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女人心软必养汉-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零五章:女人心软必养汉

    肖尧看着她俩吵,不插一句话。就眼目前的架势,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会认为她俩吵架随时会升级,甚至打起来都有可能。但你要是劝架,或者敢去对付其中一个,那吃亏的铁定是你。

    “肖尧哥哥,你还没答应我呢。”

    周薇爱吵着吵着,突然就对肖尧来了这么一句。

    到了这个时候,肖尧如果再说要回校做作业,她一定会由和煦阳光,立即转成暴风骤雨。肖尧只好把黄莉特意留给他回校做作业的时间,赠送给眼前的两个妹妹了。

    而当晚,她俩也没有让肖尧熬夜,因为她俩都清楚,这一年,已经是肖尧备战高考的最后一年。

    高考是没有硝烟的战场,但它比真正的战场还要残酷。因为它比哪一场战争的准备时间,都要多得多。每一个参加高考的人,都会为此付出最为靓丽、也最为浪漫的十多年青春。

    这一学期,从那次和黄莉见面之后,肖尧就完全沉浸在书本的海洋里。即便周日不回家,也没有浪费一点时间。

    黄莉和他一样,也在备考,肖尧也没再去找她,更没去省城。就连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的两个妹妹,见面的次数也少之又少。

    这段时间,对于王佳佳来说,是她最为开心的日子。肖尧几乎每天都和她在一起,他俩一起上课,一起做晚自习,一起在校长的办公室讨论习题。

    直到放寒假了,在春节前,肖尧才去了一次省城看望爷爷和奶奶。因为春节一过,就要去学校复习,那时他就没时间出门了。

    他也特意去了周镇,看望思念已久的静儿。肖尧在周镇就呆了一天,在静儿的万般不舍之中,狠心回来。也就在回来的当天,他又一次来找范芳菲。

    到了年关,大人忙,小孩闲。剧场演出也跟着忙碌起来。范芳菲没有画宣传画,她在票务室帮忙。看到肖尧找来,她连忙和同事打个招呼,出了票务室,拉着肖尧就跑回自己的宿舍。

    “你还敢来找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

    肖尧看着范芳菲那美丽的面孔,同时带着快乐和愤怒,嘿嘿的笑着。

    “你想把我怎么样?咋不说了?我保证像那天穆志对我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你……你还敢提那天?你说,你为什么要那样污蔑我?还骂不还口?穆志就是被你骂疯了才打你的。我,我,我要你赔我……。”

    范芳菲也快气疯了,她不知道怎样对待肖尧,才能解她心头之气。她想说让肖尧赔偿名誉损失,可她没说完,肖尧就接口了。

    “芳菲姐,这么久不见,你是不是太想我啦?你就是想我来陪你,也不要说的那么直白嘛。”

    范芳菲之所以说不出口,应为她在说的时候,已经想到肖尧给她留下的那张几千元的存折,要赔偿的话,他早已经赔过了。

    这会她被肖尧接住半茬话,还是她亲口说出来的,更让她羞臊万分。她无法化解心头的羞愤,只好用一双拳头在肖尧那结实的胸口上,使劲捶了起来。

    她的行为和羞红的脸庞,极大的刺激了肖尧,那无力的拳头,像是对肖尧那雄性激素发起的召唤。他这次去周镇,何碧香与田倩都没见到,就连袁鸢也提前回家过年了。

    他去周镇只完成了主要任务,还有那一点不可告人的私欲,完全没有得到释放。此时面对如此俏佳人的温怒攻击,肖尧难以自控,他一把将这妖艳的丽人搂在怀里,上嘴就要用刑。

    面对肖尧突然的侵犯,范芳菲没有一点心理预期,她的脑袋在一阵晕眩之后,看到肖尧不像是在开玩笑,她赶忙推开肖尧。

    “肖尧,你冷静点,我已经是有婆家的人了。”

    “什么家?”

    激情中的肖尧被范芳菲一声大喊,吓得他一惊,也没有听清楚。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对这个名词很陌生。他难受的勾着腰,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范芳菲,就像一个捕食的猎豹,随时都有扑上来的可能。

    “我跟他已经订婚了,婚期就在春节,正月初六。”

    不管什么家,肖尧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眼前这朵娇艳的花有主了。这句话,让肖尧很快冷静下来,他那亢奋的情绪如掉进冰窖,一下降到零点。

    “你能来吗?”

    看到肖尧情绪突变,范芳菲非常不忍,她主动上前抱着肖尧给他安慰。

    “去哪?”

    肖尧还在发蒙,他不知道范芳菲的话,为啥让他头晕脑胀。思路也跟不上趟。

    “傻问,还能去哪?让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啊。”

    “我去参加你的婚礼?你就不怕我在你的婚礼上,跟他干起来?”

