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雄性决斗争配偶-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七章:雄性决斗争配偶

    这帮同学跟在肖尧两人身后,看着他俩一起进了小饭店,就停了下来。肖尧不知道后面跟着尾巴,他见黄莉一直不提医院的事,心里正在窃喜,以为黄莉把这事撂过,不计前嫌了。

    “这个还给你,你已经是第二次了,再有下次,我是不会再原谅你的,”

    一脸得意的肖尧,看到黄莉递给的东西,一张小老脸,立即就像霜打茄子蔫了。

    “我这我这不是有信心吗?给别人机会就是给自己机会。”

    “有信心?给机会?你有信心咋退回来了?你的意思是还要给别人机会来伤害我?”

    黄莉被肖尧无厘头的话,给气得差点拔腿就回教室。

    “哎哎,你理解错了。什么脑子啊?还学习委员?我说的有信心,是我对你有信心,我给别人机会,他也挖不走你。以后当然不会一而再再而三了。你别气,这是理解方向错误,气坏身子可不怪我。”

    肖尧一边嬉皮笑脸的耍着无赖,一边拿过黄莉递来的信,准备点火烧了完事。

    “不许烧!我把信交给你,已经履行了我答应同学的事。现在我让你把它给我,可以吗?”

    “这个,这个,你要它干嘛?”

    这是他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写给黄莉女同学的情书,这时到了她手里,肖尧就已经很尴尬了,他想烧掉,可黄莉却伸手来要,这让肖尧心里忐忑极了。

    他不知道黄莉这是要干嘛?他觉得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把柄,如果攥在她手里,自己以后和她相处会很被动,万一时不时的拿出来敲打敲打,他的小日子就没法过了。

    可她已经开口索要了,不给好像就有做贼心虚,毁灭证据的嫌疑。

    “不干嘛?我就是觉得这情书的措辞和文笔写得挺好的,难得你写得那么情真意切的,我留下就当是你写给我的。”

    “这不是我写的,我就抄了一遍,写上名字而已。”

    肖尧丝毫没有考虑,脱口说出了真相,等他领悟过来,再想改口已经来不及了。黄莉见肖尧那么局促,根本就没有理会,还是用不紧不慢的的语气说道:

    “哼,你们男的,就会自作聪明。我同学不了解你,但她都对我说,想不到你这人,说话做事那么大大咧咧的,写个情书会这么细腻。她要不是我同学,都会被你的情书感动了。这么肉麻,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你写的。字写的那么丑,还拿出来显摆,也不嫌丢人。”

    “嘿嘿,那就不要,内容不是出自我手,字又有碍观瞻,我知道自己写得难看,不是迫不得已,我从来不写信,我还是烧了完事。”

    肖尧见黄莉这次并没有阻止的意思,赶紧划着火柴,看着这倒霉的情书在手中化为灰烬,心里才踏实了许多。

    “快吃吧,我才吃过,不饿。”

    小老板端上饭菜,肖尧示意黄莉也吃点,她把饭菜推过去,看着他吃。

    “你一个暑假都忙啥呢?怎么一直没来找我?”

    “唔,我去了城里,为静儿办了转学手续,她回老家了。我出院的时候,就想来找你,可是发大水,过不了河。我给小雅留话了,今天才知道,你一直没去。”

    听说静儿转回家念书,黄莉很不解。肖尧一边吃饭,一边把静儿转学的原因简单说了一下。

    “你给小雅留了什么话?”

    听完静儿的事后,黄莉关心起这件事来。肖尧本不想说,但见她那么期待,只好淡淡的说道:

    “没什么,我就是让她见到你,对你说,那天的元宵,其实很好吃。”

    黄莉没想到,肖尧让张晓雅带话,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但她很欣慰。但想到那日的情景,她又忍不住热泪盈眶。肖尧真怕她在这哭出来,饭店老板还坐在柜台后面打盹呢。

    “是我不好,我那天猪头疯犯了,这不都过去了吗。”

    “你说的的轻巧,是过去了,可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你为了你那哥们义气,就拿我们女生来做交易,你的心,难道就是铁打的吗?我收到同学让我交还给你的信,一个暑假,我都在等你。你那样对我,你不来道歉,我还能舔着脸去找你啊?”

    黄莉虽说没有大声说话,但她心里悲苦,声音也没怎么压制。

    “我说这位同学,不是看在她的面上,你给钱我也不会给你做饭,这饭吃完了,就来欺负人啦?”

