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强颜欢笑不解忧-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六章:强颜欢笑不解忧

    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矛盾的对立,肖尧此时的心情就是这样,安慰好了静儿,他很放松。可一想到这次回去,就把静儿丢这里,他心里又是满满的不舍。

    正如何碧香所说,今天是两件事聚到一起了,肖尧 此时有开心也有烦闷,喝酒喝的也快。即便静儿和小爱不时给他夹菜吃。但半斤酒下肚,他就有点飘飘然不知所以然了。

    “阿姨,静儿的东西,我都寄过来了,最多几天就能到。她的钱,我也全部取了出来,你都留着给她用,别委屈了她。”

    肖尧说到这里,眼圈有点发红,他使劲眨眨眼,把几叠钱从包里拿出来,递给阿姨。

    “怎么这么多?她哪来这么多钱?”

    阿姨不敢接,肖尧手里的钱,至少有两三千,她吃惊的看着肖尧。小爱基本上都知道这些钱的来历,但她也想不到,肖尧会给静儿聚集了这么多。

    “阿姨,你就放心收下吧,这里有别人给的压岁钱,也有欺负静儿的给的赔偿款,不偷不抢,都是正正当当得来的。”

    “肖哥哥,我不要,还是你给收着吧,我要是缺钱花了,也可以找你要啊。”

    静儿一直就没把这些钱当做是自己的,她这么说就是耍个小聪明,好让肖尧把钱收回去。小小的人,也学会转弯抹角了。

    “静儿说的对,这钱还是放你那比较妥当,我们现在不缺钱用,你交朋接友广,在外开销大,你还是留着自己使吧。”

    阿姨不接,静儿把肖尧的手往回推,三人一时僵持住了。肖尧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付账来回推让,这会轮到自己头上,他有点按耐不住,心情有点发燥。

    何碧香知道肖尧既然拿出来,就不会再收回去。她自己就为夏延的赔偿款和肖尧推让过,后来也是肖尧急眼了,她才只好手下了。

    “小惠姐,你还是收下吧,静儿以后念书,吃喝咬嚼都用得上。你现在让他收回去,不是在要他难看吗?”

    何碧香的及时援助,把肖尧急躁心顿时安抚下来,他把钱全部放到阿姨面前,趁着酒劲说道:

    “还是姐姐最了解我,来,我好好的敬你一杯,干了。”

    肖尧的话听起来恭敬,可那行为和眼神就多少带有暧昧色彩。范芳菲一见就了解其中的意味,她在外就遇到过不少这样,带有挑逗的敬酒。

    肖尧喝完酒,又把寄运货物的清单交给阿姨,让她到时候按照清单查收。阿姨心里难过,看都没看,就把货单和钱全部收集起来,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场回去了。

    酒入愁肠愁更愁,强颜欢笑不解忧。肖尧在阿姨走后,打起精神和大家喝酒。他们只是把剩下的酒喝完,肖尧还没吃饭,就醉倒了。

    其实,按照肖尧的酒量,就是一个人喝光一**,也不至于这样。而今天,她们几人至少喝有二两,肖尧也就七八两酒,只能说是心态醉了。

    肖尧喝完酒,站起来,东倒西歪的要去房内睡觉,大家劝他多少吃一点,他也不听,在何碧香的搀扶下,来到里间,倒在床上就睡。

    “肖尧哥哥今天喝这么点酒就醉了,早知道我就多喝点。”

    “这人喝酒啊,是凭兴致。哪天兴致好呢,酒量也会随着增加,心情烦闷,喝不了多少就会醉,心态不一样,酒量大小就大不相同,人家说:喜酒不醉人,也是这个道理。”

    范芳菲在剧场工作,算是见多识广,文化水平也相应高得多。她为小爱解释一下,肖尧今天为什么喝这么点酒会醉的道理。

    “你现在说的头头是道,干嘛不早说?早知道我们都多喝两杯,哥哥就不会醉了,我都懒得理你。”

    “早说晚说都一样,我们多喝点,他没喝醉,还会要酒喝。再说了,他求醉,我们也拦不住,不信你问问何姐,她是最了解肖尧的。”

    范芳菲的话含沙射影,既有对肖尧喝酒时说的话嫉妒,也有对何碧香与肖尧之间的关系猜疑。

    何碧香也是在厂里和姐妹工友相处甚久的人,她虽说没有文化,但对这些争风吃醋,话里有话的语调,还是很熟悉的。

    “小爱,你别怪她,芳菲妹妹说的对,她比我更了解你肖尧哥哥,她才是你哥哥的红颜知己。”

    静儿怕她们说话大声,吵醒了肖尧,就做个禁声的手势,又去推开房门看看。

    “三位姐姐,你们说话小声点,别把哥哥吵醒了。”

    “还是静儿好,知道什么时候都护着哥哥,你们都要学着点。”

    田倩拉过静儿,很爱怜的夸赞起来。被她俩这么一打岔,刚刚的争执就不再继续了。何碧香和田倩也去了宿舍休息,一会还要上班。

    “静儿,你也累了,去和你哥哥一起睡会吧。”

    看到她俩走了,何碧香想和小爱聊天,又觉着静儿在这碍事,就打发她去睡觉。静儿也正有此意,就点点头进去了。

    “小爱,你有没有发觉,何碧香和肖尧有点不对?”

