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难得一见女儿态-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四章:难得一见女儿态

    肖尧躺在地上不起来,用无比羞辱男人的语言,彻底把想要离开现场的穆志给气疯了。

    他快速跑到肖尧面前,一脚接着一脚的踢着。他不管不顾,用尽喝奶的力气,他要踢死他,方能解心头之恨。

    “穆志,你干什么?还不快住手。”

    “肖尧哥哥,你怎么啦?呜呜呜……。”

    不知道踢了多久,穆志早已经没有了力气,他的脚就像做机械运动一样,一悠一悠的小幅度摆动着,踢没踢到肖尧,他都浑然不觉。就连范芳菲骑车回来喝止,他还在做机械运动。

    跟着范芳菲一起回来的周薇爱,看到肖尧失去知觉一样,躺在地上被穆志不断的踢着没反应,吓得她扑上前抱着肖尧就哭。

    范芳菲这时,也已经把穆志推离。她蹲在肖尧的面前,眼里也是泪如雨下。穆志反应过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爬上自己的自行车,不顾范芳菲的追问,落荒而逃。

    肖尧本想还多装一会,抬眼见到穆志跑了,地上又那么烫,就对着面前的哭着的两个泪人,龇嘴一笑。

    “呜呜呜……芳菲姐,那个混蛋也太狠了,哥哥都被他踢傻了,呜呜呜……。”

    小爱被肖尧那带着血红牙齿的傻笑给吓坏了,她以为肖尧被踢坏了脑子。要不然,哪有被打这么惨的人,还能笑得出来?

    “小爱,别哭了,我没事。”

    遭受一顿暴揍的肖尧,此时感觉心里痛快多了。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

    “快回家洗洗,都打成这样了,你还安慰她,早干嘛去了?”

    范芳菲扶着肖尧起来,心里十分叫苦。她若不是想化解小爱先前受到的委屈,又怎么会把肖尧留在这里,更不会遇到穆志过来和他打架了。

    范芳菲很感激肖尧,她知道,凭穆志那瘦格狼筋的体态,即便会几下花脚猫的功夫,肖尧就是用一只手,穆志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可肖尧只挨打不还手,肯定是在给她面子。

    “打成这样你都不还手,你是不是太傻了?我还没确定要跟他处呢。”

    范芳菲一边给肖尧擦拭脸上的血迹,一边抱怨起来。

    “都踢乌了好多地方,那个混蛋也太没良心了。”

    小爱掀起肖尧的外衣,看到他上半身到处都是淤青,又心疼的流下泪水。

    “我说没事就真的没事,他打人就跟挠痒痒一样,都是皮外伤,一点不碍事。”

    听到范芳菲说还没确定和穆志交往,肖尧心情格外的好了。

    “小爱,你没生我气吧?我那时就是不想说话,急着回家,你别放在心上啊。”

    “肖尧哥哥,我没生气,我看到你难过,我也难过,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没事。”

    周薇爱很感激的看看范芳菲,要不是把肖尧留下来,又去把她接来,她会好几天都生活在郁闷中,现在见肖尧没事,她也心情舒畅起来。

    “你俩为了什么打起来?我可听他说过,他从来没在外面打过架。”

    “他说没打过架你就信啊?你都看见了,我这身上,又不是被狗咬的。这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肖尧可不敢说是自己逼着穆志打自己的,更不敢说自己说了什么刺激穆志的话。

    周薇爱见肖尧的衣服很脏,就拿出他的换洗衣服,让他换了,她现在就给洗洗。肖尧很听话的答应了,这样一来,肖尧就走不掉了,她又可以和肖尧在一起,多呆一下午。

    周薇爱洗完之后,范芳菲拿着就出去清洗,小爱也要去,被肖尧让她歇歇留下,在范芳菲走后,肖尧把一张存折,放在范芳菲的床底下,并对小爱交代几句,周薇爱快乐的点头答应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临黑之际,肖尧告别二人,去往爷爷家。

    他要利用这一晚上,好好安慰安慰爷爷和奶奶,也让两位老人放心,静儿在家有自己的父母和爷爷照应,不必太牵挂,一放假,就会来看望他们。

    这次省城之行,肖尧心情很糟糕,总算告一段落,事情虽然出乎他来之前太多,但总算都有了了结。

    隔天他回到父亲的厂里之后,把静儿的事情,也向老爸汇报了一番,肖父听了也只能如此,问了爷爷奶奶的情况后,也内心稍安。

    肖尧一去多日才回,最高兴的当属小玲。肖尧回来吃过饭,就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她这一下午上班都心不在焉。

