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吃一堑要长一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一章:吃一堑要长一智

    按照烂聋所说,肖尧仔细在大门框底下看看,果然发现有个四方的小木片,镶嵌在门框底下,不是烂聋提醒,肖尧根本发现不了。

    他走过去,用手指使劲一推,木片向里倾斜,有了空隙,肖尧很轻松的就把木片拿下,看到了一把钥匙,靠在浅浅的方洞里。

    看到肖尧拉了钥匙,理都不理自己就走向房门,烂聋心里一片死灰:完了,辛辛苦苦这些年,小心翼翼度日月,这下全完了。

    肖尧手拿钥匙,插进锁孔,顺时针一旋,房门应声而开。肖尧站在门口,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伸头打量起来。

    由于长期不透风,十几平的房间里一股的霉味。肖尧皱眉进去,里面确实如烂聋所说,啥也没有,只有一张床,挂着厚实的蚊帐,一个很旧的矮柜,就摆在床边。

    肖尧查看一番,没有其它异常,只是发觉放下的蚊帐里面有点怪异,就随手掀开一角看看。这一看,肖尧的嘴巴就合不上了。

    只见这蚊帐四周,挂满了女人的私用小内件,从新旧肥瘦不一的内裤,到花鼓柳垂的大小胸罩,甚至还有难得一见的古老女用红兜兜,那叫一个琳琅满目,叹为观止。

    “肖尧哥哥。”

    见到肖尧进房许久没有一点声响,小爱不放心,就进门查看,一股刺鼻的霉味,止住了她还想再进的步法。肖尧一惊,连忙放好蚊帐。

    “小爱,你别进来,在外面等我。”

    周薇爱随意扫了一眼,发觉什么都没有,还这么难闻,叫她进去也不干。肖尧放下蚊帐,用手指扣住矮柜盖子上的一个小环,随手打开。

    一眼看去,矮柜上面是几件夏天的换洗衣服,而且都是旧的。若不是先看到烂聋蚊帐里面的情景,肖尧看到这旧衣服,就不会再往下看的。

    但这是肖尧就不会那么随意了,他把上面的几件旧衣服抓出,下面竟然还有一层盖板,这下让肖尧的兴趣更浓了。

    这层盖板不是一个整体,是由三块长板条,搭在矮柜腰部的隔衬条上,肖尧拔掉两块板,下面的情景就完全看清了。

    是钱,全部是钱,有十元的,五元的,两元的一元的纸币,还有硬币。但都很整齐的码放在一起,所有的硬币,都归纳在一个拐角处。

    这么多大小不已的票面,也根本就搞不清这有多少钱。他没敢动,钱是好东西,但来路不明的钱,肖尧是绝对不会去触碰。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道可不是盗窃的盗。退一万步说,就是他抢来的,肖尧也要确实一下,搞清楚才行。肖尧在不知烂聋这些钱的来路之前,是不会动他分毫的。

    肖尧也不盖回板条,又在房间里四下寻找起来。这家伙藏个钥匙都那么谨慎,做个小机关,这房间里也有小机关吧?肖尧一边仔细查看,一边在心里琢磨起来。

    可等他仔仔细细的把不大的房间查个遍,也没看出蹊跷,急性子的肖尧决定不找了。费那功夫,多浇两杯水就结了。

    “告诉我,房间里还有什么机关?”

    “哪有机关啊,那就为藏个钥匙。”

    烂聋有苦说不出,他现在知道肖尧都看到了他的私密了。可肖尧不问,他也不会去解释。

    “不老实是吧?你这个变态,看我怎么收拾你。”

    肖尧这次没把毛巾盖上他的眼,只是盖住鼻子和嘴。

    “真没有,呜呜,你就是憋死我,也是没有啊呜呜呜。”

    烂聋挣扎着,脸上的血迹没了,肿胀的地方却更加明显了。肖尧不理他,直接倒水。他这次倒的快,烂聋都被呛着直咳。

    可肖尧也没停手,直到看见烂聋往上翻白眼,还是在小爱的提示下才揭开毛巾。

    “我……我真……没有……没有机关。”

    烂聋从鬼门关回来,他张大口喘气,胸部剧烈的起伏着。这次肖尧信了,人在生死关头,不说就没机会说了。

    “那你告诉我,你那柜子你的钱,是怎么回事?”

    “我……。”

    烂聋心说,被你发现了,你都拿去就是了,干嘛非要逼我啊?

    “还不老实?”

