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吃干抹净不认账-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八章:吃干抹净不认账

    肖尧见对方人多,但没有人拿出武器,就也没想着取下腰间的军带应敌。就在他攥拳想要和挥来的拳头对拳之时,只听到华仔大声喊道:

    “住手!先把话说清楚再动手不迟。”

    扑向肖尧的那人,被华仔一声大喝,生生的止住去势。他很不解,这家伙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你还要怎么说起清楚啊?

    华仔此时很郁闷,因为在肖尧说黄莉是他女朋友时,他看到黄莉不但没有反对,脸上还露出幸福的微笑。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面前这小子,不配做她的男朋友。

    “我问你,你凭什么说她是你女朋友?你有那个资格吗?”

    “你废话真多,想打架就赶紧的。我有没有资格,有必要向你汇报吗?”

    肖尧就想速战速决,他可没时间在这和他们瞎扯。

    同时,为了证明他有没有资格,他没移位,对着黄莉招招手。黄莉很乖巧的走了过来,贴近肖尧站下。肖尧称她不备,上前一步,一把搂住她,并飞快的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

    “看到没?这就是资格。”

    黄莉哪知道肖尧这么坏,当着她班上这些男同学的面,竟然就这样亲了她。但等她羞涩难耐的反应过来,肖尧的话已经说完,还单手把她的娇躯,往怀里搂的更紧一些。

    “我要跟你决斗。”

    华仔看到黄莉在肖尧怀里一点不挣扎,是那么的小鸟依人,他简直就是气急败坏了。

    黄莉在他们面前,是那么的清高,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可在这小子面前又是那么温顺乖巧,他……他怎么受得了?

    “决斗?我没那兴趣。那是动物干的事。”

    肖尧的意思是赶紧的,大家一窝蜂打完了事。别和你决斗完了,又来群殴,那不是多此一举吗。可华仔却以为他怕了,他不敢了。

    “你没种!我跟你决斗,他们都是见证人。你要输了,以后决不允许你再来我们学校骚扰她,更不许你碰她。”

    “那你要是输了呢?”

    “我输了就拍屁股走人,再不纠缠她。”

    “说话算话?”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好!你划个道吧。”

    两人一唱一和,立即定下河下盟约。肖尧示意黄莉让开,华仔也挥手驱远众人。

    他们不担心华仔会输,就凭两人的身体条件,华仔也比这外来的小子强壮不少,他们站在外围,抱腕观战。

    “你是外来的,道由你划,别到最后,说我坐家欺负人。”

    “呵呵,那我就更不能欺负到你家里了。痛快点,我赶时间。”

    其实,肖尧真想说直接打一场就完了,可他怕华仔返回,才耐着性子让华仔划道。

    “那好,我们就硬碰硬,一次三拳,打到认输为止,我让你先来。”

    华仔说完,一个马步站桩立稳,拍拍自己的肚皮,让肖尧往那打。

    搁肖尧现在的心情,真想上去一拳把他打飞算了,可他没那样做,为了一劳永逸,为了让他死心,不再纠缠黄莉,他也学着华仔站好。

    “你开的道,你先来。”

    “哼,既然你这么上道,那就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华仔这次不再客气,攥紧自己那硕大的拳头,两膀一挥,一拳打在肖尧的腹部,肖尧咳气吐声,接下一拳,脚下文丝没动。

    华仔这一拳,虽说没有用尽全部力量,那也是大差不差了,他见肖尧都没有挪步,心里一下慌乱起来。这纠缠不纠缠黄莉先不说,眼前可是有好几个同学看着呢。

    他眼看再无退路,接下来两拳是连续用尽全力击出,肖尧被打退了两步,肚皮上火烧火燎的发热。他运气抵挡,仍然这样,说明这家伙的力气,还是蛮大的。

    “该我了。”

    肖尧揉揉肚皮,脸带微笑。

    “好。”

    华仔虽然三拳没把肖尧打趴下,但他自认为他也能扛过肖尧的三拳,然后又到自己打他,这样的顺序,他还是占便宜的。

    “慢着,我要先和你单挑一场。”

    刚刚被华仔阻止的那人,看到肖尧被打了三拳一点事没有,他担心华仔受不住,就站出来阻拦。

    他想的是和肖尧打一场,不管输赢,都能消耗他的力气。要是直接把他打倒了,那华仔也就没必要再和他硬碰硬了。

    “你一边去,我们说好了,有你什么事?是不是刚刚他说的,现在又反悔了?别让我瞧不起你。”

    华仔正想喝止,但那家伙已经开打了。他被肖尧轻视很不爽,就不待华再发话,挥手就打。肖尧被逼无奈,迎着他拳头的正面,攥拳怼上,还是给他来个硬碰硬。

    “啊。”