    只要有一点空,她就会跑到肖尧这里,说不了几句话又快速离去,活脱脱就像个啄泥的春燕,进进出出。肖尧是既被她带好了心情,又被她来回跑个不停,折腾得一点没有睡着。

    小玲如此劳心费神的折腾肖尧,就是看到肖尧在和厂长讲述静儿的事情时,那孤寂的心境溢于言表,她不想让肖尧整个下午,都一个人孤单的睡在房间里生闷,更不想让他觉得呆在厂里无聊回家。

    她的良苦用心,到了晚上,她和肖尧一起漫步在月光下的时候,她才和盘托出。惹得肖尧心里一阵激动,不是心有顾忌,差点就把她的初吻给剥夺了。

    “肖尧,你怎么了?”

    次日回到家中,在自己房间做作业的肖尧,一看到王佳佳进来,就莫名其妙的的伤感,他一句话没说,抱着她紧紧不放。

    王佳佳很害怕被人发现,也被他抱得心慌意乱。但见他情绪那么低沉,就没忍心推开他。

    “你也会离开我吗?”

    肖尧把头埋在她的胸前,感受着她温暖的体温,他觉得很踏实。王佳佳被肖尧问的很不解,但她知道,肖尧这次出门,一定发生了什么。

    “只要你不赶我走,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即便想要帮他解开心结,但没搞清事情始末,王佳佳也无从说起。她抚摸着肖尧的头发,专递着自己的爱心。

    肖尧想说,但他又觉得无从说起,总不能在她面前,说自己舍不得别的女孩离开吧?即便静儿的事好说,但那也是已成的事实,说了徒增烦恼。

    “你坐好,我跟你说件事。”

    王佳佳被肖尧在自己胸前摇头,揉得酥胸如遭电击,两腿发软,心跳也急促起来。她急忙把肖尧推离,再被他这样抱下去,她会迷失的。

    “你怎么了?”

    离开了热乎乎的胸膛,肖尧抬头看到王佳佳脸色红透还带有娇喘,和刚刚进门时,简直就是判如两人。

    “你还问?不都怪你啊,那么使劲抱人家。”

    王佳佳被肖尧问出尴尬,更加娇羞难耐。她这幅女儿家家的羞涩,平常可是难得一见。就算是和她青梅竹马的肖尧,也是见的少之又少。

    眼前的王佳佳,一改往日的端庄,尽显娇柔,媚态万千。

    肖尧对她的那份敬重和礼遇,瞬间丧失殆尽。他再次抱住了王佳佳,臭嘴也不安分的在她的俊脸上乱啃起来,找到她的娇唇,直接侵入。

    王佳佳对肖尧是纵容的,若不是为了两人的学业,她连最后的一道防线,也许都早已失守。为了他,她一切都可以给予,只要他快乐幸福,她什么都愿意付出。

    “你走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村里出事了。”

    任由肖尧爱抚一阵之后,王佳佳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她为了分散肖尧那暴涨的情绪,急忙把自己来的主题说出来。

    才释放了一点情绪的肖尧,根本就不相信王佳佳说的话,认定她是在找借口。

    这小小的村庄,除了生老病死,还能出啥事?再说了,他现在的心思,都在想王佳佳的浑点子,就算有啥事,他此刻也没心思过问。

    看到肖尧还不老实,王佳佳慌乱的看看房门,退离几步。

    “你别过来,我说的是真的。被你妈看见,我就没脸见人了。”

    王佳佳一改回以往的态度,肖尧就没劲了。他轻叹一声,没有告诉她,自己母亲去了厂里。他无奈的坐到床边。王佳佳见他安稳了,也坐到桌边的凳子上。

    “你知道吗?队长的老婆,被大神附体了。也有人说,是鬼上身。”

    “切,亏你还是个高中生,这么封建的事情你也相信。”

    这根本就不会存在的事情,不得不让肖尧对王佳佳的话产生鄙视。目前这个村庄,只有他们俩是高中生,他怎么会相信,只有文盲才会瞎传的迷信。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本来我也不相信。可是,后来我亲眼所见,我又理解不了,我不信也不行。”

    王佳佳被肖尧的藐视给急坏了。她不是唯神论者,对于鬼怪的传说,向来嗤之以鼻。可发生在他眼前的事,她真的弄不明白。

    她今天特意来找肖尧,就是想和他一起讨论讨论,这段时间,村里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

    肖尧见王佳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说什么是她亲眼所见,他也来了兴趣。

    他把王佳佳拉起来,将凳子移到床边,再让她坐下,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他很想知道,她亲眼所见的大神附体或鬼上身,到底是个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