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醉意朦胧跟错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八十八章:醉意朦胧跟错人

    看到周敏再次端着酒杯站到自己的面前,范芳菲真的慌了。她忍着反胃,控制头昏,把话一下说透,就是想避免和周敏继续对喝下去。

    哪知道她才说完,周敏竟然走到自己面前敬酒,这面子可是大了去了。酒席桌上,给你的面子越大,那敬你的酒,你就越不能找借口不喝。

    到了这个时候,范芳菲能不着急吗?她很怕在这里醉得不省人事。她不是害怕其他,有肖尧在身边,任何事她都不怕,她是怕出洋相,丢了面子。

    “小敏妹妹,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知道你俩的关系,我说白了,就是不能再……呃……。”

    还好,还好,范芳菲只是说话中途打个酒嗝,并没真的吐出来。

    “芳菲姐,我……我不用你喝,这杯……酒,我是向……向你赔罪,我自己喝。”

    可她刚举起杯,手中一空,酒杯被肖尧伸手夺过,直接喝干了事。然后对着范芳菲挤挤眼,让她不要喝了,搀着周敏就要往回赶。

    “你什么……意思?我还能喝。我不要过去跟你坐……坐在一起,我就坐……坐芳菲姐这里。”

    “我知道你能喝,但你坐这里不行,跟我回去。”

    肖尧这下不是商量她,而是直接来个公主抱,把周敏抱回自己的座位上。周三看到这种情景,只得暗地里叹口气。父亲可是非常不同意周敏和肖尧交往的,但他做哥哥的,又能怎么强力阻止?

    周敏被肖尧当众这么抱回来,心里又羞又喜。俗话说酒醉心明,对于肖尧这样的霸道,她还是很乐意接受的。所以,在肖尧一把抱起她回来的过程中,她很乖巧的一点也没有反抗。

    肖尧就这么把她抱回来,可没有想那么多。她俩坐一起,再要喝酒,自己来不及阻拦不说,万一有一个倒下,边上谁也扶不住谁,那就不是倒一个的问题了。

    周敏一被肖玉抱走,范芳菲更加觉得自己更加难以控制呕吐的**,她连忙拽着小爱,跟她一起向酒店外走去。

    肖尧有点不放心,想跟着去看看,可现在身边有周敏牵绊,又不好叫其他男人去看范芳菲出丑,他想把周敏交给周三,可又怕周敏想歪了。

    交给静儿更不行,她那么小巧的身子骨,哪里能照顾醉酒的成年人?他只能恨自己分身乏术,不能周全照顾身边的每一个女孩。

    范芳菲扶着小爱,走出酒店,她不想就在附近呕吐,被大家看见出丑。

    她出了门就松开手小爱,向着远处星光下,一个墙角的暗影处跑去。小爱也急忙追了上去,还没等她到位,范芳菲就扶着墙角,大吐特吐起来。

    小爱晚上也喝了不少酒,但她还没醉到吐酒的地步,只不过受范芳菲的影响,也是条件反射,她也有反胃上涌的感觉。她站在范芳菲身后为她拍着后背,自己也干呕了几下,差点没跟着她一起呕吐。

    农村的夜晚是很静的,酒店所处位置,一般都是镇上比较繁华的地带。在那没有电视,没有任何业余文化生活的年代,夏天的夜晚,也是牛鬼蛇神四下游荡的最好时机。

    范芳菲和小爱的呕吐声,引起了不远处乘凉人和散步人的好奇。他们走近,见到两个女孩子喝醉吐酒,可是比在陆地看见大熊猫还要稀奇。

    那时节,在城里都很少见到喝酒的女子,而在这小镇,却看到两个喝醉酒的美女在吐酒,这能不让大家少见多怪吗?哪像现在,女孩在大街小巷上醉酒比比皆是,洋相百出。

    “哎吆,这是谁家的闺女啊?怎么这么糟蹋自己啊?女人哪能喝酒啊?”

    “你们有谁认识她俩是哪家的吗?快去叫家里人来把她们带回去,这黑灯瞎火的,又是女孩子,可不好喝多了在外面呆着。”

    有大爷大妈上来关心,好心的询问邻里。看热闹永远是国人的最大喜好,虽说现在已经是晚上,虽说只是一个偏远的乡村小镇,可没一会,也聚集了不少前来看稀奇的人。

    “你俩怎么跑到这来吐酒啊?走,走,快回家漱漱口洗洗,别看了,别看了,吐酒有什么好看的,该该干啥干啥去。”

    你别说,来人这么一说,大家都认为是他家的亲友,他又吆呵着驱散围观众人,大家都纷纷散去。范芳菲和小爱都以为是周三的兄弟,因为当地人说话的声音都差不多,不熟悉的一下还真难分清。

    小爱虽说没有真正吐出来,但几次干呕,也使她泪水模糊,在黯淡的星光下,也没仔细看清来人,范芳菲就更不用说了。小爱搀着范芳菲,两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着来人走向前方。

    来人就是这镇上的住户,他家也就在前面稍远的地方。他不是混混,表面上也特别老实,但背地里却是无恶不作之人。

    那他既是这里的人,怎么有那么大胆子,敢当众骗走两个美女,他就不怕秋后算账吗?