    肖尧说这话,一点也不像开玩笑,他现在就想逮到穆志,把他狠揍一顿。自己白挨一顿打,没拆散他俩,反而这么快促成他俩的婚礼,肖尧很憋屈,可到哪说理去?

    “肖尧,你不要对他有偏见。他打你,是你不还手的,谁叫你在他面前那么说我,你能怪他吗?他都原谅你了,你就不能原谅他吗?我真的很希望你俩能成为好朋友。”

    范芳菲这么说,也是她内心的期盼。她那天对穆志,把她和肖尧的关系解释清楚之后,也把肖尧的拳脚功夫、他在城里的背景、以及道上的朋友关系,都告诉了穆志。

    听了范芳菲的介绍,穆志吓得一身冷汗,也完全相信了范芳菲和肖尧之间的关系是清白的。

    穆志不傻,如果肖尧真的和范芳菲有那样的男女关系,他又有那么好的身手和黑道朋友,从哪一点上,他也不会是因为怕他穆志而打不还手的。

    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肖尧是在故意刺激他,逼他离开范芳菲。他穆志才没那么傻呢,不但没有,就是有,他也难以割舍这么美丽且又通情达理的俏佳人。

    他俩经双方父母见面,确定下关系,商量好婚期后,范芳菲对穆志提出,想邀请肖尧来参加婚礼,穆志也爽快的答应了。

    而这爽快答应的时间,是那时候,穆志已经证明了范芳菲和肖尧真的没有他说的那种关系。而他能够在婚礼前得到范芳菲的前提,也是穆志拿肖尧的话,时常来刺激范芳菲。。

    范芳菲也是在两人定下婚期后,内心已经认定是他的老婆了,更为了向他证明,肖尧不是他说的那样坏,才提前委身与他。

    为了能使肖尧和穆志和好,范芳菲也是是用心良苦。此时,她见肖尧沉默不语,又上前劝解道:

    “你不要想太多,只要你来,他不会给你难看的,他很大方,不计较你说过的那些话。”

    “给我难看?你们结婚,他怎么给我难看?他有多大方?我没吃到葡萄,就说葡萄是甜的,我现在把你这葡萄吃了,我看他还会不会大方。”

    肖尧说完,再次抱着眼前的美人移向她的小床。范芳菲很慌乱,手上阻止的力量也越来越弱。她有一瞬间的念头,就是反正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了,他想要就给他一次吧。

    古话说:男人心软必讨饭,女人心软必养汉。试问,这世上的女人,又有多少是狠心的?否则,也就不会有烈女就怕缠郎的说法。这也恰恰说明,女人的心,生来就是软的。

    娇弱无力的范芳菲,被肖尧推倒在床上。他见范芳菲先前还在阻止,后来就手上无力,任由他胡作非为,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范芳菲感觉得到他身体的变化,她很惊恐也很迷茫。

    “肖尧,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范芳菲在肖尧动手解她衣衫的时候,说出这句话。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为啥要说出这句话。

    她此时没有一点拒绝肖尧的意思。可肖尧却在听到这句话后,手上和嘴上的动作都一起停了下来。

    肖尧把这句话,理解成有暗含之意,那就是,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不要对我无礼。肖尧想再继续下去,他就会认为和强奸她无异。

    一想到“强奸”这个字眼,肖尧心头如遭雷击。他趴在范芳菲那硕大而又异常柔软的胸口,停顿了好一会,压抑住那已经走向低潮的欲念,然后依依不舍的起身站了起来。

    “芳菲姐,对不起。”

    胸口上的重量一轻,压力消失,范芳菲心里一阵失落。她很想主动去抱他,但女人那天生的矜持,挡住了她的双手。

    她后来告诉肖尧,那天,她说那话,没有一点拒绝她的念头。可肖尧却在那以后,再也没有对她动过邪念。

    “我本来是想把那脏钱还给你的,可他急着装修房子没钱,只好拿出来先借给他用了,我说了是你放在我这的,他答应以后会还你的。”

    在周薇爱把存折告诉她的时候,她就让小爱带给肖尧,可小爱不答应。她只好让他尽快回来,把这脏钱拿回去。

    可后来她见到穆志为了筹备婚礼,又着急装修单位新分配的套房,心里一软,就把这笔她不愿动的脏钱,借给了穆志。

    “那不是我的钱,给你了就是你的,你怎么决定是你的事。”

    肖尧整理好自己的衣裳,回话的语气不带任何色彩。范芳菲上前为他捋好衣领,肖尧看着她那俏丽的面容,心里莫名其妙的的一阵难受。

    “芳菲姐,你的婚礼,我是来不了了,初五过后,就要去学校复习。只能在这提前祝福你,祝你幸福!我走了。”

    范芳菲不知他说的是托词,还是真相。但她听出来肖尧的祝福,虽说很真诚,但也有不甘。

    就在肖尧快要打开门的时候,范芳菲一把从身后抱住了他的后腰,把头埋在他的背上,无声的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