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在劫难逃狐狸亡-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六章:在劫难逃狐狸亡

    两个端枪的民兵,不但咄咄逼人,还端出长辈的态度来教训肖尧。

    肖尧此时却根本就不吃那一套。没有侵害到他的时候,你是长辈,他可以任你打任你骂,但这时候,他就不会在乎你是什么身份了。

    他转瞬间,从案台的抽屉里拿出一把一尺多长的三角刮刀,这是修理电动机专用的刀具,黑亮的刀身,后面带着一个木柄,三条白线一样刀刃,冷飕飕发出逼人的寒光。

    “啪。”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发浑!”

    肖尧把刀拍在桌子上,看着惊慌失措的两个民兵,嘴角露出鄙夷的微笑。

    “怕什么?你们有枪,还怕一把刀啊?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你们先杀了我,然后就可以射杀狐狸了。否则,谁敢开枪杀我家狐狸,我就捅死谁。第二,你们现在就给我滚,立刻滚!马上滚!”

    肖尧说完,抓刀在手,恶狠狠的瞪着因愤怒而血红的眼睛。

    “我劝你不要目无尊长,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哼,我眼里当然有尊长,但我的拳头和刀,却是没长眼睛眼睛,我会闭着眼杀了你们。”

    肖尧恶狠狠的握刀在手,大有一言不合,就给他俩来个刀兵相见。两个人被肖尧的气势吓到了,那个爷爷辈的还想说什么,被另一人赶紧扯着胳臂拽走了。

    两个民兵走后不久,肖母听人说家里来了两个带枪的人,也急忙喊上狐狸回来了。

    她一进门,见儿子满面怒容,桌上放着三角刮刀,立即查问来人干什么。肖尧把发生之事,如实告知母亲,还让母亲以后不要放狐狸单独出去,防止有人暗害它。

    肖尧这一次是阻挡住了狐狸的一场灾难,可在他上学后不久,狐狸跟着肖母一同去了厂里,终没跳过这一劫。

    那时候,周边疯狗咬人事件,已经发生了很多起,民众都是人心惶惶,随处可以看到飘在水面的死狗尸体。

    被疯狗咬了的家养狗,很快也变成疯狗,狗咬狗,狗咬人,人咬人,随处可闻,就差没有听到人咬狗了。上面为了预防狂犬病在人群中大肆传染,宣布要把所有家狗野狗一律捕杀。

    狐狸在当地是绝无仅有的存在,名声太大,不少人都劝说肖父肖母,尽快把狐狸解决掉。民众也十分担心,这么大的军犬狼狗,要是也疯了,就会伤及许多人。

    肖父最后也是迫于压力,在公社书记的劝说下,只能做出忍疼割爱决定。

    肖母把狐狸带到厂里,不忍呆在现场看着狐狸被打死,就去了边上村庄好友家里。肖父让厨师老王,给狐狸买来两斤肉烧熟,亲自端着肉来到的工地上喂它。

    狐狸在吃肉时,眼里流下泪水。狗都具有灵性,养了十多年的狐狸,比一般五六岁的小孩还要聪明。

    它已经有了预感,但它没有跑,也没有狂叫,在吃饱之后,还对着喂它肖父摇动粗壮的尾巴。

    肖父一狠心,用一根长长的麻绳,套在狐狸的脖子上,然后吧长长的末端,交在厂里的建筑工人手里,自己赶忙回到办公室,关紧房门。

    狐狸在被工人用麻绳穿过脚手架,套着脖子扯到半空之时,出于求生的本能,它一歪头,用锋利的牙齿,咬断悬挂在嘴边上的绳索。

    绳索一断,狐狸落地,吓得围观的几十工人,急忙捡起工地上的砖头,砸狗自卫。他们谁都害怕打钩不死,反被狗咬。最后,狐狸是死在了乱砖之下。

    而就在狐狸刚被砸死之后,肖玉正好从城里回来,她好像有预感似的,到了厂里。就问爸爸狐狸在哪。

    看到父亲那发红的眼,望向在建的新厂房,肖玉什么都明白了,她疯了一样跑过去,却见到狐狸的脖子上,套着断掉的麻绳,已经气绝身亡。

    肖玉大声的哭喊着,怒视着围观的人群,发誓要找到杀死狐狸的凶手为它报仇。大家都赶忙散开,不敢再逗留看热闹。

    他们心里都明白得很,肖玉只会说说,发泄心里的怒火。可只要她认准了是谁,告知弟弟肖尧,那个小魔头,可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狐狸死了,肖玉伤心极了。但她找不到真凶,只得亲手把狐狸拉出去埋了,然后把怨气撒气在父亲头上。

    别看肖父对肖尧是严加管教,不苟言笑,可在女儿面前,他就是个好好先生。甚至可以说除了工作以外,他基本上都听女儿的。

    肖母宠子,肖父宠女,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而后来肖尧得知狐狸已死,追问姐姐把狐狸埋在哪里时,肖玉就不告诉他,她怪他在家没有照看好狐狸,被打死了就是他的责任,肖尧有冤也喊不出。