    “我,没你事。”

    肖尧本想辩解,但他一想,我和你说得着吗?黄莉也赶忙为肖尧圆场,只说自己没事。肖尧问过价钱,直接把钱给他,带着黄莉就走出饭店。

    可没走几步,迎面就被一帮男生拦住了去路。

    “呵呵,你这个饭桶还真能吃,要不是怕打搅了饭店的生意,我们早就憋不住要冲进去了。”

    肖尧看着面前的几个男生,理都不想理他们。他是来和黄莉一叙衷肠的,哪有时间和他们啰嗦?

    “你们想干什么?不要胡闹,他是我同学,很好的同学。”

    黄莉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想做什么,她立即上前挡在肖尧前面,看着那个老是纠缠她的男同学。

    “很好的同学?呵呵,我们同学这么多年,比他这一年的同学,会好很多吧?你放心,我们不会把他怎么样,只是让他别到我们学校捣乱。”

    那人被黄莉看得有点发憷,但又不想等了半天就这样回去,他说着,绕开黄莉,直面肖尧。

    “我说小子,识相的,赶紧滚!今天只是给你一个警告,下次再敢来我们学校找女生,别怪我不客气。”

    肖尧看了看两百多米远处的学校大门,那里学生进进出出看得很清楚,他知道,只要是在这里和这些人打起来,一定会引来在学生和老师的关注。黄莉才转来不久,他可不想给她再带来什么麻烦。

    “黄莉,你去小学等我,我和他们到小河下面去谈谈。”

    肖尧口中的小河下面,是看到在百重桥过去,小学对面河边的一个打谷场,就想去那解决问题。黄莉哪里放心?但她也不敢在这路上多呆,就上前一把拽住肖尧,向着肖尧说的打谷场走去。

    肖尧这次开学,可是随时都为打架做好了准备。

    他的腰上,系了两根裤带,外面一根,就是准备自卫用的军用裤带,脚上也没穿时尚的皮鞋,而是蹬着结实的帆布球鞋。

    他也是觉得军用皮带系着方便,这段时间,他还加强过对板带术的练习。对付眼前这几个人,他不觉得有一点问题。

    那人见黄莉当着他们面,拉着肖尧前行,心里的火就憋不住,若不是也和肖尧有着同样的担心,他在这就想动手了。

    黄莉也想借着这次机会,对那男同学把事情表明,省得他整天像个苍蝇一样讨厌。

    所以,她没有阻止那帮人随后跟来,但她还是有点担心。她想让肖尧手下留情,又怕肖尧留情,会被对方打吃了亏。

    可双方要是都拼命的打起来,她又怕事情闹大,自己想躲都躲不掉。

    肖尧见黄莉一路过来都在皱着眉头,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就“嘿嘿”一笑安慰到:

    “你在担心什么?是怕我把他们打了,还是怕他们把我打了?”

    “我都怕,都怪你,他们中有好几个,都是我初中时的同学。”

    肖尧此时想想好笑,黄莉说怪他是没错,他是这么老远跑来找她的。可是,他也不愿意像动物世界里的雄性,为了争夺配偶去决斗。

    对于同学和朋友,或者就是认识的人,他都完全可以给对方机会去争取。但对于不认识的人,好像只有决斗这一条路。

    “小子,你说谈谈,你想跟我们谈什么?”

    “华仔,跟他啰嗦什么?一会就要开班会,直接把他打趴下就完事。”

    “就是,敢到我们学校来采花,不给他长点教训,还以为我们都是泥捏的。”

    对方这次虽说人多,但肖尧没有一点后顾之忧,他知道这帮人不会对黄莉动手。也没理会那几人的话,他让黄莉站远点,还在她耳边小声说,让她背过身去。

    “你们想好了怎么教训我吗?”

    看到肖尧面对他们七八个人,还是那么淡定,那个华仔斜眼看了看,制止其他人上前。

    “你先说说,你想跟我们谈什么?”

    “呵呵,我吃饭吃的好好的,是你们来找我麻烦的,现在倒好,倒打一耙,反问起我来?那好,我就告诉你们,我想谈的就是,黄莉是我的女朋友,你们少来掺和,该干嘛都特么干嘛去!”

    肖尧知道他们不会这么好说话,谈谈就会放过他,这下也一点没有余地,很少骂人的粗话,都直接爆出口。他说完后,就站到打谷场的一个草垛下,避免腹背受敌。

    “你小子够狂啊,我们讲文明、懂礼貌,都没先骂你,你还敢骂我们?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第一个让华仔直接把肖尧打趴下的家伙,一看就是个暴脾气,他被肖尧骂了之后,忍不住就挥拳冲向肖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