    双方拳头一接触,那家伙就惨叫起来。肖尧这是故意要给他吃点苦头,在拳头怼上时,又往前送了一股力量,直接把他的胳臂打脱臼了。

    “站好,我来了。”

    看到华仔担心的望着那人,肖尧一声大喝,对着华仔的腹部就是一拳打来,华仔连忙屏气稳身,迎接肖尧打来的一拳。

    “唔,噗。”

    华仔一声闷哼,感觉自己的腹部就像被一柄铁锤砸中,他连退几步之后,中午吃进肚里的午饭,带着胃液喷洒出来。随后,他直接痛苦的用双手捂住腹部,屈身难以直立。

    “哼,婆婆妈妈的,很好解决的事情,你们非弄的那么复杂,我们走。”

    看到华仔已经不能再继续了,肖尧拍拍手,拉着黄莉就走。

    “你特么敢耍赖,华仔没准备好。”

    被肖尧一拳把胳臂打脱臼的人不服,看到肖尧要走,连忙骂了一声。

    “咱俩现在扯平了,你要再敢骂我一句,我把你那只胳臂也废了。”

    “你敢?”

    其他几个同学,一看肖尧已经把他打废了一条胳臂,现在还来威胁他,一起上前要讨个公道。

    他们不知道,可华仔很清楚,肖尧那一声喊,他已经铆足了力道在腹部迎接。肖尧用没用全力他不知道,但就那同样的力道,要是再来一拳,他一点不怀疑自己会被打吐血。

    “你们干嘛?我都输得起,你们输不起吗?我认栽了,但你在走之前,把他的胳臂接上。”

    华仔是在听到肖尧说,还要废他另一只胳臂时,知道这是遇到行家了。想把胳臂打脱臼,没有一定的技巧和力度是不行的。不会的人,就是想把脱臼的胳臂复位,都做不到。

    “你想得美,有那么好事?他打我,我还来帮他?雷锋叔叔活着也不会干。”

    他后面要是不骂那句话,肖尧还真想过给他复位再走。这胳臂脱臼了,没有会操作的人,他就只好去医院找医生帮忙。

    若是不尽快将手臂矫正复位的话,可能会导致手臂畸形,到那时,只怕必须要动手术,才可以重新恢复手臂功能了。

    “肖尧,他是我同学,你就帮帮他吧。”

    手臂脱臼造成的剧烈疼痛,使那家伙此时脸色苍白。但他也挺硬气,咬着牙不喊疼,汗水不断的从他的脸上流下。

    对于别人的请求,肖尧可以用一百个理由拒绝。但黄莉一说话,肖尧只好执行。他走到那家伙面前,扒开他的上衣,发现关节部位明显错位、异常肿胀。

    那家伙知道肖尧是来帮他解除痛苦的,他一点也没敢乱动。

    “以后学乖点,本来没你啥事,你急吼吼的找亏吃,不是看在黄莉的面上,我才懒得理你。”

    肖尧这边在刺激他,放散他的注意力,那边趁他不注意,稳住他的手臂,顺手往内侧一带,只听“咔嚓”一声,那家伙又“啊”的叫了一声。

    “好了,回去用凉毛巾捂捂。”

    “呃……,谢谢。”

    关节复位,疼痛立减,那家伙犹豫一下,还是谢了出来。肖尧心里一乐,这还真有意思,自己打伤了他,自己来给他治疗,他还来谢谢打他的人,这都什么世道?

    “谁允许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动脚还动嘴的?他们肯定会说出去,你叫我以后在班上怎么见人啊?”

    两个人还没走到小桥,黄莉想到肖尧刚才突然的侵犯,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懊恼。

    “你也不能怪我,是他们找我要资格,那我就只好证明给他们看喽。”

    肖尧这一狡辩,黄莉听了也觉着对,他不这样对待自己,又能拿出什么资格来证明呢?可她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他这完全是占了便宜又卖乖,吃干抹净不认账。

    “你就会狡辩,无理都要狡三分。下次不许你这样对我。”

    肖尧看着黄莉说这话明显是言不由衷,但听到后面那帮家伙走近,,也就忍住不说。

    “唉,华仔要是不和他决斗,我们怎会这样?早把他打的哭爹喊娘了。”

    “哎吆,你轻点,托着就行。叫你别说了还说,你以为我们一起上就有胜算啊?我受不了他一拳,你们谁行?你要不服,你去试试?”

    被打脱臼的家伙,那只手被同伴托着,可能力道太大弄疼了,他不满的抱怨了刚刚还在埋怨华仔的同学。肖尧和黄莉此时处在北边,也正是下风,他们刚刚说的话,都被肖尧听到了。

    黄莉担心肖尧听见了还要对付他们,就拉住了他的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