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人若至贱则无敌-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三章:人若至贱则无敌

    被范芳菲堵在房间的肖尧,此时心情很颓废,他不想和任何人解说心里的烦闷,他想用心里的繁琐,来把自己关闭起来。

    范芳菲见他坐在床上低头不语,那邻家小弟的清雅和落寞,让她一阵心疼。女人那最柔软的一块,被肖尧那孤寂的情景彻底激发。她来到肖尧身边,轻搂男孩在怀。

    “肖尧,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你这样憋着,会憋出病来的。你就把我当你亲姐姐,有什么心事,就告诉我好吗?我会帮你想办法解决的。”

    一直以强势姿态立于外界的肖尧,这时被范芳菲保护,安慰,他觉得自己的鼻子发酸,眼里有泪水溢出的触动。他赶紧挣脱开那柔软的怀抱。

    “我能有什么事?你别占我便宜啊。”

    肖尧不想说,他也没法说,后面想来一句打趣的话,缓解自己的心情,也说的硬邦邦的,丝毫没有轻松的语境。

    “你就是嘴硬,你没有心事,会对小爱那样?你没有过不去的坎,会这么个样子?有些事,你自己一个人去承担,闷想,免不了会走极端,钻牛角尖,也许我们局外人,一句话就能把你点破。”

    可肖尧不求点破,对范芳菲的话也无动于衷。对她又来占便宜,也没有回避。她用手抚摸着肖尧那黑黑的头发,像是在擦拭心爱的宝贝。

    “我知道,你对静儿转学耿耿于怀,可你比谁都清楚,那是为了她的未来,你只要稍微自私那么一点点,你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心境。你既然都能做得到,为啥就不能放开心扉?你不可能护她一辈子的。”

    “你不要胡猜乱想好不好?谁是为了静儿转学不高兴啦?我要不乐意,我会那么费劲说服我爷爷奶奶吗?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啥事不知道,就喜欢自作聪明。”

    肖尧被范芳菲一语击中要害,这让他十分恼火,他有点气急败坏的找歪理否定。女人的**很多,但往往也很浅,喜欢对闺蜜倾诉男人的**很少,但每一个都很深很深,不愿被任何人窥探。

    范芳菲没有因为他的狡辩和用词而生气,她捏住肖尧的嘴巴,弯腰和他眼睛平视,盯住他的眼睛对眼。肖尧受不住她那魅人而又带有嘲讽的目光,赶紧把头偏过。

    “别一说到你痛处,你就急赤白脸的,你为我们好,难道我们就不想着你好吗?你那大男子主义,有时候也该收敛收敛,你要是听我的话,就在这休息会,我去去就来。”

    范芳菲说完,也不待肖尧回答,站起来就走。

    “我干嘛要听你的话?你算老几啊?”

    没有搭话,也没有回头,开门、关门、走人,范芳菲的动作一气呵成,走的很干脆也很利落。

    “切,你让我在这休息我就在这休息?我又不是狐狸。大家别误会,这是肖尧家里养的那条狼狗的名字”

    心里的火被拱起,拱火的人却跑没影了,肖尧像个掐了尾巴的苍蝇,在屋里转了几圈。见到地上的脏钱袋,他抓起来就走了出去。

    看着装钱的钱袋子,在翻滚的河水里很快沉没,趴在桥栏上的肖尧,心情一下就好了不少,好像他的那些烦心事,也随着钱袋子一起沉没了。

    “脏钱?再脏的钱,买来的东西都不脏。这世上,有多少钱是干净的?”

    他自言自语的拍拍手,离开大桥,回转范芳菲的住处。刚进剧院大门,肖尧就站下了,他看到穆志正站在范芳菲的门前东张西望。

    一个人在他烦躁的时候,最不愿见到的就是他不想看到的人。虽然肖尧此时心情比出来时好了许多,但他看到穆志,就不愿见他,他有了转身离开的想法。

    这个念头一起,肖尧也是暗吃一惊,他不愿见的人,可以不理,也可以撵走,自己怎么有了一种回避穆志的心思?即便是做贼心虚,那他也没做贼啊。

    就在他犹豫是走是留之间,穆志也看到了他,立即跑了过来。

    “怎么你一个人?菲菲呢?你们这几天去哪了?”

    穆志上来就是三个连问,这让本来就在心里不待见他的肖尧很恼火。

    “我带她出去玩去了,怎么着?还要向你报告啊?”

