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响鼓不用重锤敲-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七章:响鼓不用重锤敲

    面对肖尧的要求,静儿当然会答应,只不过她还是有话要说:

    “肖哥哥,这次我可以替你保密,只不过下不为例哦。我们老师说:骗人的孩子,都是坏孩子。做人不可以说假话,一定要实诚。实诚,你们懂吗?就是实在加诚恳。”

    静儿说到老师说,故意模仿老师的语气和腔调,虽说稚嫩的声音未脱,但形态已有三分像了,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肖尧上次过来,没有去喊小爱,她和范芳菲两人都没来,对此事毫不知情。这时听说肖尧打架,也不是很在意。在她俩看来,肖尧到哪不打架才是怪事。

    “我听我妹妹回去说,你中午一个人把自己灌醉了?怎么?有什么难心事了?要不要我帮忙?”

    周敏和晓晴,中午都是回家吃饭,他们回来上班时,得知肖尧又回来了,周敏来找肖尧,见他还在沉睡,就随便问了一下小爱,然后就连忙回去告知周三。

    这里的主要原因,还是肖尧说他上次来没见到周三,周敏才特意去说一声。别这次来周三刚好在家,不去通知一下,怕他又走了。

    “我能有什么烦心事?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无所事事,有烦心事也轮不到我。”

    做兄弟能做到到周三这份上,肖尧很知足。他心里的事确实很烦心,但谁也帮不上忙。那是他自己内心的结,是对静儿转学回家的不舍,只有时间才能慢慢解开。

    周三见肖尧不愿说,但他眼底的一阵暗淡,还是被周三记录下来,他以为是有女人在场,肖尧不好说。

    周敏已经知道她三哥晚上会来叫肖尧去吃饭,所以,就是到了厂里吃饭时间,也没人过来叫他们去吃饭。几人稍微胡说八道几句,就一起来到老地方,这里已经有了周三先前喊来的几个小弟在等候了。

    大家都是老相识,就连范芳菲和小爱,她俩也不太生疏。见面寒暄一阵后,各自落座。还没等酒菜上齐,周敏也独自过来了。

    她看到桌上只有肖尧带着静儿坐的一方宽松一点,这也正合她意,她就直接坐到肖尧左边,和静儿两人把肖尧夹在中间。

    “今晚没加班?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

    周敏刚坐下,肖尧见她后面没人了,这才悄声问了一句。

    “总不能你每次来,我都让厂里不加班吧?你还想谁来?我特批,还去帮你喊。”

    周敏往这一坐,对面的范芳菲就看着笑,还和小爱交头接耳。她心里的无名火升起,正好遇到肖尧发问,不冲他发往哪发?

    肖尧好心好意的询问一下,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他心里直叫苦。我没惹你啊,不就是找个借口随口问问吗?你要是来了我不理不睬,那不更要倒霉?

    “小妹,你又犯哪门子神经啊?你不是对我说,你晚上来不了吗?这会累了,就拿肖老弟出气啊?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的老板。”

    周三见肖尧被妹妹怼的不吭气,面前又都是自己的兄弟,他不得不站出来为肖尧争面子。

    周敏是对周三说了,晚上不来吃晚饭。说了不来,现在特意跑来,她有她的想法。

    下午她在办公室见到范芳菲,心里就不疼快。这会她见到三哥和他带来的一帮兄弟,老是忍不住偷偷把目光看向范芳菲,她是又气恼又无奈。

    女人都喜欢拿自己和别的女人比较。在周镇这边,如果综合各方面因素,周敏无疑是可以稳居榜首前三甲。

    可范芳菲的到来,她却老是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第一就是她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小集镇出身,在地理位置上,她就觉得自己不如城里的范芳菲;再就是她的身材,没有范芳菲前凸后翘那么抢眼惹人,也就是没有她那么成熟。

    只不过她最为在意的,是肖尧几次都带着她这么远的跑来周镇。她知道她在剧场上班,周敏的工作都是忙得不可开交,她怎么会有这么多闲工夫?