    开学的日子说到就到,肖尧觉得这个假期太短了。等他和王佳佳一同来到学校报到后,他就急忙去找张晓雅。

    在张晓雅那里,他没有得到黄莉的任何消息,他想着下午不上课,就谁也没有打招呼,直接骑车去往黄莉的学校。

    他一路骑车飞奔,除了过河耽误了点时间,其余时候都是不顾路面颠簸,奋力猛蹬,终于在饭后一个小时左右,赶到了百重中学。

    他首先来到黄莉所住的小学,看到房门锁着,立即又来到司耀连的亲戚家。

    司耀连吃完饭还在睡觉,见到肖尧满脸大汗的闯进来,连忙打水给他洗脸。

    “她来报到了吗?”

    “来了,上午在学校看到她了。”

    “那她现在去哪了?”

    肖尧一边擦着脸,一边着急询问,司耀连知道他肯定会先去找黄莉的,他摇摇头。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话?你们不是在一个班级吗?”

    司耀连被肖尧这态度,弄得有点哭笑不得。

    “是,我是和她在一个班级,但我能整天跟着她后面转吗?你知道班上每一个女生的动向吗?”

    “我……。”

    肖尧答不上来了,可他还是不死心。

    “你最后看到她是什么时候?她现在会不会在学校?”

    司耀连略微想了一下,他也知道肖尧着急,就干脆说道:

    “我报过名回到班上她在,但我回来吃饭,就没看见她了。她不在小学,就应该在班上。”

    肖尧听他这样一说,就迫不及待的要走。司耀连却拽住他,有点犹豫的说道:

    “我听到班上有些传闻,觉得她有点不轨。”

    “你真愚昧,她到哪里没有传闻那才叫怪事,啥叫不轨?女同学和男同学说话交往多一点,就是不轨吗?你歇菜吧你,跟我走。”

    肖尧根本就没把司耀连的提醒放在心里,还有一点就是,他也不愿听那些所谓的传言,他现在只想尽快见到黄莉,化解医院的误会。

    其实,司耀连说的传言没错。黄莉来到新校不久,就有一个男生对她有意接近,甚至在男同学面前,直言不讳的说他喜欢黄莉。

    今天一开学报名,这个男同学就缠着她说这说那,围着她不肯离去。黄莉也不敢独自回到小学,怕他跟来。当她在班上看到肖尧和司耀连一起过来时,立即跑了出来。

    “呃,你们谈,我去班上。”

    黄莉站到到肖尧面前,一脸的兴奋,可她和肖尧同时都不说话。司耀连知道自己当了灯泡,可他嘴上说要走,却没移动脚步。

    “我还没吃饭,我们去校外饭店。”

    肖尧见司耀连不走,那就自己走好了。他没有邀请司耀连一起去吃饭,他们都刚吃过午饭,肖尧才不愿和他假客气呢。

    黄莉点点头,临走之前,她站那,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

    “你要喊谁一起吗?”

    “啊,没……没谁。”

    黄莉被肖尧问的一愣,立即知道自己刚刚的动作被肖尧误解了,她连忙跟着肖尧离开班级门口。

    而就在他俩走了没多远,从教室里走出几个男同学,站在肖尧他们原来站立的位置,看向肖尧和黄莉的背影。

    “我奉劝你们不要去找茬,这既是为你们好,也是为了黄莉。他可不是省油的灯,闹起来就不是小事。他……”

    “司耀连,你和他同学才多久?我们可是初中三年都在一起的,你把他带来就算了,到现在,你还帮一个外人说话?你到底算那边的?”

    司耀连知道他们这些人想干什么,就出来劝阻,没想到反被数落一顿。他后面是想告诉这几个同学,他会武,你们这几个人打不过他,可被打断以后,他就不想说了。

    “我就是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才提醒你们,既然你们不领情,还说我胳膊肘往外拐,那你们就好自为之吧。到时候,别埋怨我没提醒你们就好。”

    司耀连说完就回到班级,不再理会这些人。他也不去提前告诉肖尧和黄莉,他知道,就这几个人去,肖尧不会吃亏。

    打吧,打吧,打起来才好呢。在那边有个肖尧,好不容易逮个机会,和她一起转到这里,又有这么多老同学作梗。司耀连在心里默念。

    初中时。黄莉也和他们在一起,都没见他们脸皮这么厚。现在到了高中,他自己一直和黄莉在一起念书,都没敢往外说喜欢她,这些人一个一个都成了精了。

    司耀连看着窗外几人一路商议,一路走向校外,他真想跟去看看结果,但思来想去,还是认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为最妙。

    校外的小饭店已经打烊,但在黄莉的请求下,肖尧又许诺多给钱,饭店老板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打开炉灶,为肖尧一个人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