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紧张忙碌备高考-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零六章:紧张忙碌备高考

    看到肖尧整理好衣衫就要离开,刚刚那片刻的温存,瞬间荡然无存。范芳菲很自责,她从内心觉得对不起肖尧,他那么费尽心机的阻拦她,她知道他是为她好。可不是身在其中,谁又能真正了解个中滋味?

    当局者迷,迷的是一种期盼和自信;旁观者清,清的不过是事不关己。但肖尧没有把她高高挂起,不管是怎么得来的钱,他和小爱没动分文,只对小爱说她最大,结婚也是最早,全部交给她使用。

    他又用自己的身体,去承受穆志的拳脚,只不过是想让她离开穆志。可她不但没听,如今已木已成舟,只少了当众宣布的那一个场合。

    范芳菲非常希望在那样的场合,有她心里的保护伞,陪她一起面对。

    可她听了肖尧的话后,知道这一想法已经不可能实现,她很不舍,也很不忍。她主动从背后抱着肖尧,说不出口让他别走,只是默默的流泪。

    若是在夏天,衣裳单薄,肖尧会感觉到她在流泪。 可今天,肖尧都没回头。他轻轻掰开范芳菲交织在身前的双手,打开门。

    “我记住了,你已经是他的人了。”

    临行前,范芳菲茫然的耳中,只听到了这句话。她想追出去把他喊回来,她想把自己沉积的各种想法,全盘托出。当看到剧场过道,不断来往的观众,她怯步了。

    这个年的正月初二,肖尧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拜年客人。通过他们说话,肖尧才得知,此人原来是他姐姐在城里谈的对象。

    姐姐没考上大学,就留在城里工作,这件事肖尧早已经知道,可谈对象的事,他今天才获悉。

    肖尧在外面,喜欢多管一些杂七杂八的事。可在家里,他从来都是什么事不管,啥事也不问。就是赤果果的家活懒、外活勤。

    在他的潜意识里,家里的父母和姐姐,都是管他的,他没资格过问任何事。这也就使他在家里,养成了回子上街- - -诸(猪)事不问的习惯。

    同样的,对于今天来拜年的不速之客,肖尧没有反感也没有好感。除了吃饭,就在自己的房间看书。父母见他临近高考,这么努力,当然也不会让人去打搅他,心里也甚是安慰。

    肖尧第一次,过了一个没让他出去拜年的安稳年,但也就几天功夫,过了初五,他就和王佳佳一到去了学校。

    高考前的复习是紧张而又忙碌的,这个期间,没有人会浪费一点时间。

    背不完的英语、语文和政治书,做不尽的数理化习题。老师的叮嘱,家长的期盼,都在一天天的临近,气氛压抑的让大家都快喘不过气来。

    当年高考,是要先通过预考,才能参加全国统一高考的。

    预考是那时的一项特殊政策,只有通过了预考,才能参加高考。名额是分配到各个学校的,录取人数,也是按该校上年高考上线人数,增加一定比例来确定。

    先预考,再高考 考前花一个月时间填志愿,这就是当时高考的一个流程。

    考完预考后,基本就不上课了,学生大都以自习为主。由于是先填志愿后考试,那整整一个月,最大的事情,就是填报志愿,录取方式跟现在大不相同,很少有人敢往高处填报。

    肖尧所在的年级,不管文科理科,在预考过后,同学们都相互在同学的本子上,写下美好的祝愿和对离别的不舍。

    理科班的张建,应班上几个女生的指派,过来把肖尧叫到理科班,和大家一起相互留言。

    “肖尧,就快分别了,我们让张建把你请来,就是想当面对你说一声谢谢。”

    “是啊,我们听张建说,你原来在五洋中学,是读理科的。你要是转到我们学校,还是念理科就好了。”

    肖尧看着理科班几乎全部的女生,他一个也不认识。她们感谢他,只因去年夏天的那一场相助。那是肖尧在被打伤前不久,教室已经熄灯了,她们几个理科班的女生,都在点着煤油灯夜读。

    肖尧也是巧合,他那晚被一道数学题卡主了,他在自己班上问了同学没有解开,就来到隔壁理科班找张建。熄灯后,理科班男生都一窝蜂的走了,只有张建被肖尧缠住,只好点灯继续。

    理科班女生人数本来就少,她们很团结,只要有一个女生没走,其他人都会相陪。

    就这样,其它班级的住校生都回寝室了,只有理科班的教室前后,各有一盏煤油灯亮着。教室前排,是**个女生围在一起讨论习题,而后排,就是肖尧在向张建,一个一个问题在请教。

