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防君子不防小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章:防君子不防小人

    肖尧半饱半搂的带着两个女孩,来到屋外的一棵大树下。小爱扶着树干站下,拉住肖尧的一只手不放。她不想说话,但不愿给他去杀人放火。

    星光下,范芳菲仍然抱着肖尧不放,一来是她吐酒后使然,二来她觉得就这样抱着才安心。小爱松开后,她的双手挂在肖尧的脖子上,脸几乎就贴在肖尧的脸上。

    肖尧闻着她呼出的浓烈的酒味,伸手擦去她嘴角的残留物。这样的相对,让肖尧正真体会了,酒浓情远淑亦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的深意

    而小爱牵手扶树而立,那皎皎似轻云抹月,飘飘若回风挽雪的媚态也是尽显,娇弱无限。

    醉酒后又备受惊吓的两个女孩,在肖尧心里,刻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他会牢记今天的教训,以后在任何场合,也不会再让身边的女孩喝醉了。

    “小爱,你扶着芳菲姐在这等我一会,我进去处理一下就来。”

    肖尧问了一下她俩前期到这的情况,感觉到范芳菲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重量轻了,他知道她的双腿能使力了。就吩咐周薇爱暂时照顾一下她,周三他们还在屋里,等着他去收尾呢。

    “肖尧,答应我,不要做傻事,杀人是要偿命的,他一百条命换你一条,我也不愿意。”

    “肖尧哥哥,你不要杀他,我害怕。”

    如果当时不是要急着把她俩转移出来,肖尧在盛怒之下,也许会真的做出傻事。可现在她俩都没事了,肖尧的怒火也就平息了不少,他郑重的点点头,“嗯”了一声,走回那两间孤零零的小屋。

    周三带着几个小兄弟,已经把烂聋双手后背且后翘,困了个死马倒全蹄,只不过他现在是肚皮朝下,像个粽子一样,被一个兄弟提着拎起四肢。

    “呜呜呜呜,山哥,我什母也么做,你就饶了我吧。”

    烂聋的鼻梁,被肖尧进门就迎面打断,这时鼻子肿胀的老高,发音也变了腔调,他苦苦的哀求着周三。裤裆里湿漉漉的一片,火胀火胀的痛,他不知道是蛋黄被打散了,还是被肖尧一脚跺的大小便失禁了。

    他是在昏迷中,被这几人捆绑弄醒的。他一见到周三,就知道自己没有好日子过了。地上散落的钱,周三也让小弟捡了起来,放在修无线电收音机的桌子上。

    看到肖尧过来,周三连忙挡在门口,他真怕肖尧进来就是一记重手,打死了他,可真不是好玩的。他故意把烂聋捆的这么死,就是让肖尧明白,自己不会轻易饶他,但他也不能让肖尧当真杀了他。

    “肖老弟,送官吧。我会给派出所打招呼,一定严惩不贷。”

    “送官?他这样能关他几天?先前也许是好心好意,后来见色犯浑,这倒了官方,会怎么判?我还听小四说他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初犯,会不会从轻或者警告一下完事?”

    烂聋听到肖尧再说对他有益的话,连忙“呜呜呜”的痛哭起来。

    “呜呜,我看到街坊都在看热闹,就好心叫她俩来我家漱漱口洗洗,后来就是看到她俩太漂亮了才……,你就饶了我吧。”

    烂聋也不想见官,他屁股底下不干净,万一进去说话露馅,那就玩大发了。他那个房间里,还藏着不少偷来的赃物,只要来一搜查,就会败露。

    他从小就好逸恶劳,凭着自己的小聪明,自学了修理收音机的简单操作。又在收音机里,偷听不少禁止收听的广播。

    在听台湾的三家村夜话里,听到且练会了在开水锅里,徒手夹起硬币而不烫伤手指的绝活。

    凭着这一手绝活,他盗窃了不少钱财,但又不敢大手大脚花钱。怕引起乡邻怀疑,就连吃的穿的,也是跟着镇上的潮流走,不敢过分显摆。

    他在自留地盖两间小屋,以修理无线电为幌子,不过是为了方便独自行动,为存放赃物打掩护。

    “饶了你?我现在不想杀你,已经算你命大,你说,你是想私了还是公了?”