    “我说,我说,是我偷来的。”

    烂聋真是被灌水憋怕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正他都看到了,也不在乎这一点了。

    “哼哼,小四还说你挺老实的,原来你就是这么个货色。”

    这下肖尧放心了,即是偷盗来的不义之财,那我来个黑吃黑,也问心无愧。

    他转声进去,找个袋子把矮柜里的钱全部取尽。然后出来看看烂聋,又把钥匙放到原位,同样盖上木片伪装。

    “看在你这么大方赔钱的份上,我就不再折磨你了,本来我还想拔光你的衣服,让你被蚊子咬一夜,现在我不想那么做了,你就这样躺着吧。周三会派人来给你解开。你要想别人都知道,你就说出去。”

    “谢谢你,我不会说的,呜呜呜。”

    烂聋这次是感动的哭了,钱财可以再去偷,多辛苦几晚就问题不大,他就怕自己的伪装被揭穿,那他在家乡不能呆不说,父母家人也将没脸见人。

    肖尧不是不想揭发他,也不是不想为民除害,可他觉得没那义务。你们当地人都瞎了眼,认为他是老实人,他才不愿去干那打田鸡喂老鸭好一个歹一个的事呢。

    肖尧把装着钱的袋子递给小爱,自己来到范芳菲身边,一手挽住她的细腰。

    “走,我们回去。”

    本来范芳菲想硬撑着自己走,可在肖尧的手挽到她腰间的那一瞬,她又依恋起他那浑厚力量来。

    从周三走后,肖尧逼供,到拿出钱袋,所用时间并不久。他们回到酒店时,周三等人刚把饭吃完。肖尧也饿,他刚刚也没吃饭就走了。

    肖尧先吩咐老板给范芳菲做碗面条,然后带她去洗洗,回来就坐在她身边吃饭。

    小爱带着钱袋没来,是肖尧让她先送回大院了,并叮嘱她对谁也不要说。

    这到不是肖尧贪财,黑道上规矩,黑吃黑就是要保密,传出去是非太多。何况肖尧也不想闹得满城风雨,这些钱,越少人知道越好。

    周敏已经被送回家了,静儿等肖尧吃完,就拉着他要走。她在这,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

    “周兄,你别跟我客气,今晚的账我付。你明天不管什么时候,叫人去把那家伙放了。”

    周三知道肖尧的脾气,他也知道肖尧不在乎那几个钱,就点点头苦笑道:

    “你以后每次来,我都请客,反正不要我付账,还做了人,何乐而不为呢?”

    周三等肖尧带着静儿和范芳菲走后,立即就亲自来到烂聋的地方,看到烂聋并没有再添新伤,只是地上潮湿一大片。

    “你们特么色胆包天,什么人都敢去碰?今晚不是我们来,你这条小命就没了?连你这房子都会被一把火给烧了。看你平时那么老实,怎么也会犯浑啊?他后来怎么折磨你了?”

    周三进门,对着烂聋就是一顿臭骂,小四在周三的示意下,开始给他解开绳子。

    “他用毛巾捂住我脸淋水,让我不能呼吸,好几次差点憋死。我一时鬼迷心窍,对不起三哥你啊。”

    “好啦好啦,我要不是看你一直为人老实,就让你在这被蚊子咬一夜。”

    现场看不出什么破绽,周三也没想那么多,这么穷的烂聋,私了的结果不就是惩罚**吗?这也是肖尧当时不让周三他们在现场同样的想法,可没想到这家伙隐藏这么深,肖尧也就不再摧残他的**了。

    打了不罚,罚了不打,就是犯死罪,也是这样的处理。

    肖尧回到大院办公室,把给小爱带的饭菜交给她,就让范芳菲到里间去休息,等何碧香他们加班回来,再带她一起去洗澡。

    “肖哥哥,你晚上睡哪?”

    看到肖尧让范芳菲睡到里间的床上,静儿着急了,从中午过来听说自己转学了以后,她就一步都不想离开肖尧,肖尧刚才让她在饭店等候,她都烦躁到极点,生怕肖尧这一去就不回来了。

    肖尧现在也搞不清晚上怎么睡,他摸摸静儿的头不语,看着小爱问道:

    “你肚子还疼吗?”

    小爱丢下手里的碗筷,把衬衣掀起,落出白嫩的腹部。

    “你看,都打青了,那个混蛋,我回来看到,都还想再去给他几脚。”

    “小爱姐姐,有人打你啦?哪个坏人打你的?让哥哥揍他去。”

    静儿见到小爱肚皮上的淤青,一下就大叫起来。

    肖尧被小爱突然的动作晃得眼花,心头不自觉的有些悸动。自己只是问一下,哪里想到小爱会把娇躯,直接掀开给他看,他赶紧歪过头。

    “吃一堑要长一智,以后可不敢糊里糊涂的跟着陌生人走,我到现在想想都后怕。静儿,哥哥已经把打小爱姐姐的坏蛋打了一顿,今晚就让他喂蚊子。你以后也要按时到家,放了学就回来,不要在外面玩。”

    肖尧想到那家伙一蚊帐里的东西,心里不由的为静儿担心起来。有个大家都认为是好人的变态在这里,肖尧怎能不为静儿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