    就在大家都沉迷在习题之中时,教室门外突然进来五个人。那流里流气的装扮,以及满口的脏话,表明了他们就不是一帮好人。

    他们进门后,根本就没在意坐在教室后面的张建和肖尧两人,直接就围着前面的几个女生堵了上去。那些女生,一起被吓得惊叫连连,急忙向黑板那面墙的最拐角躲去。

    拐角无路,就是死角,被五个人往上一围,她们谁也跑不了。几个女孩都把惊恐的目光,看向眼前的五个小混混。

    “嗨,这还有喘气的呢。”

    眼看他们几人就要伸手去抓那几个女生,肖尧可不想这些娇艳的女孩,被他们那肮脏的手碰上,他站起来对他们大喝一声。

    “吆喝,本想让你俩看出好戏,看来你俩还不乐意,去把门看好,别让这几个妞跑了。我俩先解决他们。”

    听到肖尧的喊声,为首的暂时放弃了对眼前女孩的侵犯。他一点也不着急,先修理了这两个碍眼的家伙。再来品尝美女也不迟。

    他晃晃悠悠的从前面走向肖尧,后面还跟着一个,一人去关上前门,另外两人站在女孩面前没动。

    他们俩往这边走,张建已经快速从后门跑了出去,两人也没管他,还是带着傲慢的神情,缓缓走向肖尧,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尖刀,在手里晃动着。他是要先把肖尧吓唬一顿,然后再来个猫戏老鼠。

    没等他俩走到肖尧面前,张建出去一趟又急速回来了。他对着肖尧点点头,肖尧把下巴对着后门一抬,张建会意,转身又回到后门边站好。

    对于张建的去而复返,为首那人看看他,想着他要是去叫人也没这么快,更没听到他大声呼救。他也就没放在心上。

    “哥们,抽烟吗?我这有好烟。”

    那人来到肖尧近前,戏虐的看着他。听他说有烟还是好烟,就用手里的刀对着肖尧挑了挑,意思是叫他拿出来。肖尧打开张建课桌的面板,伸手在里面摸了起来。

    他来的时候,随手带了根自行车的铁链锁,就放在张建的桌柜里,他怕早早拿出来,把他俩吓回去。这时他已经摸到了铁链的小头,紧紧抓在手里。那为首的这时也是好奇,就把头伸过来查看。

    就在这时,肖尧顺手把铁链抽出,链条顺着那人的下巴滑了上来。急速上来的链条后面,带着一个粗大的锁头,在经过为首那人的下巴时,直接将他下巴上连皮带肉,刮下来一块。

    “嗷,你他么……。”

    他的话没说完,手里的刀也没来得及挥动,肖尧已经把铁链绕在他脖子上,两手交替狠命一扯,他的叫声和骂声戛然而止。

    后面那人见肖尧动手打倒了老大,一声喝骂就扑上前,肖尧双手一按桌面,两只脚同时踹在他的胸口,他“啊”的一声,就被踹倒在两张桌椅之间。肖尧没管他,飞速来到两个看守女生的面前,一声大喝:

    “你们闭上眼。”

    那两人见过去的两个同伙被瞬间打倒,也是气呼呼的要来帮忙,没想到肖尧这么快就过来了。

    他俩刚到讲台前,走在前面的一个,就被肖尧一个直拳,狠狠的砸在面门上,对手的鼻梁“咔嚓”一声被打断,他眼前一黑,就往地上倒去,紧跟在后面那人,抬腿就是一脚,踢向肖尧腰间。

    肖尧侧身让开,顺手一捞,托住那人的一条腿,自己也是抬腿就踢,那人一条独立支撑的腿,被肖尧 狠狠的踢在膝关节部位。

    于此同时,肖尧把手里托着的腿往上使劲一撩,这是在活劈,那人口里一声惨呼,瘫软在当场。

    守在门口一人,此时已经吓傻了,他想拉开门跑路,可他自己关上的门,此时却怎么也打不开,断了他逃跑的希望。出去的门,已经被肖尧提前让张建从外面扣上了。

    打,他是绝对没那胆子的。自己进来五个人,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四个已经倒地不起,他在这几人中,实力还是最差的一个,他凭什么去和肖尧打?

    这人眼看跑路无望,而肖尧已经一步一步向他走来,这一情景,他刚刚是看着自己的老大这么做的,现在剧情反转,但受吓的人,却变成了他。

    “噗通。”

    不等肖尧近前,他双膝一软,直挺挺的跪在肖尧面前。

    “你饶了我吧,我只是跟着来玩玩的。”

    面对这样的软蛋,肖尧向来不屑动手,他转身来到被他踢到在桌腿之间的第二人面前,那人用恶毒的目光瞪着他,破口大骂。肖尧理都没理,一脚踢在他下巴上,让他再晕会。

    为首之人,被肖尧用铁链锁勒晕,直到这时候才缓过劲来,喉结上的疼痛,使他的脑袋还有点发晕。