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老天对他真不薄-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零四章:老天对他真不薄

    肖尧最先的动作,只是为了安抚小雅,可小雅意欲反客为主,肖尧赶紧先推开她。可张晓雅不乐意了,你都主动亲吻我了,这会想装正经怎么行?

    她不松手,更不理睬肖尧的推让,肖尧急的馒头是汗。

    “小雅妹妹,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就是不听!你别以为你对小爱做过什么我不知道,我也要。你不是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吗?我就要你对我和小爱一视同仁。”

    肖尧被张晓雅连珠炮般的言语,说的张口结舌。他心虚的看看房门,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别套我,我对小爱能做什么?她和你一样,都是我妹妹,我当然会一视同仁。你先告诉我,我今晚哪里得罪你了?你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给我甩脸色。”

    肖尧说完,张晓雅一把抓住他的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按在她那即将成熟,已经很丰满的酥胸上。肖尧吓得赶紧缩手,又回头观望一下房门。

    “你不是要一视同仁吗?你对小爱没做过?她都对我说了,你每次睡着了,都会把手放在她这里,还不老实的乱摸。我就怀疑,你那是在装睡。”

    肖尧本想说那是自己睡着了不知道,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张晓雅给堵死了。

    “我……我没装,是真的睡着了,那是没意识的行为,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这不是泄露我的**吗?”

    肖尧看着满脸娇羞的张晓雅,心里暗自懊恼。对这两个妹妹,他是真的服了。

    “那好,我今晚就等你没意识的行为,你要是没有,我就告诉小爱,你那都是装的,就是在占妹妹的便宜。还有,以后不准你和别人联合起来欺负我和小爱,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张晓雅说完,也没再等肖尧开口,斜身卷进肖尧的怀里就睡。她已经困极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等肖尧没意识的行为?。这会气出了,话说完了,该睡就睡了。

    在黄莉上床后,周微爱也没有睡着,她在安慰小雅的时候,也没有探出张晓雅今晚为何生气。她俩各睡一房,也是小爱提出来的,原因不言自明。她想让小雅去她父母房间,可小雅不愿意,她只好自己过来。

    至于肖尧回来会睡哪边,只好悉听尊便。不过,若不是黄莉先一步去往小爱的房间,肖尧肯定会去和小爱一起睡的,毕竟他和小爱在一起也睡习惯些。

    看到黄莉过来后,小爱知道肖尧不会过来了,她有些失望,但由于今晚小雅情绪不对,她也不想打搅肖尧安慰她的机会,在和黄莉随便聊了几句后,看她困意棉棉,也渐渐的睡去。

    “臭毛病,你还说让我不要惯着他,你呢?”

    还在睡梦中的肖尧和张晓雅,被推门进来的小爱骂醒。侧睡的肖尧,赶忙把搭在小雅娇躯上的手拿开。张晓雅也感觉到肖尧的慌乱,她不满的瞪着周薇爱。

    “叫叫,叫什么叫?大清早的不让人睡觉,你没病吧?今天不上课。”

    “你以为还早啊?黄莉姐已经起来做了早饭,现在去买早点了。她不让我进来吵醒你们,没想到你俩还真能睡啊。快给我老实交代,你俩昨晚是不是很晚才睡?干什么了?”

    周薇爱进来只是想看看,可她一看到肖尧,把手搭在张晓雅的身上就没忍住,这会又急着审问起来。

    两个妹妹斗嘴,肖尧可没心思去插嘴,他爬起来就去洗漱。张晓雅看小爱那急切的模样,心知她会为昨晚没能和肖尧一起睡觉不满,就故意逗她道:

    “我交代就交代,怕你啊?他对你做了什么,也对我做了。我们折腾到块天亮,才睡觉呢。”

    “我才不信呢,要不要我们找他来个三曹对案?”

    张晓雅对小爱的话不置可否,脸色稍显失落,而小爱看到黄莉手里提着买的早点回来了,也不再提起。

    早饭后,肖尧问她们要不要去哪里玩,她们仨就像商量好了一样,一起摇头。

    那时节,交通不便,思路镇的周围,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加上天气还是比较炎热,她们宁愿待在家里玩牌聊天,也不想出去遭罪。

    到了下午时分,黄莉因为家近,就提出想回家看看。肖尧独自把她送过河,等他再回到小爱的家里时,迎接他的,是小爱那气愤而又俏丽的俊脸。

    张晓雅在黄莉和一起肖尧出门后,就把昨天她看到肖尧和和黄莉联合作弊的事,告诉了小爱。黄莉在这的时候她不说,是不想让肖尧难堪。

    而黄莉一走,她没了顾忌,就把事情说了出来,她现在就等着周微爱收拾肖尧呢,可不会做和事老的。

    肖尧见他出门和进门,小爱就像换了个人,出门的时候,还一再让他快点回来,说外面太热,现在回来了,她却怒目而视,这变脸也太快吧?