    “有什么不对?她是肖尧哥哥的姐姐,你不要胡乱猜疑好不好?”

    周薇爱对范芳菲这么小心烂鬼的态度,很不感冒。

    “唉,我同事说我胸大无脑,我看你才是。你跟肖尧来这么多趟,难道就一点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有你的大吗?你同事这么说你就对了,正事不足,邪事有余。这边我没发觉,我倒是发觉到你和肖哥哥有不对的地方,你敢说,你昨天下午,没和肖尧哥哥发生什么吗?”

    周薇爱旧事重提,让范芳菲一下语塞。

    “我……我能和他发生什么?我都有对象了。”

    她的回话明显底气不足,语气也略显慌乱。

    “说谎,傻子都能一眼就看出来你在撒谎。你说谎话的本事太差了,以后得好好练练,你老实交代,我不会说出去的。”

    范芳菲心中对肖尧与何碧香的关系差生猜疑,她是想借此来点醒小爱,没想到小爱现在却咄咄逼人,要她老实交代。她气得泛着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有什么不好交代的?昨天他不就是抱着我睡了一会吗?不是怕你俩等着急了,我们还不回来呢。你以为我怕你啊?”

    “切,还在撒谎,青天白日的,你们到哪睡觉去?我看你是想他抱你想疯了吧?不顾脸,你这话都能你说出来骗人。”

    说假话被说骗人,范芳菲也就忍了,可她说的是真的,小爱不但更不信,竟然都说她不顾脸,范芳菲气得都想上去撕她嘴。

    “你不信就算了,我也懒得跟你扯这事,你今晚上这样……。听明白了?”

    范芳菲咬着小爱的耳朵说了半天,周薇爱长大嘴、睁大眼,恐慌的点头应允。

    肖尧回城连续三天,亲自办了自己不想办的事,多次说了自己不想说的话,忙得也是连轴转,可以说是心力交瘁,中午喝了酒就支持不住,这一觉就睡得天昏地暗,下午周敏过来看到,也没舍得惊动他。

    直到周三过来,不顾静儿和小爱阻拦,硬是把肖尧喊醒。

    “肖老弟,你是猪啊?这午觉也能睡好几个小时?赶紧起来。”

    “呃……周兄,有什么事吗?”

    肖尧还在迷糊,他揉着眼坐起来,一时没反应要下床。

    “我能有什么事?你上次来,我忙着没回家,你倒好,单枪匹马就去讨账,还把人打水里,你以为回来瞒着他们,我就不知道啊?”

    “不说,不说,我请你喝酒,行了吧?。”

    肖尧赶忙站起来捂住周三的嘴,但此时已经晚了,房间外的范芳菲与周薇爱,以及站在门边的静儿,都听得真真的。

    原来是周敏,因为肖尧把欠账要回,解了她多日来的烦心事,那天周三回来,她一高兴,就把这事对三哥说了。

    在周敏的计划,也想让他三哥去帮忙要账,但考虑来考虑去,都没好意思张口,这会肖尧把事情解决了,她也如释重负。

    周三听完妹妹的讲述,就有点不信。这么久要不来的账,肖尧去了就要来了,那么好巧就赶上了?于是,周三就托那边的熟人打听。

    那人回来说是,那天在他们镇上,来了两个外人要账,和镇上的小混混发生了冲突。

    传话的内容是,来人和小混混打赌,他把小混混打倒水里就两清,小混混被打进水里后,本是不愿就此罢休,后来有人出面,阻止了事态发展。店老板也许是害怕他俩太厉害,就把账给结了。

    带话人没有把话带多,其中内情倒是少了,只不过他后来提醒一句:

    “你让那两人还是小心点,那小混混也不是个好东西,防止他带人来你们厂里报复。”

    周三对他的提醒,倒是不在意。不过他担心的是肖尧在这来回跑,万一要是被他们埋伏了,在这吃了亏,那他周三就说不过去了。

    “肖哥哥,你不是对我妈说,你们去了没打架吗?”

    静儿不关心肖尧打架没有,她在意的是肖哥哥在她母亲面前说了谎。

    “静儿,哥哥错了,我那么说,也是不想让你妈妈担心,你可要替哥哥保密哦。”

    肖尧很坦然的承认错误,静儿很满足的点点俏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