    “哦。湿了,湿了。呜呜呜,疼湿我了。”

    肖尧问话时,脚下一个出脚,狠踢在烂聋的肋骨处,即使没断,也伤的不轻。

    看到肖尧连说带踢,却是已经没了刚才的凶恶戾气,周三知道肖尧不会再有杀机。就在他想问肖尧时,肖尧首先说话了。

    “周兄,你们先回去吧,把小爱和芳菲姐也带走,我来单独跟他谈谈。”

    “也行,不过,你先前要是没说出来,你现在就是杀人焚尸,一把火把这两间屋子烧了,只要公安查不出来就没事。你说了再做就不行了,我们都知道,知情不报也是犯法的,出出气就行了。”

    周三临走,半带玩笑半警示的说了一下,也是给自己的不安加一份安慰。肖尧笑而不答,推着他的肩膀走到门口,还没等他回身进屋,范芳菲和小爱都走了过来。

    “你俩跟三哥先回去,我来好好修理修理修广播的。”

    “我要跟你一起,我也要修理这个坏蛋。”

    肖尧把周三他们打发走,就是想把烂聋扒光,让他着被蚊子咬不算,还要看看刚刚那一脚,有没有把这家伙的子孙根给废了。

    但小爱不愿走,他又不能让范芳菲独自一人,跟着几个男人走。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

    肖尧还在想怎么打发小爱,周薇爱已经跨进屋,对着侧倒在屋子中央的烂聋肚子就是两脚,边踢嘴里还边发狠。

    烂聋被小爱踢得“嗷嗷”直叫,不断求饶。肖尧对着站在屋外等候小爱的周三等人挥挥手,让他们自去,静儿和周敏还在酒店,这里有他足够了。他不想当着本地人的面,折磨烂聋。

    肖尧回到屋里,把门推上,门栓已经被他击断,想插死也不行了。他走到里面,找到毛巾和一盆水,来到烂聋面前蹲下,把他的脸扶正,盖上毛巾。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是说过不杀我吗?”

    “别紧张,就你这条狗命,老子还没兴趣要。你听着,你愿意私了,你就自己开条件,说到我满意了,我就停止浇水,我不满意,憋死你就别怪我。”

    肖尧说完,就拿起注上的杯子,里面有一杯水,是刚刚给范芳菲漱口没用的,肖尧慢慢倾斜茶杯,把水倒成一条直线,直接淋在盖住烂聋口鼻的毛巾上。

    “呜呜,我赔钱,呜呜,我赔钱。呜呜。”

    烂聋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模糊不清的急说。肖尧不理他,倒完一杯,再次从脸盆勺满一杯,继续往烂聋脸上倒。

    “一人五十,呜呜,一人一百,呜呜。”

    “谁要你的臭钱?”

    范芳菲看到肖尧这么对待烂聋,又解气又不忍心看,听到他说赔钱,也用无力的腿踢了他一脚,只不过和没踢没区别,挠痒痒都不够格。

    “呜呜,一人三百,一人三百。呜呜呜。”

    两杯水慢慢倒完,烂聋感觉自己已经喘不过气了,连忙大幅度加码。肖尧停下,揭起盖在烂聋脸上的毛巾,他不是满足,而是好奇,也怕真把他憋死。

    “一人三百?你特么想糊弄我?你赔得起吗?”

    就这破地方,两间小破屋买了也不值六百块钱啊?肖尧说完,不等他说话,又把毛巾盖上,再次勺水往他脸上倒。

    “呜呜,我有,我有你呜呜呜,放开我,我拿给你。”

    听他这么一说,肖尧快速把杯里的剩水全部倒完,自己站起来走向一直关闭的一个房门。范芳菲此时已经站不住,坐在凳子上,她想站起来跟着肖尧,但她扶着桌子都没站稳,只好又坐下。

    肖尧上前安慰她一下,示意她别动,用眼神提示小爱看着他,自己去开房门。水停了,没有水流,烂聋就能勉强呼吸。

    他叹口气,这个煞星终于满足了。他看不见也听不到肖尧在干嘛,只好静静的等候发落。

    肖尧一推房门,竟然推不开,上面有把暗锁,那是当时农村比较少见,城里常用的480房门锁,只要里面不控制住锁舌,带上房门就锁死了。

    “你特么的里面房门还锁着?钥匙呢?”

    “房里什么都没有,呜呜,就是我睡觉的地方,你把我解开,我把钱拿给你。”

    他越这么说,肖尧越怀疑,什么都没有这房门还上个480锁?他走回到烂聋身边,再次揭开毛巾。

    “你特么少废话,再不说钥匙在哪,我一掌就把门打烂,难道这房门还能比大门结实?”

    烂聋眼看不能阻止肖尧要进房的念头,只好看看大门后面。肖尧顺着他的眼光看去,那里除了半截断掉的门栓掉在地上,什么也没有。还有半截,可怜的卡在门上,没掉下来。

    “钥匙就在门框下面,有个板条卡在。”

    烂聋知道隐瞒不了,不如直接说出。他怕再惹急了这个太岁,又要多受一次捂脸、浇水、憋气之罪。他真不知到这家伙从哪里学来的,这么轻巧的害人方法,不打不骂,让人自己特别害怕。

    门栓也好,大锁、小锁也罢,这些防范措施,都是防君子而防不住小人的。

    烂聋也是个君子,只不过是个梁上君子,至今没人能防住他。他不但扒财盗物,还偷香窃玉,屡试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