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风险和机会并存-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四章:风险和机会并存

    范芳菲的话,让肖尧无法辩解。他知道这是她到了选择的时候。男人和女人看待社会的角度不同,对人生的认知也大相庭径。

    男人靠征服世界,来赢得女人的青睐,女人则是靠征服男人,来赢得世界。

    选择就是面临两难之地,否则如何要去选择?选择也就没有界线明显的对错。任何一个选择,只要是在充分了解之后,凭着自己的理性和思考做出的,都是正确的。

    是选择就会有风险。但风险和机会并存,黑暗与希望同在。如果最优的选项不存在,结果的好与坏,在很多时候,都是取决于主观的感受。

    没有办法得到最优时,选择哪种方案,是不同的人生哲学之间的较量,更重要的是,找到一条她觉得有价值的未来的路。关乎她的家庭生活,并无优劣对错之分。

    肖尧不认可穆志,是从自己的认知去衡量;静儿和小爱不认可,也是从自己的好恶去评判。真要他说出穆志哪里有什么恶习,或者败坏的道德,他说不出。

    肖尧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一时陷入了沉思。范芳菲则轻轻的将俏头,靠在肖尧的肩膀上。肖尧侧脸看看她,她那一份娇弱和无力,让肖尧看得一阵心酸。

    “你要是想好了,那就试试看吧,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绝不轻饶他。”

    范芳菲难得一次乖巧的“嗯”了一声,她把上半身的重量,全部靠在肖尧身上。有了他这句话,她的心更踏实了。只要她发觉穆志不是她能托付终身的人,那么她就回头无忧,不怕穆志纠缠不放。

    本来肖尧以为范芳菲让他到环河公园坐坐,他以为她有什么话不好当着小爱他们面说,可这时候,范芳菲只是靠在肖尧的肩膀上,沉默不语。肖尧有点着急,想走了,他心里牵挂着小爱和静儿。

    “芳菲姐,我们……。”

    “肖尧,别说话,你能抱抱我吗?”

    没有拒绝的理由,肖尧轻缓手臂,拥住她柔若无骨的腰身。范芳菲由刚刚斜靠肩膀,变成依偎在他宽阔的胸怀,听到他那健壮而又有力的心跳。

    肖尧和她之间有过亲密接触,但那两次都在其中一人醉酒之后,像这样都是清醒状态下的拥抱,亦属首次。

    范芳菲在他那节奏明快的心跳声,和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体味中,竟然昏昏欲睡。

    这个胸膛,是她认为除了父亲以外的最为安全的港湾,是她认为可以依赖的最为温馨的花园,也是她想得到而又不可能得到庇护所。

    她很累,从身体到精神,都很疲惫。从昨天在小爱家见到肖尧,直到现在,她才完全放下心神,就这样斜偎在肖尧的怀里,坦然入睡。

    肖尧怎么也没想到,她要来这里坐坐,是困了要睡觉,早知如此,他直接把她送回家睡觉,他去和小爱和静儿玩多好。可眼下,看到她这么快就陷入沉睡,他真不忍心叫醒她。

    无奈之下,肖尧只得轻轻的把她横放到自己的腿上,用手垫在她的头下,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这样一来,范芳菲的正面完全面对肖尧,那诱人的高耸,和娇俏嫩滑的俊脸,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眼底。

    如此温玉在怀,秀色当前,要说肖尧还能做君子,那就太高看他了。他四下看看没人,闲着的一只手就抬了起来,他想偷偷地去摸摸那那薄薄衣衫下的柔软。

    肖尧的手慢慢的靠近,他也担心她会突然醒来,那就糗大了。可眼前的傲娇那么大,他忍不住冲动好奇的心。还有一点就是她老是和自己较劲,他有那么点坏心思,要趁机占个便宜,惩罚她一下下。

    就在肖尧快要得手的时候,范芳菲不知是睡的不舒服,还是自然的换成习惯的睡姿,她稍一翻转,侧身面对肖尧,上面的一直玉手,好巧不巧的搭在肖尧的两腿之间。

    肖尧那玩意可不是个好鸟,其实范芳菲的手,并不在那玩意正上方,还是稍微有点距离的,可它却在那不安分起来,探头探脑的蠢蠢欲动。

    本想吃点豆腐尝尝鲜的肖尧,这时候难受起来。它不可控,要是这时候她醒来,自己的男人形象就丢光了。

    帐篷毫无意外的撘起来,肖尧只能使劲往椅背上靠,想要离开她哪怕一点点距离。可他往上一挺腰,差点就把范芳菲弄的滚下去,他赶紧用手勾住她的后背。

    这一下动作太大,范芳菲的手背,真的碰到了帐篷顶,范芳菲也被惊醒了。

    “我睡着啦?睡了多久啦?”