    “我没耽误时间啊,就把她送过河,跟着船就回来了。”

    肖尧以为小爱生气,是嫌他送黄莉时间太久。他见解释没用,就看看张晓雅。小雅做个无辜状,意思是别问我,我不管。

    肖尧也看出来了,这事八成与小雅有关,看情形,小爱也是气的不轻。他搞不清状况,想上前安慰小爱,可她一点也不给机会,无趣的他就想溜之大吉。

    “你们在家做作业吧,我也回学校去了,我书包都没带呢。”

    他这不是借口,完全是实情。可没等他动身,周微爱抢先跑到门边,把大门关死,还把身子靠在门上。

    “你做了错事就想跑,门都没有。”

    “我哪是跑?我这不是要回学校做作业吗?你们俩也要看书写字啊,昨天都没做功课,我得赶紧补上。”

    门被小爱堵着,他现在想走,是真的门都没有,只好耐心的解释起来。

    “那你说,你是要作业,还是要我们?”

    张晓雅对周微爱这句问话很鄙视,这两个要与不要,挨得上吗?你把作业两字换成黄莉多好

    肖尧也被小爱这一问给弄得有点发蒙,但他也逮着了机会。

    “我当然是要你们啊,我要作业干嘛使啊?每天做过的作业,交给老师批改,就没回头看过。你们两个这么漂亮的妹妹,可是百看不厌。”

    “原来只是百看不厌,我知道你昨天为什么要让我贴纸了,说明你看我超过一百次了,已经看厌了,就是要让我出丑呗。”

    肖尧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用错了成语,可他想改口也来不及了。周微爱的话,随后就滚了上来。而且说着说着就哭了。

    张晓雅一直就在边上冷眼旁观,这时见小爱哭了,她没上前去劝,自己反而也跟着红了眼圈。

    肖尧此时完全明白小爱为啥变脸了,他看到小雅也在伤感,哪里有半点责怪她的意思?他走到周微爱跟前,将她拥入怀里,再一起走到小雅身边,把她俩同时拥抱在怀里,无限深情的说道:

    “小爱,小雅,也许我无意的行为,触及了你们的禁区,你俩都是我心爱的妹妹,我永远也不会舍你们不管。除非你们俩不要我,我这辈子都不会不要你们的。”

    “那你说话要算话,以后不许你和任何人联合起来坑我们。玩也不行,只准我们联合起来坑别人玩。”

    张晓雅和周微爱,感受到从肖尧身体传来的热量和力度,更能体会到随着他手上的爱抚,传来的爱惜和不舍。她俩同时都选择了原谅,原谅这个有点无厘头的哥哥。

    “我肯定说话算话,不过,我以后要是在其他地方,无意中伤害了你们,我不管你们是不是会原谅我,只要你们说出来就成。昨天晚上是她,今天又是你,你们老是这样,我会活不长的。”

    虽说看到张晓雅和周微爱脸色都缓和下来,肖尧也没舍得放开她俩,但他想想还是很懊恼,这根本就不是事,她俩这么上纲上线的跟自己怄气,值得吗?

    “呸呸呸,乌鸦嘴,不许你乱说,我以后只要不高兴了,就不给你留面子,直接跟你吵架好不好?”

    “好,你直接打我都成,我保证不还手。但你俩也要保证以后不再生闷气,要是气丑了,可别怪哥哥到时候嫌你丑哦,”

    解开了自己的心结,也化解了她俩的情绪,肖尧很开心,在她俩的额头各自亲了一下,才放开拥抱她俩的双手。静儿回家去了,身边还有这两个妹妹,肖尧觉得老天对他真不薄。

    “肖尧哥哥,你今晚不走成吗?昨晚都怪她,叫她到这边房间不干,我看她昨晚生气就是故意的,害得我没过来一起睡觉,她倒是乐得个自在了。”

    “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怎么着?不知道是谁不久前还发狠来着,说再也不理某人了,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你还有嘴说肖尧哥哥是大色鬼,我看你才是见色忘友呢。”

    两人这里才原谅了肖尧,统一战线立即土崩瓦解,周微爱一顿抱怨,引来张晓雅毫不留情的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