    一次两次,还说来陌生地方玩新奇、散散心。来的多了,这远乡僻野的,哪有那么好玩?一个未出嫁的女孩,整天跟着非亲非故的男孩到处游荡,若说她和肖尧没有啥瓜葛,打死她也不信。

    疑心生暗鬼,就是这么来的。一个人把事情想多了,想复杂了,他就会往不好的方向去想,而且还会越来越向最坏的方面去钻牛角尖。原本给人感觉宽广的胸怀,也会越来越狭窄。

    这时,周敏听到她哥站出来为肖尧撑场面,她毫不留情的怒骂道:

    “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你自己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不知足,见到漂亮的女人,就像苍蝇见不得牛屎,巴不得上去啃一口。”

    她这一句话,可是把全场的人都给撘进去了。包括她自己,也成了牛屎。肖尧听着想笑,但见她有点气急败坏的架势,就强忍着憋了回去。

    “小敏姐姐,我不是牛屎,肖哥哥是好东西。”

    “噗。”

    正在暴怒之中的周敏,被静儿突然的严正声明,弄得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在场的男人都轻松下来。要不然,周三压不住,肖尧不敢说,那就没人敢上前制止她骂他们这群苍蝇了。

    “静儿,姐姐说错了,姐姐说的不包括你,你绝对不是那脏东西,但你肖哥哥,不一定就是好东西,我看这一桌啊,就数他最坏,他比牛屎还招苍蝇。”

    周敏这一护着静儿说话,立即又把比喻弄反了,饶是静儿学习好、脑子活,但一时也没倒过来,到底谁是苍蝇谁是牛屎了。

    她抬头把目光看向肖尧,想从她认为的,万能的哥哥嘴里,得到可靠的信息。

    “呃,静儿,你小敏姐姐的意思啊,就是说我又是苍蝇,又是牛屎,都是招人厌的货色。”

    “哼,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周敏反驳肖尧一句,出了口恶气,她心里也舒服多了。

    肖尧打断静儿还想发问的口型,招呼大家一起喝酒。坐在一边一直冷眼旁观的范芳菲,无缘无故的被周敏带进去骂做牛屎,心里也有点别扭。

    但毕竟来在此地,周敏又是直接对着她三哥开火的,她总不能跳出来招惹,想想也就只好吃下这个扪心亏。小爱也是没反应,要是个搁在往常,周敏这样说肖尧,她肯定会反唇讥讽。

    可她见肖尧不但不怒,反而嬉皮笑脸的全部应下,她就觉得肖尧“活该”、“下作”。谁叫你到处拈花惹草的,这会碰到扎刺,也让他吃点苦头。

    由于肖尧中午就喝多了,他这会也注意,不愿把自己再喝高了。可周敏就不一样了,她咋呼着,首先敬了范芳菲一杯,又打个通场,然后就使劲找借口,讲道理,逼范芳菲喝酒。

    范芳菲被逼无奈,也只好来个通场,再和周敏对饮几个来回。虽说两人的酒量都还凑和,但这样厮杀起来,就架不住别人的回敬了。

    没过多久,周敏说话就有点口齿不清,虽说还没到胡言乱语的程度,但她看着肖尧和范芳菲的目光,也越来越不对劲。

    “芳菲姐,难得你看得起我们这穷乡僻壤,几次都跟着肖尧一起来玩。这大热天,又耽误你上班时间,这也太辛苦你了。来,妹妹我再敬你一杯。”

    范芳菲本想拒绝,可她看到周敏那挑衅的目光,也激起了她好胜的性格,两人酒杯一碰,同时喝干。

    “小敏妹妹,你要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就直言快语的说出来,有啥事,摆出来,大家讲明了,心里痛快了,就不会有芥蒂,我们还是好姐妹。”

    她怎能不明白?前几次来,周敏和今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喝酒都会护着自己,今天是摆明刀枪跟自己干。这么大的反差,范芳菲要是还看不出来周敏对她有意见,那她就是十足的胸大无脑了。

    这么一说,桌上的人都傻眼了。他们都以为周敏和范芳菲拼酒,只是地域上的东道主和来客之间的斗法,谁也没往有隔阂上去想。

    范芳菲把话挑明,也是想把她和小爱一样,作为一个可以深交的妹妹来对待。可在她说完以后,周敏却苦笑着摇摇头,她没法说出口。没根没据的猜想,说出来白白招人笑话。

    “小敏妹妹,我大概猜到,你最想弄明白的,怕是我和肖尧之间的关系吧?”

    周敏想摇头,否定她猜中了自己的心思。可她的俏脑袋,却在酒精的撺度下,违背了她的掌控,连续的点了几下。

    “小敏妹妹,你想多了。临来之前,就在前天,我还让他帮我看了看我新处的对象,只不过,他不太满意。我可能就是受了他的影响,觉得他在某些方面有点像他,能给我安全感,我才愿意交往看看。”

    这段话不多,去满含深意,既表明了她和肖尧的关系不一般,也很深刻的化解了周敏心里的疑虑。

    响鼓不用重锤敲,周敏即便喝了这么多酒,也知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了她的君子之腹,她再次倒满自己的酒杯,离开座位,步伐有点踉跄。肖尧赶紧扶住她,陪她一同来到范芳菲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