    这就是他一时见色心喜,也是色胆包天。但他有经验,也有把握,到时候这两个女孩不敢张扬出去。一旦此事传开,她俩名誉就坏了,别人会指责这两个女的活该,不知廉耻,活着比死还要难受。

    他在这一带,小到偷吃扒拿,坑蒙拐骗,大到踢寡妇门外带猥亵*,挖绝户坟高喊声张正义。这天底下的坏事,就没他不敢干的。

    只是他为人异常小心,奸诈狡猾,整天笑面对人。而被他欺辱的寡妇和女子,一个也不敢声张出去,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只能忍气吞声,继续忍受他不断的奸-淫骚扰,这也就使他越来胆越大。

    他混在人群中细看,发现没人认识这两个醉酒的美女,他就趁着机会上前搭讪哄骗。他万万没想到,几句话就把观众和两个女孩搞定,竟然如此容易得手。

    他在前面带路,不时紧张的回头观望有没有人跟来,几次回头不见有人,顺便也多看了两位美女几眼,心里那高兴劲就别提了。

    他这时很放心,因为他认定范芳菲和小爱两人都是醉的迷糊了,把自己当做了熟人。

    “你家怎么这么远?我们不去了,还回酒店去。”

    走了一段距离,看不到其他人了,小爱有点警惕起来。

    “前面就到了,我去开门。”

    听到小爱问话,这家伙心里一惊,立即想到这个小女孩还没糊涂,只是一时没认清自己,他不敢回头再看小爱,赶紧背身前行几步,来到两间屋前开门。

    小爱略微犹豫了一下,见真的不远了,也就扶着范芳菲继续前去。她一直认为,此人是周三或者肖尧派来照看她俩的。

    这也不能怪她大意,她跟着肖尧来周镇不是一次两次了,更知道周三在此地的威望,肖尧在这一带混混当中,更是无人敢惹。你就是在让她再小心,她也不会想到在周镇,敢有人对她们不利。

    小爱扶着范芳菲跨进门里,屋里太黑,看不清摆设,又不见主人开灯,她就扶着范芳菲站那等候。

    “把灯打开啊,是周三哥叫你带我们来的吗?”

    那人也在等小爱她俩全部进屋,他好把门关死。此刻见小爱不但不进,还站那让他开灯,又说出周三的名字,他的心一下凉透了。

    人的名,树的影。他在这镇上,怎能不认识周三?他此时才就知道,自己揽了两个烫手的山芋。他想好好伺候她俩洗洗结束,礼貌的送走完事。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直接打开灯,然后转身去后面倒茶端水,口里说道:

    “是啊,是啊,他们在喝酒,让我照顾你俩。”

    这可不是他能掐会算,而我是他的心机所然。如果周三不是在只顾喝酒,这两个女的怎么会到酒店外吐酒?一定是大家喝架上去了,她俩才偷偷跑出来呕吐。

    “你是谁?喝酒的人当中没你啊?”

    小爱在他背身倒茶之时,扶着范芳菲前行几步,等到那人端着水过来,小爱在灯光下看清来人,自己没见过,她不由得惊慌起来。

    小爱的喝问,也让醉意朦胧的范芳菲清醒了一些,她抬眼看看递给自己茶水的人,确实一点也不认识,就把身子往后靠,不接递来的水杯。

    “他们都忙着喝酒,我正好从那路过,三哥就让我带你们来我家洗洗。”

    两人听了他的话,似乎有点合理,但又觉得哪里不对,就在两人稍一犹豫,准备转身回走之时,那人却快速走到门前,伸手拴死房门,回头露出凶恶的嘴脸。

    没错,这人变脸了,由刚刚的憨态可掬,满脸笑容,立即变成了凶神恶煞。

    如果说在外星光下,他只是看到了朦胧的美女,那现在站立在他眼前的,一个是俏丽若三春之桃,一个是清素若九秋之菊,这两个绝代佳人,使他改变了先前礼送完事的想法。

    看到这人如此凶恶的嘴脸,小爱一下如坠冰窖。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意,跟着一个毫不相干的男人,糊里糊涂的来到他的住处。

    这里离镇子里酒店比较远,肖尧他们要是一时寻找不到,她俩就将厄运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