    “没……没多久。”

    范芳菲抬手捋了一下脸上的秀发,并没有起身。看到肖尧涨红了脸,脸色很不自然。她收手的时候,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她一下坐起来。

    “你……,你也太坏了,我就睡一会,你都不老实?”

    “我没有,你别诬陷好人。”

    肖尧否定的很凛然,没有得逞,就是没有,想冤枉他,没门。

    “好人?你那……也是好人?”

    范芳菲的嘴角撇了一下,目光在他的两腿之间扫了一眼,她一脸火烧火燎的的鄙视着肖尧。

    “那能怪我吗?谁让你睡得好好的要翻身,它又不听我的指挥。”

    肖尧这话说的没底气,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在老师面前认错一样。范芳菲还没见过肖尧这般模样,她心里一乐。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还要问啊?我不喜欢你,怎么会反对你跟那个人搞对象?”

    肖尧想都没想,他认为范芳菲这问题,太幼稚了。

    “你反对有什么用?我不跟他搞对象,还能跟你这个小屁孩搞对象?快走吧,静儿一定等着急了。”

    “你不要小看人,我……。”

    说道搞对象,范芳菲的心情立即就沉重起来,她也没了再逗肖尧玩的兴趣,站起来整理一下衣裳就催肖尧赶路。

    肖尧被她的瞧不起语气激怒,差点就说出他已经有过女人的话。

    “你什么?我都替你身边的女孩子担心,她们都和我一样,对你不设防,总有一天会被你给祸害了。你上午说把静儿转学了,我就以为你对她做了坏事。小屁孩,一点自制力都没有。”

    “你……,你就是猪脑子,我懒得跟你说。亏你想得出来,静儿是我妹妹,还那么小,我再不是人,也不会干那伤天害理的事吧?你要是再敢污蔑我,我就……。”

    肖尧一跟范芳菲斗嘴,他就发狠要把她怎样怎么样,这时候他又后悔,刚刚就该胆子大一点,动作快一点,吃了她的豆腐,现在被她诬陷也不亏。

    “你就怎样?你喊吃了我啊?”

    肖尧气得在心里发狠:我就吃了你,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吃干抹净。他走到自行车边上,打开锁,也不等范芳菲坐上,骑上车就走。

    肖尧本以为范芳菲会在后面喊他,可他走了一段,后面却一定动静没有,他只得停车回头查看。

    范芳菲不但没喊他,反而背转身,在树荫下朝着相反方向走去。那步伐不大不小,悠哉悠哉,还伸手挡住即将碰到头部的垂柳,正是全译了啥叫闲庭信步。

    依肖尧的脾气,真想不管不顾的骑车就走。可他做不到,只好骑车回来,心里默念:好男不和女斗。

    听到身后肖尧骑车回来,范芳菲非常得意,她不回头,继续我行我素。

    “你上来不上来?再不上来,我可就真走了。”

    “你真走也好假走也罢,我又没拽着你不让你走,你要走就赶紧的,别耽误我逛公园。”

    范芳菲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肖尧这下只能服软了。

    “芳菲姐,我错了好不好?再不走,静儿她们真的会等着急了。”

    “看在静儿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仅你这一次,下次再这样,可没这么便宜了。”

    范芳菲说着,轻轻一跃,跳到自行车的后座上,抱住肖尧的腰身,等到肖尧掉个头,才继续说道:

    “你以后在我面前,绝对不准张牙舞爪的。”

    “我哪有?”

    肖尧此时就是一个斗败的公鸡,连抗辩都是那么的有气无力。肖尧有脾气,甚至可以说脾气暴躁、很暴躁。但他只会和女孩斗气,只要女人和他较真起来,他就立即没了脾气。

    他这没了脾气也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女人面前,男人想都别想。

    也许是在公园已经被肖尧抱过的缘故,范芳菲这一路回去,不像从火车站到公园,扶着座位坐着。她从坐上来抱住肖尧的腰,一直就没有放开,还把头靠在他的后背上,闭着眼随他骑到哪里。

    周薇爱按照肖尧的约定,在带着静儿玩了一定时间后,就带她来到范芳菲的住处,可是左等右等,不见他俩回来,静儿都急着要小爱和她一起回爷爷家了。

    小爱只好耐心安慰了一遍又一遍,眼看下班的时间到了,还不见他俩的踪影,周薇爱也有点着急了。

    为了安抚静儿焦急的情绪,她带着静儿,走出剧场。刚到马路上,就看到肖尧骑着单车,范芳菲坐在车后环抱着肖尧的腰,一直来到她俩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