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偷鸡不成蚀把米-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五百九十九章:偷鸡不成蚀把米

    肖尧听到后面的对话,其实并没有在意,他见黄莉抓紧了他的手,就故意回头对着几人说道:

    “你们不要不服,谁要还不服,就来跟我握握手,咱们来个握手言和,不计前嫌如何?”

    那个时候学生之间的打架,无非就是争勇斗狠,没有利益之争。就算是对心仪的女生,那也是胜者为王,但最终都还是要尊重女孩的意愿。

    华仔既然已经认输,也就不再出手。但那几个没有领教过肖尧厉害的人中,有两个跃跃欲试。不就是握手吗?谁怕谁啊?

    黄莉听肖尧说要和他们握手言和,这当然是她很期待的事,也没有阻止肖尧,还陪他一起站下等候。

    “我告诉你哦,你有多大劲都使出来,别藏着掖着,等我反击,你想再使力可就晚了。”

    看到伸过来的一只手,肖尧很促狭的提醒起来。

    “来!我不怕!”

    “啪。”

    肖尧不再废话,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股力道传向肖尧的手臂,他暗中运气,逐渐加大手中的力量。

    “还有力气吗?全使出来,我可要用力喽。”

    他看到对手已经憋红了脸,但咬牙不吱声。就突然发出猛力,口中喝道:

    “叫!”

    肖尧这一令不起作用,那人虽说到了忍疼的极限,但就是没叫出来。

    “嗯?有骨气,我看你还能忍多久。”

    那人没叫,肖尧可不开心了。

    “肖尧,你干什么?握手有你这样握的吗?快放开!”

    期待他们友好的黄莉,见到两人握手跟斗鸡一样,赶忙上前阻止。肖尧只好放弃了想继续逼他叫唤的心思,拍拍手笑道:

    “你不错,是条汉子,你赢了。”

    那家伙疼得已经弯了腰,眼泪都快疼出来了,这时手上力道一松,他也舒了一口气。这特么是手吗?简直就是老虎钳子啊。现在被肖尧夸奖,他一语不发,逃也似的向学校走去。

    “还有吗?谁想来个握手言和我都奉陪。”

    先前一个也想和肖尧握手的男生,见第一个刚刚那痛苦的表情,此时已经一点也没有再上的勇气了。

    除了刚走的一个,剩下这些人,不握手也不走,肖尧知道他们还有人心里不服。

    “我看这样,你们谁去那围墙上抠三块砖来,我给你们表演个魔术,然后大家各奔前程好不好?”

    这些人不知道肖尧要他们抠砖干嘛,都站那不动。华仔对着一人一努嘴,那人急忙跑到小学的围墙头上,硬抠了三块整砖下来。

    那时的围墙,砌墙用的砂浆标号都很低,用个树枝,都能松开和沙子没多大区别的砖缝。

    肖尧接过那人递来三块砖,重叠托于左手掌上,挥动右手,运力并掌如刀,狠狠的斩了下去,只听“咔”的一声脆响,三块砖齐刷刷的断成两截,六块半截砖,同时掉落地面。

    肖尧展现了这一手单掌断砖的功夫,那几人一下都惊呆了。

    “快走,班会可能已经开始了。”

    不知谁提醒一句,“呼啦啦”,几人快速离去,再也不做无谓的逗留。

    “骗傻子呢?玩魔术?他那是打把势卖艺的硬气功,我在集市上见人玩过,是叫卖大力丸的。”

    没走多远,其中一人把自己的认知告诉同伴。其他人也都基本知道,故而没人搭理他。他们心中现在一致的想法就是,走,快走,离他越远越好。

    “肖尧,我也要去开班会了,你……。”

    肖尧本想说在这等她开完班会,但她没说让他等,她的神情,也没想留自己,肖尧知她有为难之处。

    “你有事就去吧,我也该回学校了。这个星期,你回家吗?”

    “肖尧,你这么远来了,我……。星期你在思路镇等我,我去小爱家找你好吗?”

    黄莉不敢告诉肖尧,晚上她父亲要来这小学和好友聚餐。她怕肖尧任性不走,和自己父亲碰上面。她爸爸对肖尧映象不好,说他流里流气的,让黄莉少和他交往。

    “你要是回家,我就在小爱家等你,你要不回家,我来这里,比你走路快的多。”

    “那好,我不回家,就在这等你。”

    黄莉是怕肖尧累着,才那么说,肖尧也是怕她累着,才如此一说。黄莉很开心的答应了,肖尧跟她一起走到校门口,骑上单车,绝尘而去。

    虽然这么老远的来回跑,就呆了这么一会,也没捞着单独相聚的机会,但肖尧觉得很值。在回程路上,他的心情,比去的时候,快乐许多,这回程之路,也短了许多。

    “肖尧哥哥。”