    “你不要太拽,我警告你,要不是看在菲菲的面子上,我早就不想忍你了。”

    连续两天,穆志过来没找到范芳菲,早就急得火烧眉毛了。就是看到肖尧,他也是耐着性子好心相问,没想到这小子不识好歹,穆志这下火就大了去了。

    他能不上火吗?那天晚上喝酒,他把心思都放在酒上,就没再细想苏老三喊范芳菲“小师娘”的事,可这两天见不到他俩,他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看上的美女,八成已被这小子喝了头汤。

    他想放手又舍不得,不放又憋屈的很。穆志本来心情就不咋的,加上肖尧这次严重的挑衅,他忍不住要警告一下。

    “你说对了,我就是拽。你千万不要忍,我巴不得你把我狠揍一顿,我就是欠揍,我皮痒的很,快来给我挠挠痒。”

    “臭小子,你给我滚一边去。”

    肖尧这时的表现,可以说是很贱很贱,虽没到人至贱则无敌的程度,那也相去不远。

    穆志也不是好脾气,被肖尧这么调戏带嘲笑,他忍无可忍,上来对着肖尧就使劲的一推,肖尧踉跄几步,摔倒在地。

    “你特么就这么点本事啊?来来来,有种你打我,你打我啊。”

    肖尧既没使力,也没躲避,更不想还手。被推倒后又爬起来就骂,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叫阵。泥人也有三分火,何况穆志啊。

    “你特么是自找的,滚。”

    他这次不是推了,而是直接一拳打在肖尧的胸口,肖尧“噔噔噔”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嘿嘿嘿,这他么虽说有点力道,但还像个娘们。你今不把小爷打服了,我跟你没完。”

    “你打不怂是吧?不给你吃点苦头,你还没完没了。”

    穆志看着爬起来,又站到自己面前叫骂的肖尧,简直想哭。他不知道范芳菲是不是跟在肖尧后面,若是被她看见自己这么大的人,在打一个毫不还手的小孩,那他的脸就丢大了。

    但肖尧不依不饶的的找打,他又不能逃跑,就想给他来个重点的,把肖尧打怕结束。他说完,伸手就抓住肖尧挥动的右臂,一个大背摔,把肖尧惯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穆志想得没错,肖尧就是在找打。他既想穆志在打他的时候被范芳菲发现,也想挨打,减少心中的憋闷,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难得穆志这么配合。

    “再来。”

    剧院内的地面是黑砖铺的,穆志虽然没多大力气,但他个子高,摔下来的高度和惯性,也够肖尧喝一壶。,但他在地面稍微缓解了一下疼痛之后,又把手臂伸向穆志。

    打架是很重的体力劳动,穆志贝莱体质就不是很好,这连续几下,他已经累得有点喘气了。此时正是午时,马路上没人走,院内就更没一个人影,天气又热,穆志头上汗水直滚。

    “呼……呼,你等着,你想找打,我成全你,到时候,你别怪我手毒。”

    穆志其实是在嘴狠,他不想打了,他看到肖尧被他摔得那么狠,爬起来就跟没事人似的,而他自己却累得够呛,他才不愿再出劳力呢。

    他不打了,也是在拖延时间,等范芳菲回来,赶紧结束这场闹剧。

    穆志不动手,肖尧怎么会放过他?这才哪跟哪啊,就这么两下,我还没爽够,你就不打了?想免战,门斗没有。

    “你特么就这点能耐?我像沙袋一样,给你打都不还手,你还装怂,你特么还是男人吗?”

    肖尧看出了他的企图,立即破口大骂。穆志这次真的动了真火,甩手就是一巴掌,响亮的打在肖尧那骂人的嘴巴上。

    你别说,穆志这一巴掌还真带劲,虽说没把肖尧的假牙打掉,但腮帮肉已经被牙齿撞烂了,鲜血顺着嘴丫溢出。

    “嘿嘿嘿,早就该这样,怂包蛋。换作是我,你现在还能站在我面前,我就跟你姓。以后,我保证给你多戴几顶绿帽子。”

    随着肖尧的笑声,他那满嘴被血染红的真假牙格外恐怖,看得穆志都有点心虚。但肖尧最后的一段话,彻底让穆志失去理智。他抬起长长的大腿,一脚踹在肖尧的胸口,嘴里骂道:

    “去你大爷的,你给谁带绿帽子?长齐了吗?”

    这一脚,穆志用尽了全力,肖尧没躲也没运力硬抗,他卷曲着身躯,在地上滚出去老远。肖尧吃疼,憋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我没长齐?你要是不信,你等个周年半载的,你就看出来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长齐了。”

    看到肖尧忍疼半天,嘴巴还是不饶人,穆志真的要急哭了。他不想再见这贱人的嘴脸,他转身就要回去推车走人。

    肖尧现在这模样,他觉得还真早走为妙。等范芳菲回来,看到他在现场,那就完了。

    “嘿嘿,芳菲姐可真是个好女人啊,她不但人长得漂亮,性格温柔,那香喷喷的身子骨,也是细腻柔软到极点。哪个男人抱上,都不会舍得放手的。”

    “你给我闭嘴,我操你大爷的,我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