿自行车,这会回去,只有范芳菲的一辆车,她坐到车后,对肖尧提出要求。

    没听到肖尧回应,范芳菲知他听见了,但他是不是答应,她心里没底,也只能随他去。

    肖尧骑车带着范芳菲来到环河公园的岔路时,他车把一拐,骑进一条非常狭窄的柏油路。

    这就是环河公园的马路,平时基本没有汽车来往。早上会有不少人在这里晨练,到了晚间,在路上来来往往的,也大都是一对对情侣或者前来乘凉的附近住户。

    他把自行车停在一颗树荫下,跟着范芳菲一起走下河坎。这时分,公园里几乎看不到人,树荫下的木制座椅,全部空落落的横在河边。

    肖尧找到一个完全被树荫遮住的座椅,先用嘴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又用手帕擦擦,才让范芳菲坐下。

    “你干嘛要对每一个女子都这么好?”

    肖尧这会很累,他也想坐下,可没想到范芳菲刚落座就来这样问他。他就站着没坐,觉得她这话问的太无厘头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现在一脚把你踹河里,你才开心?”

    范芳菲不说话,伸手把肖尧拉坐在身边,看他头上有汗水,就把自己的手帕拿出来想要给他擦,但她手伸到半途,又把手帕递到肖尧手里。

    “我知道,你心里不高兴,但你不要把静儿的事和我的事情,扯到一起来。你既然是为了静儿好,你就不要垂头丧气的,脸拉那么长,给谁看啊?”

    “我承认,我是因为静儿转学的事心情不好,可是我反对你和他的事情,与这没关系,我只是想保护你,我也是为你好。”

    肖尧既然昨晚把话说开了,他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什么老话,什么拆不拆一桩婚,他都不去考虑了。

    “我又不是傻子,我当然知道。你说要保护我,难道你能保护我一辈子吗?”

    “我……。”

    肖尧回答不了。

    “我不会去学什么三从四德,但古话也是有道理的。你既然注定不能保护我一辈子,那我就必须要找到一个可以保护我的人,来代替父亲、代替你。到了我这个年龄,还是越早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