    渡船还没靠岸,扶车站在渡船上的肖尧,就听到了周薇爱的呼喊声,他抬头看向站在岸边的两个妹妹,微笑着点头。

    “肖尧哥哥,你这下祸闯大了,芳菲姐说,要到学校来找你算账,是我给你拦住了哦。”

    一进小爱的家,周薇爱就急忙前来表功。

    她在学校没见到肖尧,等张晓雅告诉她,肖尧来打听黄莉后就走了,她就知道,肖尧一定失去找黄莉去了,她俩一回家,就在码头等着,晚上要讹他一顿饭吃。

    “芳菲姐,我没怎么她呀?我闯什么祸?你这么找借口,是不是又看上什么喜欢的东西了?”

    肖尧现在心情特好,对于这两个妹妹,他也从不会吝啬。

    “我哪有看上什么东西?你先说说,黄莉姐原谅你了吗?”

    “小爱,你怎么那么傻?你也不看看,他现在像是挨过训的人吗?”

    张晓雅立即打断小爱的这一要求,周薇爱也反应过来,她点点头。

    “你晚上不走,在这请我们吃饭,我就告诉你。”

    “我本来就打算回到这和你俩一起吃饭的,真的有事?”

    肖尧见小爱又一次说要告诉自己,心里不由的泛起疑惑。

    “不行,你还没说你晚上不走呢,我家里有你换洗的衣服。”

    周薇爱对肖尧的糊弄表现很不满意,立场鲜明的堵死他可能的借口。

    “好好好,我答应了,你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我怎么罚你。”

    原来,肖尧当天离开范芳菲的家后,第二天一早,穆志就跑来了,他首先声明,昨天他打了肖尧是不对,他跑了,也是怕范芳菲在盛怒之下他解释不清楚。

    他这么早过来,就是要把昨天的解释一下,不想背黑锅。至于范芳菲还愿不愿再和他交往,等他说完后,悉听尊便,绝不纠缠。

    范芳菲本已决定不再和他来往,但见他这么信誓旦旦的,也想等他说完后,大家好见好散,也是给介绍人一个面子。

    穆志也没让周薇爱回避,就把昨天肖尧是如何言语刺激,如何一再逼他愤怒,使他失去理智,暴打肖尧的经过,丝毫没有添加,还减掉了一些小爱不方便听的情节,如实的对范芳菲说了一遍。

    周薇爱在一旁听了,也搞不清真假。但范芳菲听了,简直就是到了肺都要气炸了的程度。她当场就要拉着小爱去找肖尧算账。

    她被肖尧背下把这么脏的污水,泼了一身,不急着去找他算账才怪。

    “你这么大个人,他一个小孩子,说什么你都信啊?你自己没脑子,不会仔细想一想?”

    在被小爱那乞求饶恕的目光,和不愿与她同行的动作阻止之后,范芳菲又把怒火转向穆志。

    “小孩子?你没看到他昨天说话那嘴脸,我现在想想都来气。还有好多话,我都说不出口,他说的就跟……就跟真的干过一样,我能不信吗?我现在还信呢。咱……咱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穆志很不想说出最后那句话,他心里选择了相信范芳菲。但他脑海里一想起昨天肖尧的话,还是觉得自己先说出分手,更有面子。他说完之后,一甩手就走了出去。

    如果他俩的关系,真的按照穆志所说,就此结束,那范芳菲的人生,将会是一个不一样的结局。但范芳菲此时却是丢下小爱,起身追了出去。穆志的欲擒故纵,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至于肖尧想用这招,毁掉他俩的缘分,到后来,反而促成了他俩婚事的进行,这是肖尧怎么也没想到的。而这个未来家庭的悲剧,也就在此时埋下了深根。

    范芳菲追出去没多久,就回来问小爱,说她要和穆志一起出去玩,她去不去?小爱心里还在憋屈,就赌气说不去,然后自行回家了。

    “肖尧哥哥,你老实交代,那个人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

    “是真的,啊,不是真的。”

    肖尧张口回答是真的,那是他承认穆志说说的情况属实,是他逼着穆志打他的。

    可他看到张晓雅和周薇爱都怒视着自己,才理会小爱所问,另有所指。那就是,他对穆志说的他和范芳菲之间的关系,他又连忙矢口否认。

    “你就是个坏蛋,*,坏哥哥,我不理你了。”

    “肖尧哥哥,你也……太……。”

    周薇爱被肖尧的话给气哭了,她转身跑进自己的房间,张晓雅也想说他几句,可不知道说啥好,也跟着小爱进了她的房间,还随手把房门关上。

    堂屋留下肖尧一个人站那苦笑,听到小爱说范芳菲要跟穆志出去玩,他就知道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把事情搞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